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14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早神色焦急,拉着她大哥拜托,“哥,隽邦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找不到他,电话也打不通……我觉得他一定是出事了,大哥,你帮我找找他!”
  “啧!”
  韩希朗一听这话,微微一挑眉,又是梁隽邦。自从早早和这个梁隽邦在一起,他总是觉得不妥。“早早,你听大哥说,梁隽邦这么大的人了,即使是一时联系不上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你知道吗?”
  “不是的,大哥,我昨晚做了噩梦,直觉很不好!”早早紧张的拉住韩希朗,直摇头,“大哥,你相信我!帮我找找他啊!”

  因为一个噩梦,早早就紧张成这样?
  韩希朗觉得不能明着拒绝早早,只好答应道,“好,大哥去找,你别着急,先回家等消息好不好?”
  “嗯,大哥你要快点啊!”早早点点头,由保镖送回了长夏。
  早早才一走,韩希朗就吩咐了司马昱去找梁隽邦。他并不是单纯的因为答应了早早,而是他也很想知道这个梁隽邦在玩什么花样!照目前早早对他的紧张程度来看,梁隽邦还真不能有点事。

  然而,梁隽邦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哪里都没有他的消息,他似乎是放下了所有的一切、割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凭空就这么消失了。
  这个时候的梁隽邦却在受着折磨。
  “呃……”
  梁隽邦被关在地下室里,浑身都是伤。连日来,梁骆没有放松对他的惩戒,所谓的梁家的家法,他从小到大经历过无数次了,这一次最为严重。

  因为,这一次他不肯妥协,梁骆要他做的事情,他做不到。
  “把门打开!”
  门外传来梁骆沙哑低沉的声音,梁隽邦虚弱的抬起头,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梁骆走到他面前,垂眸看着他,冷笑道,“少爷,该说您的骨头硬,还是该说……您为了个女人脑子进了水?”

  “哼……”梁隽邦摇头轻笑,“骆叔,您什么都不用说了,打死我,我也不会做的,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我不会用伤害她的方式!你要对付的是韩家、是韩承毅,这不关早早的事!”
  梁骆顿了两秒,点点头,“好,少爷说的明白,属下也清楚了。”说着,手一挥,“来人,把少爷松开!”
  下人们走上前来,替梁隽邦松绑,梁隽邦遍体鳞伤,被众人扶住,眼里很是疑惑,“骆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少爷受苦了。”梁骆挥挥手,“带少爷回房,找医生来给他处理伤口。”

  “是。”
  梁隽邦不明白梁骆这么做的用意,“等等,骆叔,我是不会伤害早早的……”他的言下之意是,不管梁骆对他来硬的还是来软的,他都不会妥协。
  “是,属下明白,少爷不用多想,好好养伤。”
  梁骆了然的笑笑,吩咐下人带走了梁隽邦。
  “哼……”梁骆看着梁隽邦的背影冷哼,“你不想伤害那个丫头?只怕现在这个情况由不得你了,韩希瑶那丫头要是知道你伤成这样,会放着你不管吗?”
  “骆叔。”下人走上前来,靠近梁骆。
  梁骆冷声吩咐,“少爷的伤处理完之后,就送他回去,另外,传消息给韩希瑶,告诉她少爷被家里打了,快去!”

  “是。”
  粗略的处理完身上的伤,梁隽邦被立即送回了帝都。梁骆的态度让他觉得很奇怪,他想不透他究竟想做什么。但无论梁骆想作什么,梁隽邦已经决定,以后再不去招惹早早。
  那么单纯美好的早早,实不该和他再有任何瓜葛。
  梁隽邦躺在床上养伤,睡得迷迷糊糊,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给吵醒了。
  “会是谁?”梁隽邦皱了眉爬起来,走到一楼去开门,却在显示频里看到了早早。顿时,他便清醒了。早早这么快就来了?梁隽邦拧眉,略一思索,就知道这一定是梁骆的手段!
  梁骆拿他没有办法,就从早早身上下手。
  只是现在,他该怎么办?早早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等着他开门,神色看上去很着急。梁隽邦咬咬牙,有些话他必须对早早说。抬起手,将门打开了。
  没多会儿,早早进来了。
  “隽邦!”
  早早小跑着冲进玄关,看到梁隽邦便扑了过来,一把将他抱住,“这么多天,你去哪儿了也不说一声。我都担心死了……你下次别这样,回家也要说一声啊!”
  梁隽邦蹙眉,早早说他回家了?果然是梁骆通知的她。

  梁骆这个人太危险了,他不能再让早早牵扯进来。
  梁隽邦抬起手,狠心将早早拉开,语气更是冷冰冰的,“你现在看到我了,我没事……你可以回去了。”
  “嗯?”早早怔住,一片茫然,为什么梁隽邦会对她这么冷淡?“隽邦,你怎么了?”
  “没有。”梁隽邦摇摇头,“我没事,你走吧!我们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这段时间,我仔细想过了,我们俩身份家境悬殊,一定不会有结果的。既然如此,还不如现在分开的好。”
  “……”早早呆住了,长久的静默说不出话来。

  这不是真的,隽邦不会这么对她的!
  “隽邦……”早早伸手想要拉住梁隽邦,却被他躲开了。早早心头一沉,委屈的看着他。
  梁隽邦心里也不好受,指着门口,“你快走吧,以后也不要来了!韩大小姐,趁着你父母还不知道,你应该和我这种人划清界限。”
  “不……”
  早早摇着头,想着是哪里出了问题。她突然想到了,他家里人打电话来告诉她他被家里打了,“隽邦,你家里人打你了吗?为什么要打你?给我看看好吗?”
  梁隽邦垂眸看着她,静默片刻点点头。倏地将睡袍扒开,他精实的胸膛上遍布了伤痕!看的早早顿时捂住了唇瓣,“啊,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
  “哼!”

  梁隽邦摇头冷笑,“家法,你听过吗?”
  “家法?”早早疑惑,她听是有听过,那种东西韩家也有,但是只不过是摆设罢了。
  “对!”梁隽邦咬牙横道,“韩希瑶,我们分手吧!因为和你在一起,这就是我接受到的。连我的家人都觉得我是高攀了你,让我不要痴心妄想,更何况你的家人?”
  “我……”早早错愕不已,她没有想到,他身上的伤,是家里人打的。
  “你走吧!好吗?”梁隽邦放开手,无力的垂下双臂,“都是我的错,怎么会去招惹你?这种结局,我早就料到了,早早晚晚,都是一样。”
  他一边说,一边走过去,将大门拉开,“你走吧!”
  早早摇着头,她不能接受。只是几天没见,梁隽邦才一回来就要和她分手,这算什么?
  “隽邦!”早早上前牢牢抱住梁隽邦,靠在他怀里祈求他,“不要赶我走!你忘了我们当初说过什么,我们说过,永远不抛弃彼此的!现在才刚刚开始,你怎么就要放弃了呢?”
  梁隽邦不说话,只一味的想要拉开早早,但他生怕弄疼了她,又不敢用力。
  “隽邦,你带我去见你家人啊!我去告诉他们,你不是高攀,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们不会分开!我不会让你受伤的!”早早说着说着就哭了。
  她这个样子,让梁隽邦的良心越发过不去,赶走她的决心越发坚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