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9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什么自断后路?举报信里讲得很清楚:其一,从市里到县城都听说诸葛诚深受书记市长赏识,仕途高看一线已成必然,实在不想让这种两面三刀的奸诈小人阴谋得逞;其二,诸葛诚推荐提拔的两名镇书记,很巧合,都是鄞坪河大桥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其中猫腻不想可知;其三,为逃脱罪责,当年诸葛亮指示转移并销毁大批工程图纸、档案,在此过程中参与工程建设的干部、专家们作了坚决反抗,其后均遭到打击报复。

  倘若诸葛诚两名亲信上位,必将展开更严苛的正治追杀!
  反复斟酌,他们决定背水一战!
  举报信没有按正常渠道寄到市纪委——鄞峡人都知道纪委书记慕达跟窦康是一伙,寄了也白寄。
  举报信直接寄给十一位市委常委,信封落款是有良心的党员干部。
  吴郁明一直在外面飞来飞去,没看到举报信;齐垚拆开后仔细看了两遍,第一时间送到方晟案头。
  “有点意思,请市长审阅。”齐垚道。
  见秘书破天荒地单独送封信,方晟有些惊讶,接过去看了看,放下,过了会儿又拿起来翻看签名、按的手印和后面附件,脸上表情变幻莫测。
  关于鄞坪河大桥烂尾工程,方晟到鄞坪县考察时已听到老干部反映,几个月来也陆续收到举报信,却始终束之高阁,未加理会。
  原因?
  原因很复杂,说出来又很简单。
  官场有很多潜规则,有些是官场中人必须遵守的,贸然行事会引发不可测风险。

  潜规则之一便是,新官不理旧账。
  这里的旧账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原领导的承诺可以不管,一是原领导犯的错误不要去碰。
  很多人可能不明白,总觉得新官上任后翻出前任犯下的罪行大快人心,既挖出党员干部中的蛀虫,又树立威信,凝聚人心,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其实在现阶段,各级领导干部——不管想做实事做好事的,还是安于现状自甘平庸的,甚至满脑子升官发财的,实际决策和操作过程中都面临执行政策的困惑:都按红头文件,什么事都做不了;打擦边球、在灰色地带做文章,不可避免会留下后遗症。
  因此来说,现任找前任麻烦真是太容易了,随便找几个重点工程、重大投资项目,把资料从前翻到后,起码能挑几十个毛病。
  更不用说人事任免,根本没有标准可言,本身就带有很大的主观因素,最容易成为攻讦的武器。
  官场中人,谁都不是雪白的猫,认真计较起来谁都经不起查,通常来说对于前任所作所为都睁只眼闭只眼。故而精明正直如方晟也不打算追究前任责任,把现有工作做好就行了,何必招惹那么多麻烦?

  但问题捧到台面了,又不能不应付,人家是实名举报,并扬言市里不查处就向省里反映,哪怕闹到京都也在所不惜,直到问题水落石出!
  方晟与正在外地的吴郁明通气,吴郁明觉得可以把调查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主要弄清诸葛诚到底有无问题——既然后面打算重用,不妨趁此机会摸摸底,免得闹出笑话。
  成槿芳得到把调查诸葛诚作为常委会议题的通知,向来粗枝大叶的她颇费了一番斟酌。
  从内心讲她很不待见诸葛诚,这家伙过去几年明里暗地阻挠国腾油化扩张业务,基本渗透不进鄞坪县,马天晓当组织部长时两次想搬掉他均未能得逞。
  然而自从马天晓被免至今岗位待定,房朝阳空降鄞峡后,明显打破原先势力平衡:成槿芳在常委会里势孤力单,加之吴郁明刻意架空其权力,已沦为边缘角色;吴郁明、方晟加上组织部长房朝阳,以及梅秋、魏昌成支持,明显压过窦康为首的本土派。

  本土派唯一的王牌就是多年以来经心苦营、培植壮大的处科级干部体系,无孔不入渗透到市直机关各部门、县区两级领导班子,从而形成某些政令不畅,上面电闪雷鸣,下面阳奉阴违的现象。
  此次诸葛诚推荐两名亲信提拔县委常委就是一例。
  书记市长高高在上,日理万机,根本腾不出精力接触了解基层干部;房朝阳初来乍到能把两县一区常委认全就不错了,也不可能掌握到镇一级,否则县委组织部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提拔任用主要尊重县主要领导的意见,有争议的过会讨论一下,或暂时搁置。
  以诸葛诚的谨慎稳定,断断不会独吃鄞坪河大桥工程项目,一分钱好处捞不着,窦康、慕达等人也不会拚了老命似的护犊,这是一桩本土派联手通吃的大案!
  成槿芳觉得诸葛诚不能倒,窦康等本土派也必须作为牵制力量坚守阵地,不然国腾油化将成为下一个目标。
  风闻于道明接任省长后,打算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啃几块硬骨头,其中包括陷入僵局的国企改制,而国腾油化首当其冲!
  当年何世风着手国企改革,提出“划归地方,合理安置”的省属企业改制原则,一方面省财政和省国资委从财政补贴和福利方面“断奶”,另一方面逐步取消企业老总行政待遇,有条件的酝酿上市,不具备条件的或进行资产重组,或拆分成若干小企业。

  在实际改制中,吃惯大锅饭、躺在大集体温床里的省属国企遇到很多困难,鉴于其复杂性和诸多困难,何世风又要求“不搞一刀切,分步实施,稳妥推进,成熟一家改一家”,之后改制浪潮迅速平息,很多地方搁浅改制方案,坐等省正府进一步明确指示。
  国腾油化是何世风推进改制受阻后钦点的试点标杆单位!
  它拥有六千多名工人,年产值十多亿元,在省属国企当中体量相对较小;再则油化行业市场化程度高,企业具有一定承受能力,加之国腾位于最穷的鄞峡市,即便改制失败也不会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
  孰料前任书记、市长先后推出五稿最大限度维护工人尤其退休工人利益的方案,均以“可操作性不强”被退回,紧接着双双调离鄞峡。
  接任省长,于道明同样意识到国企改革的迫切性,与碧海、朝明等兄弟省份相比,双江国企改革已严重滞后,受到政务院、发改委等京都主管部门批评。
  重启国腾油化改制工作,于道明并非针对张泽松,考虑的角度跟何世风差不多,主要是体量不大、社会影响小,失败了也不要紧。

  方晟听说后赶紧打电话强调国腾油化的后台是张泽松,于道明喝道你的后台是我,还用怕他么?
  方晟无奈道二叔,我管你叫大爷好不好?当前正跟本土派较劲,你非让我多树个强敌,三头六臂也招架不过来呀!
  于道明笑道别叫苦,把花在女人身上的时间腾到工作,一切游刃有余,二叔看好你!说罢挂断电话。
  你……方晟气苦。

  启动国腾油化改制工作,是今天常委会的第二项议题!
  成槿芳掂量之后决定以反对调查诸葛诚来交换本土派对改制方案的优化——改制是省正府要求,不可阻挡,但制订方案在于地方正府,只要有利于现任管理层,改制后仍由郜更跃掌管企业,一切都好商量。
  日期:2018-12-08 10: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