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3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农用车开进了至诚花园,这回周文找的是刘子光,老同学的面子就是好使,物业公司开了绿灯,让大旺在小区里摆摊卖苹果,这下城管是管不着了,大旺家的苹果是红富士,果子又大又红,一傍晚就卖的精光,大旺捏着手里一叠钞票非要给周文。
  “给我干什么?”周文纳闷道。
  “周书记,俺都看见了,罚款是你帮俺交的,这钱你说啥都要拿着。”
  好说歹说,周文总算把钱收下了,但是等大旺一转身,周文就把这钱塞到了农用车驾驶座下面,他知道大旺家困难,弟弟正上大学,老爹卧床不起,五百块钱对自己来说不算什么,对大旺来说就是一笔巨款。

  好不容易处理完了这事儿,周文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家赶,刚走到楼下手机就响了,是大河乡的乡长打来的,语气透着激动:“周书记,你得赶紧回来!县委组织部来电话,明天要宣布你的最新任命!”
  周文心里一动:“你说什么,什么最新任命?”
  “我也是刚接到的通知,周文同志,你即将出任南泰县的下一任县长!我的老伙计,恭喜你了!”
  即使隔着电话,周文都能猜到乡长那副欣喜若狂的模样,虽说他俩搭档时间不长,但是合作非常愉快,书记提了县长,那乡长的前途也差不到哪里去。

  周文按捺住心中狂跳,努力用平静的语调说:“知道了,我一定赶到。”然后挂了电话,蹬蹬蹬上楼,拿钥匙开了门,厨房里正忙碌着,丈母娘和媳妇一起做饭,客厅里,老丈人正陪着外孙子玩,见周文进来,老丈人微微点头:“回来了?”
  “回来了,爸,不过吃完饭就得走,乡里有事。”
  “刚回家就走,你把这当旅馆了!”刘晓静端着一盘菜出来,怒气冲冲道。
  周文轻声道:“确实有事,组织上任命我为南泰县的县长。”
  “什么!县长?”刘晓静瞪大了眼睛,一脸的匪夷所思。
  “是的,任命明早颁布,所以我要连夜赶回去,晓静,对不起了。”周文的语调很平和,并没有范进中举那种狂喜,上次他从办事员直升市长秘书的时候,那种人生大起大落的感觉已经体验过了一次,所以处变不惊了。
  “妈,周文当县长了!”刘晓静高声喊道,厨房里的丈母娘慌里慌张跑出来:“怎么了?出啥事了?”

  “没出啥事,周文提县长了,对了周文,是正县长还是副县长?”
  周文苦笑一笑:“南泰县十一个副县长,不差我一个,应该是接老唐的位子。”
  “那就是正县长了,太好了!”刘晓静兴奋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哎呀,县长啊,管几十万人呢,乖乖,这可了不得!我这个女婿,就是大富大贵的命!”一直对这个女婿抱有成见的丈母娘眉飞色舞起来,和女儿一唱一和的,别提多高兴了。
  只有老泰山沉默不语,半晌才说:“周文,官场险恶,你这么年轻就被推到风口ng尖,要小心啊。”
  周文的老丈人不是一般人,早年当过晨光机械厂的丨党丨委副书记,虽说企业的退休干部不值钱,但好歹也算宦海沉浮过,退休之后还一直保持着每天看新闻联播,订阅《参考消息》的良好习惯,对国际局势,国内政坛都密切关注,翁婿俩不常见面,但每次见面都要聊一些官场上的东西。
  上回周文调任市长秘书的时候,老岳父就把女婿叫到家里淳淳教诲了一番,现在周文成为政坛黑马,突然间从乡丨党丨委书记越级提拔为县长,老头子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已经是壮怀激烈了,他这辈子止步在副处级了,生个儿子不争气,快三十岁了还没混出个人样子,没想到原本不看好的女婿却一再爆出冷门,以三十岁年纪出任县长,自己未圆的梦,竟然是女婿帮着实现了。
  周文知道自己这个老丈人肚里有货,赶紧坐下请教:“爸,时间还早,您老提点我两句,该注意些什么。”
  老头子干咳一声,颐指气使的对老伴说:“弄一碟花生米,炸点臭干,再买瓶酒,要好酒。”
  要在以往,身患各种老年病的老头子若是提出这些要求,早被刘晓静她妈骂的狗血喷头了,但是今天不同往日,丈母娘也知道老头子要开始言传身教了,赶紧炒花生炸臭干,白酒家里有现成的,以前周文当市长秘书时候人家送了五粮液,一直没舍得喝的,今天拿出来权当给周文庆祝升官了。
  “塞翁失马的故事,我给你讲过吧?”老头子滋的抿了一口小酒,语重心长的说道,周文拿起酒瓶给岳父满上,谦恭的说:“爸,我听您说过的。”

  老头子夹了个花生米嚼了半天才说:“你现在的局面,就在祸福之间,看似风光无限,其实已经在万丈深渊边上了。”
  周文肃然道:“怎么讲?”
  “南泰县是什么地方,不需要我多说了吧,国家级贫困县,穷山恶水,泼妇刁民,自古刁民酷吏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南泰的干部,抱团,善钻营,咱们江北市官场被南泰帮把持以久,你在市政府工作过,这一点想必也清楚。”
  周文点头称是。

  “南泰的干部,大多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关系盘根错节,外地人很难打进这个小圈子,而你作为一个毫无根基的空降干部,连旅游局长乡丨党丨委书记,在南泰县你才呆了多久啊,你一个人生地不熟的生瓜蛋子当县长,那十一个副县长怎么想?我告诉你,他们生吞了你的心都有!”
  说着,老头子把筷子重重的一放,以示这件事的严重性,周文连连称是。
  女婿谦恭的态度让老头子很满意,当了县长不还是得听我教训,他抿了口酒,招呼周文:“你也喝啊。”
  周文端起杯子来陪岳父喝了一杯,又把酒满上问道:“爸,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不要慌,听我慢慢说。”老头子夹了个油炸臭干吃着,赞道:“老婆子,今天这臭干炸的好,外酥里嫩,好!”
  老伴儿和刘晓静两人怕打扰爷俩谈话,在厨房弄点米饭混着菜就吃了,听到老头夸奖,刘晓静她妈抿嘴笑了:“死老头子,瞧你得瑟的样儿。”
  老头子继续开讲:“我们要辩证的看问题,南泰帮虽然厉害,但是日薄西山了,李治安,前市委书记,是南泰帮的领军人物,现在正被省纪委调查,张克杰,前县委书记,南泰帮大将,被省高院判处十年徒刑,唐初庵,前南泰县长,南泰帮后起之秀,现在正被司法调查,这些人的倒台,预示着南泰帮的覆灭。”

  周文钦佩的说:“爸,您的消息真灵通。”
  老头子摆摆手:“这些都是新闻上有的,留意一下就能知道,重要的是从这些表面新闻分析背后的道理,我看,南泰帮的气数到了,省里有人要对付他们。”
  周文说:“有道理,十一个副县长中不乏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省里却钦点我来当这个县长,就是要动他们。”
  老头子摇摇头:“没什么好动的了,几个关键人物下去,剩下的小喽啰,省里才不会看上眼,扶你上位,完全是因为省委书记对你的欣赏,但这恰恰把你置于一个危险的境地,从你当上县长的那一刻起,你就是南泰帮所有人的公敌,你也不要指望省委书记会保护你,鞭长莫及啊,像你这样的年轻干部,全省不知道多少,真要出了事,郑书记只会觉得你这个同志火候还不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