《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9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征求郜更跃意见,他难得夸奖她思虑周详,补充说可以直接找窦康把话挑明了,合则双赢,分则两败俱伤,谁也不愿意看到吴、方两人把鄞峡各派系整得奄奄一息吧?
  还有耿大同,要当面交待他必须挺直腰杆,明确表明立场,不能老是含糊其辞、八面玲珑,你舅舅派他过来不是享清福的,而要真正发挥用场,不然早点滚蛋!郜更跃恶狠狠道。
  相比之下第三项议题相对轻松:关于加强党的建设,织密压实党建责任体系,全面从严治党责任考核办法的相关工作。
  决战,将在前两项议题。
  本来方晟想在开会前跟吴郁明碰下面,沟通对三个议题的看法——这也是通行做法,重大议题方面书记市长要保持一致,不把分歧带到常委会,避免造成两位领导不和的负面影响。
  重要人事调整,书记市长外加组织部长;查处干部则叫上纪委书记,总之防止常委会上吵成一团。

  谁知吴郁明乘坐的航班晚点,直到会议前五分钟才风尘赴赴赶到办公室,三个议题具体内容都没来得及看,捧着茶杯直接进了会议室。
  “散会后聊聊,有事找你。”吴郁明有气无力说。
  方晟点点头,心里一片茫然。
  这段时间吴郁明在外面到底干什么,没人知晓,也没人敢问,这就是一把手缺乏监督的典型事例。
  换而言之哪怕他不是工作,而带着小情人游山玩水花天酒地也没事,再强势的市长不至于拒绝报批书记的发票,官场不可能这样撕破脸。
  方晟只隐隐猜到与鄞坪山一期影视基地停工有关,但背后有啥玄机,吴郁明奔波这么久为何都没结果,都是疑问。

  趁人没到齐,吴郁明抓紧时间浏览会议议题,魏昌成说了个笑话,与最近正府主导的严厉扫黄禁毒打黑有关:
  市刑警队跨区执法,突袭鄞坪赌风最盛的桃源小区,意外抓到两个女教师参与打麻将,赌资大约五百元左右,遂当场认定为赌博予以拘留。
  不料鄞坪县看守所没有关押女犯人的牢房,只得派专车一路送到市区看守所。赌资不过五百,来回折腾花的费用倒有上千块。
  虽说是笑话,在座都是官场老手,心里清楚随着诸葛诚被举报,方晟对他乃至鄞坪县管理都产生怀疑,市刑警队突袭检查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两点整,房朝阳匆匆捧着一叠材料进来,让秘书分发给众常委,歉意道:
  “不好意思,打印机出了故障,让各位久等,抱歉。”
  吴郁明见大家都拿到诸葛诚的材料,干咳一声道:“好,现在开会!”
  关于纪委是否立案调查诸葛诚的议题,会议伊始纪委书记慕达就表明态度,提出三个不:

  “材料不过硬,证据不够足,纪委不认可!”
  慕达进一步解释,由于鄞坪河大桥工程指挥部失过火,烧毁大批原始档案,包括设计图、施工图、施工方案、指挥部上传下达文件等等。举报材料里附列的用以证明实际施工偷工减料的图纸,是否真实无法考证;举报信中以几个人证词指控诸葛诚亲口要求降低钢筋标号,减少混凝土里的水泥含量等,不足采信。
  “市纪委立案调查县委书记,是轰动全省的大案也是重大政治事件,一旦公开我们就没有退路,只能以把诸葛诚同志投入牢中为目的,问题是这么做是否妥当?举报信说得言之凿凿,但以专业眼光看证明材料并不扎实,弄不好把我们自己绕进去。”慕达道。
  蒲英江感叹道:“培养一个好干部难于登天,毁掉一个好干部只需一封举报信,类似悲剧经常发生人事调整、提拔任用风声传出去之后,所以举报信带着鲜明意图的,要不然大桥停工两年了,为啥从来没有过举报信,偏偏这节骨眼上出现?市委不能被极个别阴险小人牵着鼻子走!”
  宣传部长韦升宏自从马天晓被闪电般拿掉后,用慕达的话说“吓破了胆”,自忖省里没有后台,又非本土派核心,倘若吴、方两人砍第二刀,很可能轮到自己,主动疏远窦康等人,接连好几次本地派聚会都没参加,包括上次讨论是否加入房地产炒作。

  按过去常委会达成默契的战术,韦升宏总要抢先发言确定本土派底线,今天仿佛哑巴似的一味埋头喝茶,一付置之度外的样子。
  反而魏昌成怕冷场,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实名举报必须有回复,弄清材料真伪很重要,最好把事情说清说透啰,也让当事双方都服气。”
  说了等于没说。
  魏昌成之所以这么讲也有原因。一直以来诸葛诚很注意与市领导的关系,非但暗底下与窦康等本土派核心走得近,逢年过节市委常委们一个不拉,或多或少都“意思意思”,哪怕瞅人三分白的成槿芳也少不了一份,尽管她分明看不上眼。
  另者诸葛诚确实隐藏很深,不仅表面与本土派保持距离,官场诸多细节也将自己打扮成踏实稳健、老成持重的形象,魏昌成对他印象还不错。
  梅秋附合道:“是啊是啊,昌成说得对。”
  其实魏昌成什么都没说,梅秋的意思是自己也不表态。
  按顺序就转到成槿芳那边,她直率地说:“我反对立案调查!大桥烂尾是上任领导班子发生的事儿,如果有问题当时就查了,怎会拖到现在?万一查出问题,又怎么向上任领导解释?”

  话糙理不糙。
  这句话说到所有人的心坎,包括吴郁明和方晟。
  “大同有什么看法?”吴郁明已意识到常委会风头转为反对查处,有违于前几天方晟与自己达成的共识,直接点名问。
  耿大同略一犹豫,道:“单凭举报信是不是单薄了点?有没有诸葛诚同志收取贿赂、瓜分工程款的转账记录?有没有指挥部公然要求工程队偷梁换柱、以次充好的书面证据?如果有,肯定要立案!”
  说白了他也持反对态度。
  吴郁明转向房朝阳:“朝阳怎么看?你负责搜集当时工程指挥部材料,也找了指挥部相关人员谈话,掌握的信息比较多。”
  常委们均心头一凛,暗想吴郁明这么长时间不在鄞峡,工作却不含糊,已提前做了基础性工作!
  房朝阳微微一笑,道:“向各位汇报,鄞坪河大桥工程指挥部共有9人,诸葛诚同志兼总指挥,常务副县长骆清任副总指挥,总协调是张宇华、朱晨,这两位同志前期被鄞坪县委推荐为县委常委候选人,实际承担大桥筹建、规划、施工等工作……”
  “就是说如果工程存在猫腻,应该追究他俩才对,是不是?”蒲英江尖锐地问。
  房朝阳还是微笑:“我还没说完呢……由于在此期间骆清兼任文明城市创建小组组长,主要精力用在文明创建方面,指挥部实际形成诸葛诚主抓、张宇华、朱晨具体负责的格局,此其一;其二,大桥停工后按市领导要求将工程所有档案全部移交市城建局,就在档案整理打包期间指挥部突发大火,档案室是重灾区,经抢救剩余完好的纸质材料不到十分之一,图纸等油墨较重的档案烧毁殆尽,损失惨重;其三,烂尾工程对指挥部9人都有不同程度影响,诸葛诚、骆华负领导责任被通报批评;张宇华原是县发改委常务副主任,正科级;朱晨原是县财政局常务副局长,也是正科级,工程停工后未能回原单位,而到乡镇主持工作;其它5名同志或提前退休,或转到工会、文明办,总之都有负面情绪……”

  日期:2018-12-0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