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3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子光打开旅行袋,拿出一个足球大小的东西来,错综复杂的金属物体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看起来很是眼熟,胡跃进指着这东西愣了半天,终于恍然大悟道:“鸟巢!”
  刘子光手中的东西,正是奥运会主场馆鸟巢的模型,令人惊讶的是,这个模型是用金属镂空而成,完全看不出任何焊接铆接的痕迹,换句话说,这么精密的东西,竟然是用车床车出来的。

  胡跃进八十年代初从警之前,曾经在一家机械加工厂当过三个月的车工学徒,懂得这里面的道道,这个精致无比的模型,只有进口数控机床才能做得出来,而且是用整块钢坯车出来的,成本很高,非要计算价值的话,这个鸟巢模型可值不少钱。
  但是他明白,刘子光特地前来自己的办公室,绝不是为了送这样一个模型的,而且这种机加工的玩意即使成本再高,也只适合放在工厂的展览室,政府官员的办公室里,还是适合放一些红木雕塑、名人题字,领导合影什么的,才符合官场潮流。
  胡跃进这个副市长分管的范围比较空,科技开发国有资产管理之类的边角旮旯都归他管,实际上他也是市委市政府两头跑,政法委那边的工作偏重一些,为了方便开展工作,市政府这边配置的秘书小李是省城理工大毕业的硕士生,考公务员之前在外资制造企业工作了一段时间,实际工作经验比较丰富。
  所以胡跃进很看重这个秘书,拿着鸟巢对李秘书说:“小李,你看这个鸟巢做的是不是惟妙惟肖啊?”
  李秘书看了看,以专业眼光评价道:“相当精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用八轴数控机床加工出来的,材质是45号冷轧钢。”
  胡跃进笑道:“小刘,我这个秘书说的没错吧?”
  刘子光也笑着说:“说对了一半,材质是红旗钢铁厂出产的45号冷轧钢,但工艺方面没那么玄乎,是我们晨光机械厂的技师手工加工的。”

  “不可能!”李秘书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语,笑了笑说:“我的意思是说,全手工的话成本过高,意义不大,这种水平的手艺,可以参加国际大赛了,这种级别的技师,在南方企业月薪是要上万的。”
  刘子光说:“这样的技师,我们晨光厂不止一个,每月工资不过七八百块,还不能按时发。”
  此时胡跃进已经差不多猜出刘子光的来意了,他摸出一支烟来,微笑着看着刘子光,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或许有人要问,这不是捧着金饭碗要饭么,有这个本事怎么不去南方打工?但现实就是这样,不管你说他们思想守旧也好,缺少闯劲也罢,他们就是不愿意离开故土,离开家庭,离开厂子,因为他们心中都抱着一个坚定地信念,厂子一定还会重振往日雄风。”
  说到这里,刘子光自嘲的笑笑:“豪言壮语谁都会说,但真正做起来才知道难,老国企制度僵化,思想老旧,船大掉头难,还养着一批吃闲饭的机关干部,比起灵活多变头脑开放的私营企业来,竞争力远远不够,我们缺技术,缺新式设备,缺先进管理经验,更缺资金和政策扶持,我父亲是晨光机械厂的老工人,我母亲是红旗钢铁厂下岗的女工,我本人是晨光厂的民兵营长,总经理助理,所以今天我才坐在这里,向胡市长求助,求您拉我们一把。”

  刘子光的话说得很直白,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就是来走门子的,换做别人,胡跃进早就让秘书打发了,但是此刻他却久久沉思不语,胡跃进是刘子光的上一代人,亲身经历过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经济软着陆的阵痛期,知道下岗工人、破产企业的艰辛,现在这样的困难企业还是存在的,市委市政府每次开会,都会照本宣科的提两句,但是实际上没人愿意管这个烂摊子。
  胡跃进眉头一扬,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更加顺眼了,他索性对李秘书说:“把那个会议取消吧。”
  “是。”李秘书出去打电话了,胡跃进点了支烟,继续侃侃而谈:“小刘,这么说,你父母都是退休工人了……”
  “是,我父亲以前是晨光厂的钳工,后来厂子不行了,退下来在至诚花园当保安,我母亲下岗之后在环卫处工作……”
  刘子光不卑不亢,应对自如,丝毫也不隐瞒自家的实际情况,胡跃进大为感慨,这孩子若是出生在**家庭,指不定能有多大出息呢。
  不知不觉已经中午了,李秘书再次进来,指了指腕子上的表盘,提醒胡副市长中午和省政府调研组有个会餐,这个可是不能取消的。
  “说吧,晨光厂和红旗厂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一定满足。”胡跃进站起来说。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废弃的淮江三桥拆迁结束后会有一批废钢材,红旗厂急需原料,但是资金短缺,您看……”
  “这样啊。”胡跃进又坐下了,拿出信笺刷刷写了几个字交给刘子光:“这条子你交给市国资委负责同志就行。”
  “谢谢胡市长,那我就不耽误您的工作了,有时间一定要去我们厂视察啊。”刘子光是明眼人,早就看出胡跃进为了和自己谈话推迟了工作,目的已经达到,哪还能再赖着不走啊。

  “小李,替我送送刘子光。”胡跃进说。
  李秘书送刘子光出来,看似不经意的提起:“刘经理,周文你认识么?”
  “认识,那是我同学。”刘子光说。
  “哦,周文挺能干的,当初我们一起进的市政府,他现在都是主政一方的地方官了,我还是个秘书,你们哪个学校毕业的啊,一个个的都这么厉害。”这话李秘书是带着善意的戏谑口气说的,听得出他和周文关系应该还可以,对刘子光也是尽可能的套近乎。
  “我们啊,晨光机械厂子弟中学毕业的。”
  “呵呵,晨光厂果然藏龙卧虎啊。”

  后续的事情就不是刘子光去办的了,他把条子交给了陆天明,陆天明又交给了卫淑敏,卫总派人拿着条子去国资委联系拆桥剩下的废钢材,结果本来定好的拍卖会直接取消,八百吨废钢材直接让红旗厂派车拉走,货款先欠着,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什么时候结算。
  八百吨废钢材,回炉之后那将是多么丰厚的一笔财富,尤其是在这个铁矿石价格节节攀升,钢材价格水涨船高的今天,这笔财富足够支撑红旗钢铁厂维持小半年的营运了,对此,卫淑敏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此前他们也曾做过工作,但是人家国资委根本不搭理他们,打着官腔说什么要公开拍卖,国有资产不能流失云云,胡副市长的条子一递,这帮人的嘴脸立马变了,又说什么要大力支持困难国企建设,大家都是一家人云云。

  国资委看的是胡跃进的面子,最近江北官场变动很大,以往只手遮天的李书记已经成为历史,省纪委调查组进驻江北已经有些日子了,李治安的市委书记职务也已经暂停,南泰帮的干部们人心惶惶,江北市区一派踌躇满志,江北官场被这帮南泰土条占据了不少时日了,也该换个人当家了。
  省里有小道消息称,这次李的下台已经不可避免了,纪委调查完之后,就是双规、转入司法程序,搞不好弄个十年徒刑都是有可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