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6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人说:“你还用说吗?宏达对咱们村里的人,那是没的说啊!十里八乡的人,谁不知道你仗义?”
  “是,是,村里谁家有解决不了的事儿,那都是你出面解决啊,现在大家有什么问题,第一个想到的是你啊!”
  “方圆百里,有谁你热心肠?”
  “宏达,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倒是说啊!云岗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好!”
  关宏达道:“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问你们,如果有人在咱们村吃里扒外,伙同别人偷窃咱们窑厂的东西,我们应该怎么办?”
  院子里猛然一静,随后猛然炸开了锅。
  “谁啊这是?这还是人吗?”
  “是不是关瘸子干的?他妈的,我觉得这狗东西有问题!”
  “宏达,你说怎么办吧?大家都听你的!”
  “真要是关瘸子这狗日的干的,打死都不屈!”
  院子里一霎时乱成一团。
  关宏达抬手制止了大家说话,“咱们窑厂的砖到底少了多少,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有几个人,我也不太清楚!现在我把大家伙叫过来,是想给大家打个招呼,是谁干的,你们啊,主动站出来,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我也不打你们,也不骂你们,你们出来认个错,这件事算没发生过。但如果错过今天,再让我查出来的话————咱们老太爷在这里,我当着老太爷的面告诉大家,别怪我关宏达翻脸不认人!”

  他看向院内的众人,“现在人多,你们怕丢人,不敢站出来,我也理解。晚一点你们可以过来找我。今天晚我家不关门,我在屋里备好酒菜,等着你们!”
  关宏达说话算话,把这件事说完之后,便让村民各自回家,连关云岗也被他放了回去,根本不担心他能跑掉。
  在众人议论纷纷准备回家的时候,关宏达对着关云山大声道:“云山,现在天这么晚了,你开车去集市买点吃的来,一会儿咱们招待一下客人!”
  一群人听到关宏达真的让关云山去买酒菜,有的人不自禁的生出惭愧的心思,关宏达这么大的度量,难免让人心生感动。
  关云山走到关宏达面前,“真的要去镇买酒菜?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也配当咱们的客人?”
  关宏达小声呵斥道:“蠢货,谁让你专门去买菜去?你现在去乡里派出所走一趟,去找洪新刚,让他们多派几个人手来,你开车把他们拉过来,不要让人知道!”
  洪新刚是凤山乡派出所的所长,跟关云山是同学,平常两家经常走动,此时的关系极好。多年后洪新刚被调到附近的县城担任公丨安丨局局长,自此双方来往少了起来,后来关宏达去世,洪新刚得知消息后,哭的跟泪人似的,亲自披麻戴孝,帮助关云山料理家里的事情。
  关云山恍然大悟,“哦哦,爸,还是你想的周到!”

  他们父子两说的话,并没有瞒着关自在,被老头听在耳朵里后,关自在摇头笑道:“宏达,你小子还是这么狡猾!”
  他看向关晓军,“小孙孙啊,你以后可不能学你爷爷。”
  关晓军道:“我知道,我不跟爷爷学,我跟太爷您学,我也想活百岁,以后也当太爷爷!”
  关自在哈哈大笑,“有志气,这么小想以后当爷爷的事情了?”
  院子里的人听关晓军说话幼稚,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才关云岗带来的不快,此时也稍稍缓解。
  到了晚十点之后,关云山开车从乡里返回,随他过来的还有十几个民警,为首的一人高高瘦瘦,三十来岁,正是洪新刚。

  一群人带着烟酒糖茶走进大院之后,关宏达把他们安排到了后院的厢房里,“你们现在都先睡觉,等我叫你们,你们再起来。”
  洪新刚笑道:“宏达叔,干嘛这么麻烦,您说让我抓谁,我现在去抓他们,竟然敢惹到您头来了,好大的胆子!”
  关宏达瞪了他一眼,“新刚,做什么事都要有规矩!你是体制内的人,以后做事更要守规矩,不然走不长!”
  洪新刚心一凛,点头道:“是,宏达叔,我知道了!”
  将这些人安排好之后,关宏达父子将酒菜在房间大堂里摆好,打开家里的双喇叭的大录音机,放出一段戏曲,把音量调小,点燃几根蜡烛,然后坐在屋里静等来人。
  此时的农村还都没有扯电线,一到晚,黑灯瞎火的,照明的设备只有煤油灯跟蜡烛。
  只是平常的时候,是没人舍得点蜡烛的,村民都是去集市灌点煤油当燃料。

  这煤油还得省着用,一斤煤油都要花不少钱呢!
  在关宏达父子等人的时候,关晓军已经沉沉睡去,他这幅身体虽然有着成年人的灵魂,但毕竟还是孩子,没精力进行熬夜。
  关键现在这个年代,没电视,没电话,连小人书都少的可怜,大晚基本没有什么娱乐节目,是想不早睡都不可能。
  一夜无话。
  到了天明的时候,村里的大喇叭再次响起了关宏达的声音,“昨天我在家里等了你们一夜,一共来了三个人。我再说一遍,还有谁没有站出来的,你们赶快来我家!咱们村里都是一家人,什么事儿都好说,你要是不主动出来,后面的事情不归我管了!”
  关晓军揉着眼睛起床,心下暗暗好笑:“偷东西的人有几个傻子?这些人怎么可能会主动站出来?只有偷东西少的人才会主动坦白道歉,偷的多的人哪一个敢站出来?要知道这时候的几百块可不是小钱。”

  他想到这里,忽然想起一件事,额头的汗立马下来了!
  “今年可是八四年啊!”
  在八三年,太宗针对如今全国性的治安不稳定状况,发出了“抓一批,关一批,杀一批”的指示,由此开始了“一刀切”的严厉打击行动。
  这种行动,在每个都地方都有指标,完不成指标,那拿地方领导说事。
  如今虽然已经到了八四年,但第一波浪潮也刚刚过去,第二波应该已经开始了。
  这要是把这件事反应到面去,关云岗这些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关晓军虽然痛恨关云岗这种小人,但却还不至于要将他们置于死地,不过正好赶到这个时候,他们是死是活看各自的运气了。
  如今正是麦忙时节,一大早的家里人都拿着镰刀去麦田收割小麦,只有关宏达留在家里等待处理此事。
  麦忙时节,是农村农民最为在意也最为重要的时间节点,一年的收成好坏,看这十来天了。
  连学校也得为收麦让路,每当麦忙时节,小满之后,各地学生都会放十来天的“麦假”,以便学生回家帮忙抢收小麦。
  之所以说要“抢收”,那是因为往往在小麦成熟的季节,也是天气变化最为迅速的季节,六月天,孩子脸,说变变。
  午还是晴空万里,下午可能会暴雨倾盆,再加当时的天气预报也预报的不准,为了能赶在晴天的时候把小麦收回家,所有的农村家庭,在这个时候,都是全家出动,对地里的庄稼进行疯狂收割。
  连小孩子也会拿着镰刀阵,五六岁左右的小孩子留在家里做饭,再小一点的拴在家里省的乱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