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4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议进行的很顺利,财政方面保证挤出一部分资金来修建大河乡的扶贫公路,周文当即宣布成立公路建设指挥部,自己亲任总指挥,同时整个工程接受社会监督,招标公开进行。
  会议结束之后,周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刚坐定,黄主任就心急火燎的进来了,看样子已经等了很久。
  “找我有事?”周文冷冷的问道。
  “周县长,我有事情和您谈。”
  “改日吧,我很忙。”
  “是关于食堂的事情,我犯了错误。”
  “犯错误去找纪委坦白,县委二楼。”

  周文很不客气的将黄主任赶了出去,审计局查账主要就是针对他的,食堂、小车班、办公用品,办公家具、各种杂七杂八的开销都是通过办公室走账,这里面道道多了,别看这些项目不如修路盖楼来钱,可是蚂蚁搬家积少成多,这些年来黄主任可没少贪。
  这家伙八面玲珑,见风使舵,下黑手阴自己就有他一份,现在死到临头还避重就轻,这种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交通局苟局长被拿下的事情迅速传开,大家都大呼痛快,此前周县长夫妇在金帆大酒店被人“捉奸”的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谁都知道这是县里有些人在整这位新县长,没想到县长的反击来的如此迅猛,如此给力,直接把苟局长往死里整,公职党籍双开,直接转到江北市检察院反贪局办理,根本不让南泰县公检法插手,这一手不但狠辣,还显示了新县长的实力,人家是正儿八经的江北本地帮,上面有人!

  其实周文在老百姓中的口碑很好,神童奶事件中,他挺身而出为民做主,大暴雨中他身先士卒死而后已,在大河乡任职期间,他把乡民当成亲人一样对待,不端架子,和善亲民,老百姓都说周县长是南泰县八百年一遇的好官。
  在县政府里,周文也很受那些基层人员的爱戴,他不摆架子,不说空话套话,单单一条改善食堂伙食标准就让大家把他和其他官员分成了两类人。
  周县长夫妻两个在宾馆被人暗算,打了闷棍还拍了照片,这事儿一传出来,爱戴周县长的小办事员们都觉得憋屈,现在周文终于反击,而且反击的如此痛快,真让大家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同时也让某些人心惊胆寒,心说周文这小子果真是条赤练蛇啊。
  “徐书记,这小子就是条赤练蛇啊!华泰公司的事情,是张书记在的时候安排的,县里都知道,就算有错,也不是苟局长一个人的错啊,他不通过组织,直接动用市里政法口的关系动咱县里的人,这是在挑战您的权威啊。”

  以朱副县长为首的几个副职来到县委书记徐民面前告状,苟局长的覆灭让他们深深感到危险,这个周文下手太狠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杀招,苟局长政治前途全完了不算,这辈子都得搭进去,贪污受贿外加渎职,最起码一个十年徒刑跑不了,而且这案子又是市里在办,南泰县这边根本插不上手,根本就不知道人关在哪里,连打点都找不到门路。
  “苟大壮的事情,是周文同志和我商量之后做出的决定。”徐书记淡淡的说。
  副职们全惊呆了,没想到周文那小子**工作做得这么好,居然把徐书记拉到他阵营里去了。
  “好人也有三分脾气,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们知道么,周县长的爱人差点被活活打死,至今还有后遗症,需要做心理治疗,换了你们,这口气能忍下去?周文是省里钦点的县长,是经过考验的年轻后备干部,省里市里领导都很看重他,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权威,眼里还有组织么,还有领导么?”
  徐书记一番话说的副县长们哑口无言,只得诺诺退去。
  夜深了,周文还在办公室里审阅文件,他晚上就住在办公室里,套间内的卧室本来是供领导午间休息的,此时却变成了周文的宿舍,衣服鞋子洗漱用品都从大河乡丨党丨委搬来了,本来组织上是要分配一套住房给他的,但周文表示自己单身一个人,不合适占用一套住房,还是住在办公室比较好。
  周文不得不这样做,他的每一步都走得战战兢兢,生怕被人抓到把柄,衣服鞋子都是千元以下的国产品牌,吃饭只在机关食堂,住就在办公室,组织上给他配备的奥迪1.8从来不用,下乡只坐长丰猎豹,就连喝茶的水杯都不用那种不锈钢老板杯,而是找了一个罐头瓶,外面包裹着刘晓静织的毛线套。
  今天在会议上,周文义正词严的痛斥了苟局长,展示了自己的铁腕手段,其实当时他说话的时候两腿都有些打颤,自己的资历太浅,一年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办事员,如今却是执掌生杀大权的一县之长,可以调遣公检法,正大光明的将一个局长置于死地,权力带来的快感让他肾上腺素急速上升,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睡不着觉。
  先扳倒交通局长,是他和徐书记商量之后的结果,县委书记徐民的眼界不是那帮尸位素餐的副县长们可以比拟的,他早就预料到,周文此人绝非池中物,迟早一飞冲天,与其等人家高高在上了再去锦上添花,不如趁现在雪中送炭了,所以他坚决的站在了周文一边,并且为他出谋划策,制定了战略战术。
  正是有了徐书记的大力支持,有了金帆大酒店里的那一幕,周文才能以受害者的身份发起反击,在将苟局长置于死地的同时,还能博得广大群众的同情,同时他也把握着分寸,不会拔出萝卜带出泥,不至于引起官场上的恐慌情绪和强烈反弹。
  周文坐在办公桌前仔细思量着下一任交通局长的人选,最终还是决定先缓一缓,给交通局四个副手好好表现的机会,这样才能分化瓦解他们,把人争取到自己的阵营里来。
  傍晚时候,黄主任又来找了自己一次,老老实实交代了利用食堂和采买办公用品、装修办公室的机会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并且交代了受朱副县长授意,监视周文,搜集把柄的事情。
  黄主任的认罪态度很好,周文很满意,看来敲山震虎的初步效果已经显现出来了,办公室主任必须换人了,公丨安丨局的郎局长也让他提前退休算了,朱副县长他们,暂时可以先放着不动,反正手上掌握着证据,不老实就敲打一下,等把这些部署完毕,就可以大刀阔斧的开展工作了。
  正踌躇满志的想着,忽听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周文下意识的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深夜十点半了,这会儿有谁能找自己,他警觉的问道:“是谁?”

  “是我,小张。”声音是楼下保安小张的。
  “进来。”
  门开了,小张红着脸走进来,把一个搪瓷碗放到桌上,啥也不说就匆匆出去了。
  搪瓷碗里,是一份热腾腾的小混沌。
  周文知道小张不是那种善于拍马溜须之徒,单纯的小伙子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县长的爱戴,虽然只是一份街边摊一块五毛钱的混沌,却让周文的眼眶湿润了。
  “吏不畏我严,而畏我廉;民不服我能,而服我公;公则明,廉则威。”熟读古书的周文大为感慨的默念着这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