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4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放下电话,朱副县长把身子陷在柔软的真皮沙发里,双手揉着太阳穴,这个苟局长办事太不牢靠了,单凭着感觉就出手了,结果摆了个乌龙,还把周文激怒了,以前大家即使明争暗斗,还没到使出这种黑手段的地步,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谁能保证平时斯斯文文的周文不会变成吐着信子的赤练蛇。
  电话那端的苟局长也愁得直咧嘴,他对自己的司机说:“拿两万块钱,让他们几个出去躲两天。”

  当天晚上,周文是在医院度过的,刘晓静脑袋上挨了一下,属于轻微的脑震荡,满怀高兴来看老公,却遭遇这样的事情,让刘晓静委屈又恐惧,老公这个县长当得真是惊心动魄啊,自己还怀疑他,盘问他,真是不应该。
  “周文,要不然调回市里吧,这个县长咱不干了。”刘晓静眼泪汪汪的说。
  “傻样,那不正合了他们的意么,你放心,他们整不倒我的。“周文温柔的抚摸着刘晓静的头发说。
  病房的门被轻轻叩响,周文拍拍刘晓静的手背,走出去一看,是徐书记找他。
  “小周,咱们谈谈。”徐书记一脸的凝重。
  第二天,周文把刘晓静送上回市里的汽车之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到县政府上班,他并没有采取任何报复的措施,只是签署了一份文件,将县政府的六个保安人员从临时工转成了正式的工勤人员。

  这六个人,正是当初跟着周文一起出生入死平息群体事件的那些人,周文给他们转正,也是实现了当时的承诺。
  第三天,公丨安丨局查明了案情,当日有一伙社会闲散人员前去金帆大酒店抓奸,因为搞错了房间号才误闯了周县长和爱人的团聚,实属误会,现在几名涉案人员已经被批捕,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周文看了几个所谓案犯的照片,确实是当日闯入房间的暴徒,只是公丨安丨局的解释未免太过牵强附会,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第四天,周文还是没有任何举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觉得周文是只纸老虎,细想一下也是,周文虽然是县长,但政令基本不出县政府,他拿什么来报复别人,这么大个哑巴亏,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吞了。
  当天下午,县公丨安丨局郎局长被市局叫去开会。
  县刑警队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突然抓捕了负责修造市县公路的华泰路桥公司的总经理、总会计师、总工程师。
  市审计局人员进驻南泰县政府,开始审查所有账目。
  有些人开始紧张了。

  就在外面展开行动的时候,周县长召开工作会议,把交通局长、建设局长、财政局长以及相关部门的头头脑脑们叫到县政府小会议室,主管基建的朱副县长也列席了会议,周文亲自主持会议。
  市审计局的人就在隔壁大会议室里审计县政府的财政账目,周文显得特别气定神闲,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苟局长却不以为然,要是能从账目上找出问题,那才叫出了鬼呢,再说县政府内部的进出帐,和交通局一点关系也没有,自己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人都到齐了,周文宣布会议开始,他的开场白很特别:“李鸿章说过,做官是最简单的,一个人如果连官也不会做,那他什么也做不成。”
  局长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周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上一次工作会议,我们谈到了关于市县公路建设的问题,朱副县长和苟局长说资金紧张,道路维护成本太高,我当时没有经过调查研究,所以没有发言权,但我这个人有个特点,不明白的东西就会努力去弄明白,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我学到一些东西,今天拿出来和你们分享一下。”
  周文说完,示意工作人员打开幻灯机,幕布上出现了周文笔记本里的word文档。

  “我只收集了最近三年的资料,大家可以看一下,市县公路三年以来仅维护费用就高达七千万,公路是年年修,月月修,天天修,我不禁要问,为什么花费巨资修建的公路,从它建成那天起就要维修?有人曾经告诉我,因为我县煤炭外运超载超限严重,道路是被那些拉煤的大卡车压坏的,这个借口是否属实我们暂且不论,先说另一件事,交通路政部门,三个大队,一百五十号人,五个收费站,正式工临时工一共二百人,这么多的人管理五十公里长的公路,平均每公里可以放七个人!这么多人都管不好超限超载,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说到这里,周文重重的一拍桌子,怒形于色。
  苟局长不说话,脸色变得铁青,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就知道周文迟早要和自己摊牌,对此他并不担心,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交通局这点猫腻复杂着呢,牵扯到的关系错综负责,就连自己这个当局长的都理不顺,你一个新来的毛头县长就能摆平?笑话!
  “既然周县长这么说,我就说两句。”苟局长摊开面前的笔记本,侃侃而谈:“交通局人多,是有原因的,收费站的工作绝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人员要倒班,要有行政领导和政工领导,因为收费站地处偏远,所以要配备通勤车,有车就得有司机,值夜班的话还要住在收费站,要有做饭烧水的服务人员,众所周知,我们县是贫困县,交通局安排了这么多的就业岗位,到底是功是过,我想大家心里都有一本帐。”

  既然当面锣对面鼓的干上了,周文也不客气,当即反驳道:“恐怕不是像苟局长说的这么简单吧,据我所知,很多收费站的在编人员只是挂个名领工资而已,上班的都是些临时工,交通局路政稽查人员也不是不执法,而是乱执法,罚了钱就让上路,根本不管超载超限,一边纵容超载超限车辆上路,一边投入大量资金修路,这些修路的资金最终都落到谁的口袋里去了,我想苟局长你一定比我清楚。”

  苟局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这些事情基本上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属于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只是没人愿意管罢了,如今碰上一个较真的县长,还真有点麻烦。
  “不想说是吧,我替你说,这些钱都落到华泰路桥建设公司去了,然后再通过回扣的方式返还给你,华泰公司的老总单单中秋节这一次给你送礼,就是二十万现金,用报纸包着直接送到你的办公室。”
  苟局长汗流浃背,忽地站了起来,惊恐的盯着周文。
  “华泰公司的法人代表和总会计师总工程师,已经被检察院羁押了,苟局长,组织上任命你当交通局长不是让你以权谋私的,你贪污的钱,为大河乡修三条公路都够了,而你却能毫无廉耻的当众说缺乏资金,你知道无耻二字怎么写么!”

  周文指着苟局长的鼻子畅快淋漓的大骂,苟局长的喉结上下耸动着,汗如雨下,其他与会人员噤若寒蝉,动也不敢动。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市反贪局的人就在门口等你,你的案子异地审理,就不要再报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了。”周文说完,小会议室的门开了,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子站在门口,西装领上的红色徽章熠熠生辉。
  失魂落魄的苟局长被带走了,临走之前还用求救的目光看了看朱副县长,这当口朱副县长哪还敢理他,等反贪局的人走了之后,朱副县长第一个表态:“这种腐败分子,应该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周文淡淡的笑了,说:“朱副县长的觉悟就是高,现在咱们来谈谈大河乡的公路建设问题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