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8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
  关阳臊眉耷眼的显得很失望。
  关晓军见姐姐嘟着嘴失望的神情可爱到爆,忍不住笑道;“今天不行了,咱们明天可以重新开张啊!我已经想好了,咱们把冰糕箱停在十字路口处,让大家都能看得到,以后谁想吃冰棍啦,让他们自己来买,咱们不出去跑了,这样爸爸妈妈不会反对了!”
  关阳大喜,“我这跟爸爸说去!”
  “哎……”

  关晓军一把没拉住,关阳已经跑了出去。
  “唉,我这个姐姐啊,脾气从小这么急!”
  关阳的急脾气似乎是从胎里带的,干什么事情都是风风火火,只要想好了,那直接去干,很少会瞻前顾后的,几乎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主。
  如果发现前路不通,她也会想方设法开出条路来,而不是选择绕行。
  她这认死理的脾气,跟关云山一模一样,不过好在她会学习,能吃苦,选的路也对,在前世关晓军混的不如意的时候,关阳却是搞的风生水起,在同龄人里面,也算是佼佼者了。

  关晓军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位姐姐的性子急,没想到小时候已经凸显了出来。
  看着关阳跑了出去,关晓军也扛着凉席出家门,向村头走去。
  在这个没有电器的年代,农村人一到夏天,在屋里都会热的受不了,于是一家老少都拎着凉席往村头的树林里跑。
  关帝庙村的村西头,有着好大的一片树林,白杨树、槐树、洋槐居多,偶尔夹杂着几颗榆树,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村头。

  树林里有阴凉地,又是八面来风之所,因此村民一到夏天会扛着凉席来这树林里乘凉,平常是吃饭,也是端着饭碗出来吃吃,关系好的便会将饭菜摆在一起吃,嘻嘻哈哈,极为快意。
  整个村子里的人家,除了女性很少外出之外,大部分男性都会来这片树林里聊天打屁,躲避酷暑。
  一大群人聚集到树林里,整个树林简直成了一个小小的集市,乱哄哄极为热闹,打扑克的,下象棋的,睡觉的,听收音机的,吃饭的,捉知了的,掏鸟窝的,打孩子的,干什么的都有,整个画面充满了生命的张力。
  到了晚,也会有很多人来树林里睡觉乘凉,一群人聊着聊着,在风吹树摇的夜色便会缓缓入睡。
  不过树林里不是很干净,老是有很多小动物在地爬来爬去,有时候睡着睡着,会觉得身一痛一痛的,伸手一摸,一个知了的幼虫,也叫金蝉的小东西会被抓到手心,皮肤感到痛,那是它爪子挠的。
  关晓军遇到过好几次这种情况,在树林里睡着睡着有金蝉爬到身,待到抓到手后,不想放掉,可大半夜的又不想回家,于是拿手攥着继续睡;等天明醒来,发现金蝉已经在自己的手心里褪去了蝉蜕,成了一个弓腰驼背发育不良的畸形知了。
  身爬金蝉,这倒是不算什么事儿,据说还有往身爬长虫的,爬屎壳郎的,甚至听说还有蜈蚣爬进耳朵眼里的,不过只是听说,并未亲眼得见。
  不过尽管在树林里睡觉有着种种危险,但却打消不了村民对这片树林的热爱,多少年来,这片树林一直都是村民们夏天消暑的绝佳之地。
  关晓军走到树林的时候,整个树林里人影闪动,话音不断,树林边的阴凉处,正有几个光着身的小青年正围拢在一起端着饭碗,边说话边扒拉几口吃的,很是热闹。
  看到关晓军走了过来,几名小青年纷纷打招呼,戏谑道:“小军,出来凉快了?你的冰棍还卖不?是不是还买一送一?”
  “我听云山叔说,昨天把你累坏了都,现在不让你做这个小买卖了,是不是真的?”
  “说实在的,昨天的雪糕吃着真不赖,又便宜,又好吃,关键还是小军卖给咱们的,这可是不多见啊,哎呀,你今天这买卖不做了,我还觉得怪可惜的!”
  “没错,小军,你这生意必须要接着干啊,很赚钱啊是不是?算是不赚钱,那还能剩下一箱子冰糕呢。一箱子冰糕诶,那吃着多痛快!你爸要是不让你干,你撒泼打滚儿!”
  几个小青年拿着关晓军不住逗乐子,撺掇关晓军去闹关云山,然后他们看热闹。
  关晓军看了他们几眼,忽然脸色一变,指着他们几个人的碗底大声惊叫,“有蝎子,有蝎子,你们的碗底有蝎子!”
  几个青年吃了一惊,吓的急忙把手里的饭碗抛下,还有两个不假思索的把碗倒扣了过来,准备看个仔细。
  哗啦!
  几碗饭全都洒地了。
  关晓军撒腿跑!
  直到关晓军跑远了,这几个小青年才反应过来——他们竟然被关晓军这个小屁孩给耍了!
  正在乘凉的关云山一扭头看到气喘吁吁边跑边笑的关晓军,招手道:“小军,这边!你这孩子怎么了这是?刚吃完饭,别跑这么快!”
  关晓军嘿嘿笑道:“不跑不行,跑慢了容易挨打!”
  在关阳与关晓军的一再闹腾之下,本来不同意两人买冰棍儿关云山最好还点头同意了两人的恳求,又跑去县城为两人批发了一箱子的冰糕。
  关晓军这次学乖了,跟姐姐关阳在田野的条条小路找了一个四通八达的十字路口,然后将冰糕箱子放在了树下的阴凉处,两人开始了吆喝。
  这个十字路口,全村的人,基本有三分之一的人干农活的时候,要在这里路过。

  因为这条路较平坦,又很宽阔,村里赶车拉麦秸的人,都愿意走这条路,哪怕是绕远道,也在崎岖的羊肠小道一路战战兢兢要好。
  路行人多,关晓军嘴又甜,冰棍儿虽然卖的没有前天多,但赚的却并不前天少,因为他这次不买一送一了,最多两毛钱三块,再多不给了。
  这样一来,姐弟俩有了空闲时间了,关阳干脆拿来小板凳,蹲在地写作业,而关晓军则捧了一本从父亲床头拿来的《济公传》进行翻看。
  一个六岁的小孩竟然看起了大部头的小说,这让路过的村民啧啧称,不过大家都认为关晓军只是在翻看书里面的插画,肯定看不懂里面的字。
  别说这些村民这么想,连在关晓军身边的关阳也是这么认为。
  她都已经了三年级了,现在也只能勉强看一些小作,再长一点的小说,看着有点吃力了,关晓军如今才六岁,连一年级都没有,字儿都不认识,怎么可能看得懂那么厚的书?
  她也当关晓军只是拿着书玩儿,还嘱咐关晓军道:“这书你别弄丢了,妈妈还要留着剪鞋样儿呢!”
  卢新娥不识字,对书籍从来不怎么爱惜,有时候给关阳姐弟做鞋子的时候,会随手从关云山的床头拿出一本书,撕下来几页着孩子的脚丫子剪出几个鞋样儿,然后对照着鞋样儿为姐弟俩做千层底儿的布鞋。
  关云山的好几本书都惨遭卢新娥的“毒手”,变成了缺页少码的残本。
  关晓军此时手的《济公传》,这本书封面的后页也已经不翼而飞,被卢新娥给剪了去。

  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全国的图书市场陡然火爆了起来,精神极度贫乏的知识分子,对书籍有一种疯狂到极致的渴望,无论什么书,只要有字儿,那能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