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1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了,还成。”张佰强不咸不淡的说,对于走江湖多年的他来说,这个姓赵的家伙未免过于神秘,神秘就意味着未知和危险,手上拿着几千万现钞,他不得不防。
  赵辉笑了:“习惯就好,别紧张,不管怎么说,咱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走,我带你们看点东西。”
  褚向东用探寻的眼神看了看张佰强,后者微微点头,纵横四海的悍匪,走哪里都毫不畏惧,难道上了这条船就怕了么。
  一行人来到甲板上,赵辉打了个响指,有工人过来把集装箱打开,里面赫然是一辆崭新的黑色宝马轿车。着满满一船集装箱如果都装的是这种豪华轿车的话,那得是多大的走私买卖啊。
  张佰强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稍定,和人家比,自己这点小买卖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明人不做暗事,我也不瞒你们,兄弟我是做大生意的,你们抢赌船那点小钱我看不上,我看上的是几位兄弟的身手和胆识,我有个建议,你们跟我开工,我帮你们安排新的身份,保证你们的安全,工作是按件计酬,怎么样,几位好汉有兴趣吗?”
  四个悍匪阴沉着脸不说话,心里都在盘算着得失,自己单干固然潇洒,但不知道哪一天就折进去了,如果跟着实力雄厚的大老板开工的话,虽然牺牲一点自由,换来的却是安心和稳妥。
  褚向东最沉不住气,他早就想把母亲接出来了,这种流离失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逃犯生涯他已经过够了,但老大还在考虑,他也不敢多说话,只是焦急的眼神出卖了他的心情。
  “我想问一件事。”张佰强终于开口。
  “刘子光和你什么关系?”
  “那是我哥们。”
  张佰强点点头,咧嘴一笑:“好吧,下面谈谈我们的报酬问题吧。”
  香港,深水涉某豪宅内,穿着睡衣的程国驹用尽全身力气将遥控器砸向电视机,出了那么大的事,自己竟然是看电视才知道,东方女皇号莫名其妙的沉没在公海上,看场子的兄弟音讯全无,阿豪也神秘消失,要不是自己有早起看新闻的习惯,怕是到中午都不知道呢。
  正在暴怒,电话铃响了,保镖阿强过去接了电话,捂住话筒说:“驹爷,是水警打来的,请您协助调查。”
  “取车!”程国驹怒气冲冲的喊了一句,上楼去换衣服,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脑子里闪过一句话:“那笔钱不属于你,拿了,会烫手。”
  难道是他们做的?不可能,他们也就是吠吠而已,哪有那么大的手笔,赌船很有可能是船舱内失火或者轮机故障,再加上海况复杂导致的失事。
  换了西装,驱车来到水警总部,警方向程国驹介绍了事情的经过,总之是船沉了,一部分船员下落不明,一些乘客受到了惊讶和烧伤,现在作为船东的程国驹将要面临巨额赔偿以及民事起诉,这还仅仅是开始,船沉了,带来的麻烦事将会无穷无尽,源源不断。
  沉船地点在公海海域,不在香港警方管辖范围,而且船只注册地是塞浦路斯,就算知道船上发生了劫案,香港警方也没有权力过问,好在受害人中许多是港人,警方接受了他们的报案,开始着手调查此事,但是困难重重,首先船已经沉在海底,取证就变得相当困难,就算联系到了深海潜水设备和人员,船上的一切痕迹也不可能复原了。
  目前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丨警丨察了,但不巧的是,丨警丨察在救人过程中头部受伤,至今还未苏醒,他的上级,西九龙重案组的苗警官面对更高一级警官的质询,却表示对部下的行动一无所知。
  赌船上的大部分客人都是大陆客,经此劫难后也没有心情继续留在香港游玩了,纷纷赶回内地,此事件之后,其他公海赌船的生意也大受影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生意一落千丈,整条船一条只有三五个客人。
  最难受的还是程国驹,他有种被人阴了却毫无反抗之力的感觉,驹爷好歹也是道上成名多年的人物,哪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价值上亿的赌船没了,几十号伙计没了,每天几百万的收入没了,亲弟弟也失踪了,更重要的是,驹爷的面子受到了极大地挫伤,连续被人抽脸却无力反抗,这让他情何以堪。
  正在家里和律师商讨保险赔付的问题,忽然墙角的电话铃又催命一般叫了起来,现在驹爷听到电话铃浑身都发抖,他摆摆手让阿强去听电话,阿强接了电话低语了两句,捂住话筒说:“驹爷,少爷出事了。”
  “什么事!”
  “藏毒,被内地丨警丨察抓了。”
  “什么!”驹爷忽地站了起来,质问道:“阿伦不是在英国上学么,怎么跑到内地去了!”
  阿伦是驹爷唯一的儿子,驹爷混了一辈子,不想让自己儿子走老路,所以打小就把他送到伦敦去念书,指望儿子将来当个医生律师啥的体面人士,哪知道这臭小子继承了家风,不爱读书就爱鬼混,现在终于闹出事情来了。
  程国驹只觉得气血上涌,眼前一黑倒在地上,阿强和律师赶紧冲上来摇着他喊道:“驹爷,驹爷你怎么了!”
  迷迷糊糊中,就听到救护车的警笛在鸣叫,驹爷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里,回想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从合连胜被人连根拔起,到东方女皇号神秘沉没,再到儿子莫名被拘,他感到一股彻骨的寒冷,似乎有一张天罗地网将自己罩住,想反抗都找不到敌人,想逃走,可是在香港经营了几十年,哪是说走就能走得了的,混江湖,就要愿赌服输,玩不过人家,就要认栽。

  “唉……”驹爷长叹一口气,一瞬间似乎苍老了十岁。
  阿强站在身边低声道:“驹爷,有电话找您。”
  程国驹拿过电话,镇定的听着,最后说:“知道了,我会照做,希望宋局长也不会食言。”放下电话对阿强说:“去把张律师叫来。”
  张律师是专门为程国驹处理金融事务的律师,他来了之后,程国驹在病床上签署了一份文件,将几个秘密账户上的十八亿资金集中转往一个内地账户。
  与此同时,香港某证券公司的职员蔡子明也被警方以洗钱罪名逮捕,随即在其住处搜出十余张大额不记名国际债券,总金额高达两亿。
  12小时后,内地传来消息,因涉嫌藏毒被捕的港人程xx,证实系被人陷害,无罪释放。

  赤鱲角国际机场,刘子光和胡蓉面对着落地玻璃窗并肩而坐,长长的跑道上,飞机起起落落,大屏幕上滚动着航班信息,英语播音时不时传来。
  “唉,就这样结束了。”胡蓉吸着杯子里的木瓜奶,神情有些落寞。
  “你是怀念香港呢,还是怀念和我搭档的日子?”刘子光双手抱头仰面躺在椅子上说道。
  “美的你,你这人太危险,太胆大包天了,以后绝不再和你搭档!”胡蓉又狠狠吸了一大口木瓜奶,顺手在刘子光肩膀上锤了一拳头,以示决裂。

  “对了,你说梁骁会不会有事啊?”
  “只要他够聪明,就不会有事,还会升官。”
  “可是我还是担心,万一……刘子光,你想什么呢?”
  “我总算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大了,喝什么补什么啊,一点也没错。”刘子光指着胡蓉手里的木瓜奶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