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907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大叔都不动手,骂着骂着吵着吵着,竟然互相吐起了口水。
  路人哄堂大笑,金锋一时间,也笑出声来。
  眼前的这些大学生,大叔和路人,才是真正的生活。
  最贴近人心的生活。
  目光远远地,从社区主干道到脚下自己这条路。

  这条路……
  夏天一脚下去到膝盖的稀泥,冬天坑坑洼洼骑个车都能抖散架。
  最辛苦的时候,几兄弟推着一车两百多斤的废铁在这条路上足足了两个小时才到家。
  这一幕,金锋永生永世都无法从记忆中抹去。
  目光移动到远远的废品站,金锋眨眨眼径自愣了愣。
  前方的帝都山废品站红字大招牌已经倒掉了一个,变成了……
  帝都山……废……站。
  金锋嘴角一撇,狠狠爆了句粗口来。
  加快脚步走了上去,没走几步金锋又停了下来。

  路边上坐着一个年轻人,呆呆的看着自己跟前的破烂平板车。
  平板车浑身全是水渍,板车厢的缝隙中还有水滴往下滴落。
  刚才洒水车过来,年轻人躲避不及被洒水车射了个正着,板车上一尺多厚的纸壳子全都报废了。
  湿了的纸壳子废品站不收。
  年轻人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就着湿湿的手擦了擦手,昂着头望着天,胡子拉渣的脸上挂起深深的愁容。
  下一秒的时候,年轻人费力的挪动身子,抓住了破烂的平板车,毅然的站了起来,
  左腿处,年轻人空荡荡的裤管剧烈的摆动起来。

  那一刻,金锋定住了脚步。
  独腿的年轻人从板车上取下拐杖拄着,熟练的送了绑扎纸壳的绳索,将纸壳抱了下来,一块块的平铺在路边。
  这是晒纸壳。
  曾经,金锋也这样做过。
  打湿的纸壳,废品站肯定不收,
  现在是初夏,锦城的太阳大,晒这些纸壳纸箱倒也用不了多久的时间。

  金锋绕过年轻人继续往废品站走。
  “你钱掉了。”
  身后传来年轻人沙哑的叫声,金锋慢慢回转身哦了声,退了回来,弯腰捡起了钱。
  “谢谢。”
  金锋抬手摸出一根烟递了过去。
  “好烟抽不起。”
  年轻人木然的说了一声,继续搬着纸箱子。

  这时候,金锋目光一动,上前一步,手摁在一件东西上。
  这东西是一个箱子,高五十,宽四十,窄也在四十公分左右。
  箱子的造型有些特别,分为上中下三层,上下两层是整体拉抽,中间一层则分成了两个独立的抽屉。
  在箱子的两侧两边,有两根五公分宽的木杆衬着连接整个箱子,在箱子的正上方做了一个雕件的把手。
  箱子下方,两根木杆起始处还有很精细的雕花,左边是金榜题名,右边是魁星点斗。
  整个箱子呈现出来的是黑黑的深咖啡色,颜色很均匀但色泽又很深邃。

  整体就跟打了蜡的一般,更像是翡翠老冰种起胶的莹润感。
  看着这个厚重深沉色泽深邃的木箱子,金锋就着点烟的功夫轻轻一嗅,却是没有闻到这个箱子特别的气味。
  右手握在正上方的把手上,金锋又多看了两眼。
  把手的颜色跟箱子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样,似乎是新的。似乎这个把手曾经还有东西包着,那包裹把手的物件拆的时间并没有多久。
  也就是这个把手让金锋认出来了这个箱子的材料。
  “手把上的东西你打碎了?”
  年轻人平静的嗯了一声,稚嫩的脸上满带沧桑:“重,拿不动。”
  “他们家在八楼。”
  金锋在板车的角落里找到打碎的把手玉,入手一抹,脸色现出一抹痛色。
  把手包件都是蓝田玉,这个箱子……
  来头太大!

  可惜,蓝田玉把手包件碎成了好几块。
  “这个箱子不错,我想买。给个价。”
  对于眼前的瘸腿年轻人,金锋没有耍心机也没玩手段,开门见山直接说钱。
  玩手段,太下作。
  瘸腿年轻人冷漠的说道:“不卖!”
  “为什么?”

  “这是老物件,我卖给帝都山。”
  “他们懂。”
  金锋嗯了声:“帝都山谁懂?”
  “他们老板懂。”
  “还是大师。”
  听了瘸腿年轻人的话,金锋哦了声,点点头:“行。你卖他们。”
  背着大包包往前继续走,不知不觉脚步加快。

  还没到废品站,金锋就被二手货市场的喧闹给吸引住。
  迈步进去,眼前黑压压的一大堆人,正围在一个地方,这些人穿戴各有不同,相同的是手里都拿着东西物件。
  “周大师,请您帮我掌掌眼,这东西可是咱们家传了三辈的老物件了。”
  “我问过了很多老师专家,他们都是说假的……”
  “那群老王八蛋根本不识宝,打我小时后记事起,这东西就在我们家供着的。”

  “您是金大师的兄弟,一定比那些狗屁专家强多了。”
  “对。没错。”
  “周大师我们是信得过的。”
  “您的眼光一定不会有错。”
  “我们都信你。”
  一帮子的人围在一处地方,群情激愤的叫着。
  金锋正要上前,冷不丁就被人给拽住,恶狠狠的叫道:“不准插队,老实排队去。”
  金锋怔了怔笑了笑,老老实实退到一边规矩的排队去了。
  人堆围着让金锋看不起那周大师是谁,倒是能听到周大师的声音。
  周大师看东西的时间非常快,几乎就跟自己差不离。

  “东西好像是对的。你看看这润度,你看看这开片,还有这施釉……”
  “行。你要卖就先放我这里啊。等我锋哥回来,让他看了,给你报价。”
  “下一个。”
  “嗯。你说得没错。东西好像应该是真的。我记得我锋哥跟我讲过,看乾隆官窑器就看那大字那一点……”
  “好,我给你收着。等我锋哥回来……”

  “这个好像也是对的。我记得我锋哥也给我讲过……”
  听到周大师的话,一帮子人皆大欢喜,欢天喜地的对着周大师鞠躬行礼,一个劲的说着谢谢。
  金锋足足站在原地愣了半分钟,直到后面的人狠狠推搡自己,这才往前走去。
  很快就到了周大师的跟前。
  金锋瞥了一眼之后,当即就闭上了眼睛,嘴角不住的抽搐着,脸都青了。
  前面是一个中年人,四十多五十岁,抱着一个包装很漂亮的盒子。
  到了周大师跟前,中年人开了盒子,慎重的把一个大大印章捧了出来。
  “周大师,这是我去马背国旅游时候,在一户牧民家里买的。”
  “传国玉玺!!!”
  听到这四个字,金锋的脸都黑透,狠命的将自己鸭舌帽往下狠狠的拉。
  右手手背青筋毕露,汩汩跳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