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3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家人吃的正香的时候,院子里来了一个人,此人五短身材,酱油色的脸蛋,粗手大脚,长的极为敦实,是一只脚略略有点跛,走路一摇一晃。
  关宏达见此人进院子,眉头微微一皱,“云岗啊?有什么事吗?”

  这个五短身材的跛子是关云山远房的堂哥,名叫关云岗,如今三十大多了还没有找到老婆,为人有点好色,整天游手好闲,是一个人人嫌烦的货色。
  这个人穷的只剩下家里两间土坯房,连一只狗都养不活,后来别人给他说媒的时候,女方要求他盖新房,此人盖不起房子,便央求关云山出手帮忙。
  关云山为人慷慨重义,见他可怜,便从自家窑厂拉出五万块砖赊给了他,然后又借钱给他盖房子娶媳妇。
  谁知道此人翻脸不认人,房子盖了,媳妇也娶了,欠关云山的钱竟然不还了!
  当时关云山借他钱的时候,根本没有立借条,空口无凭的情况下几千块钱被他给赖掉了。
  后来关家衰败的时候,此人一直觊觎关家的宅基地,对关家没少做过落井下石的事情,关云山有一次被拘留,是因为此人的原因。

  如果要在关帝庙村找一个关晓军最为讨厌的人来,那非此人莫属。
  此时关云岗穿着一身汗津津的黄白色的背心,下面大裤衩子,穿着一双自己编的草鞋,人还未到,汗臭味已经扑面而至。
  见关宏达询问,他笑嘻嘻道:“也没啥事儿,我这不是从你们家门口路过么,闻到香味我过来了!”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饭桌的鸡鸭鱼,口不住吞咽口水,明知故问道:“叔,您这是吃的啥啊?”
  “新娥,去给你哥拿双筷子。”
  关宏达一看关云岗的样子,知道他想要赖口吃的,乡里乡亲,总不能赶他走,反正吃一顿饭也不算啥。

  他吩咐完卢新娥之后,对关云岗招呼道:“你还没吃饭吧?坐下一起吃点吧!”
  关云岗点头哈腰满面堆欢,“我还真没来得及吃,宏达叔,那我不客气了哈!”
  他说着话要往饭桌前走,准备坐下。
  卢新娥一脸不乐意的站起身来,准备去拿筷子搬板凳。
  “等会儿!”

  关晓军见关云岗厚着脸皮要入座,心实在腻歪的不行,他看向关云岗,“你凭什么吃我家的饭?你帮我家干过活吗?替我家放过羊吗?你在我家窑厂里搬过砖吗?”
  关宏达一愣,“小军,胡说什么?快跟你叔叔让个座!”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才六岁的小孙子,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实在让他感到惊讶,但这种话也只有这个年纪的孩子才能说出来,如果是大人说出来的话,未免太显刻薄。
  其实对于关云岗这个二流子,关宏达也是极为讨厌,但此人毕竟也是老关家的一员,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既然进门了,总不能将他轰出去,那要是传出去的话,显得他们家太不会做人。
  现在自己的孙子关晓军说出这句话来,正符合关宏达的心意,他虽然嘴里呵斥关晓军,心实是为关晓军这句话大为高兴。
  关云岗听了关晓军的话,脸色一僵,讪讪笑道:“你这小子,伯伯不给你家干活不能吃你家的饭了?”
  关晓军仰着小脸道:“亲戚朋友来吃饭我们欢迎,算是要饭的来我们家,我们也会给他们口饭吃,但是小偷小摸不行了!”
  关云山脸一沉,“这孩子,越说越不像话了!”
  关宏达也觉得自己的孙子说话难听,“你这孩子,瞎说什么?”
  关晓军道:“爷爷,我没瞎说!你们不知道,我今天在路见到这个瘸子跟几个人嘀嘀咕咕的,他们说他们昨天晚偷了咱们砖窑的砖,今天正准备运出去卖钱呢!”
  他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整个院子里的人,脸色都变了。
  关家一家人同时放下了碗筷,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关云岗。
  整个院子里诡异的安静了下来,只有不远处猪圈里黑猪吃食的“哒哒”声有节奏的传来,旁边一群鸡正扑扇着翅膀往架子飞,发出噗啦噗啦的破空声。
  关云岗惊骇欲绝,面色如土。
  关宏达、关云山父子在片刻的惊讶之后,同时怒火涌。
  关晓军此时还是一个六岁的孩子,那是绝不可能说谎的,自古以来都是童言无忌,但童言也最为真实,关晓军既然这么说,那么此事定然不假。

  他们的砖窑厂,这段时间确实是老是少东西,一些铁锹、扫帚、草席、砖夹子等小工具什么的,老是不翼飞,不过烧好的砖头少没少关宏达父子却不怎么清楚。
  毕竟砖窑烧砖,一窑要出来要好几万块算是少个几百块那根本不显眼,他们父子即便是帮忙清点,那也只是清点多少堆而不是多少块,因此对于砖头的数目只有一个大致的估摸,具体到多少块那说不清了。
  “云岗,小军说的是真的吗?”
  关宏达从饭桌前缓缓起身,一字一句的向关云岗问道:“是真的吗?”
  关云岗身子微微发颤,强笑道:“没……没有的事!小军这孩子,净瞎说!”

  关宏达的厉害,十里八乡没有不知道的,寻常几个村子里闹矛盾,一般都会请他出面当化解纠纷,有些乡镇丨警丨察办不了的事情,也都会请他出面。
  他连不相干的人的事情都能处理的妥妥当当,自家的事情那更不用说了,平时待人温和大度,可一旦惹得他生气,天王老子他也敢收拾!
  前段时间关山市的一位刚调任的地区专员瞎胡搞,对地方的计划生育政策使用了灭绝性的手段,别说不让人要二胎,是第一胎也会强制性引产,因此逼死了好几户人家,搞的地方民愤极大,最后大家都求到了关宏达身。
  关宏达义不容辞,直接联系了本地的一些老干部,大家集体发力各找关系,最后电话直通京都,硬生生把那位专员给逼走了。
  关宏达的厉害,在这件事展现的淋漓尽致,村里人对他是又敬又畏。

  现在见关宏达发怒,关云岗吓的魂不附体,强撑着身子,哆嗦道:“小军瞎说,小军瞎说……”
  他看着关宏达缓缓走来,身子一颤,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眼看着关宏达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对关宏达的长期恐惧心理,使得他内心终于逼近崩溃边缘,再也不敢嘴硬,“噗通”跪在地,三十多岁人了,竟然张嘴大哭起来,“宏达叔,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见到这么一个游手好闲的无赖,竟然被关宏达吓成这个样子,关晓军此刻才知道自己爷爷竟然是如此的威风。

  “那这么说,这件事是真的了?”
  关宏达叹了口气,柔声道:“云岗,我平日里可是待你不薄啊!逢年过节的时候,我可也没少帮衬过你,这些年加起来,我给你的钱应该超过三千块了吧?菜米油盐我也没有缺过你的。孩子,叔叔可从来没有因为你穷而看不起你啊!”
  如果关宏达对关云岗暴打一顿的话,关云岗也反倒会松一口气,关宏达只要打人,打过了,这件事也算是过去了。
  可如今关宏达竟然如此的温声细语,关云岗却是越听越害怕,他知道关宏达此时越是压抑自己,待会儿爆发的怒火越大,想到他以往的手段,关云岗越来越怕,竟然慢慢瘫软在了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