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1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子光也爬上去之后,行动开始,五个人交替掩护来到舱门口,刚要上去扳动开关,忽然舱门从里面打开了,灯光射了出来,照亮外面的雨雾,两个穿西装的大汉夹着一个衣着单薄的女子走出来,女人哭哭啼啼不断哀求,回答她的只有一记耳光。
  躲在暗处的张佰强一努嘴,褚向东猛然出现在门口,保镖看到穿着迷彩服蒙着头套的陌生人,顿时愣了,就在这一愣神的时间,锋利的匕首划过他的咽喉,一股血飚出来飘在甲板上,迅即就被雨水冲淡了。
  这名保镖捂着咽喉倒下去,后面那个保镖急忙抽枪,却被藏在门后的陆海用军刀刺中腰眼,又狠狠地搅了一下。
  两具尸体直接被丢进海里喂鱼,那个倒霉的女子已经吓傻了,哀求的目光看着这伙蒙面人,眼泪汪汪的说不出话来,张佰强做了个手势,褚向东掉转枪托在女子后脑上敲了一下,把她打昏了丢到了一旁。
  驾驶舱,高级船员们悠然自得的各自坐在高脚椅子上,时不时看一下雷达屏幕,大副打了个哈欠,准备出去抽支烟,可是刚出门就退了回来,舱内所有人望向门口,只见两个身穿迷彩服手持枪械的蒙面人出现在驾驶舱。
  大副下意识的扑向海事电话,迷彩服很随意的抬手一枪,正中大副的手臂,疼得他倒在地上哀号不止。
  “不要动,想当英雄的想想你们的家人。”迷彩服把枪插回腰间,用标准普通话说道,船员们都举起了双手,谁也不敢乱动了,匪徒的冷静让他们毛骨悚然。
  迷彩服似乎对船只很熟悉,直接走向驾驶台,用枪柄将高频电台、汽笛、灯光控制等仪器砸烂,然后拿枪威逼着船长说:“叫保安来。”
  船长迟疑的看了看他,拿起话筒说:“保安室,保安室,有人侵入驾驶舱,请立刻派人过来。”

  迷彩服满意的点点头:“很好。”
  过了一会,八个穿黑西装的保安人员从船尾过来了,当他们走到舰桥附近的走廊时,忽然遭到猛烈扫射,ak47在张佰强怀里欢快的跳动着,灼热的弹壳落到地毯上,八个保安当场被打死,尸体躺满了整整一条走廊,张佰强吹吹枪口的硝烟,转身就走。
  船尾赌厅,两个保安正在门口抽烟,忽然听到船头方向传来的怪声,顿时警觉起来。
  “什么声音?”

  “好像打枪。”
  “有没有搞错,哪个赌客带枪上来了?”
  “过去看看。”
  他俩刚走出去没几步,迎面就过来一个人,抬手两枪正中眉心,俩保安一声不吭就栽到了地上。
  蒙面人冲进了灯红酒绿的赌厅,二话不说冲天花板就是一枪,霰弹枪的枪声很大,震慑力很惊人,顿时引发一片尖叫声,有些机灵的赌客立刻向另一个出口溜去,但他们立刻又潮水般的退了回来,因为另一个出口处也出现了持械悍匪,并且手里还提着一具尸体。
  血肉模糊的尸体扔到了百家乐赌台上,砸的扑克牌和筹码乱飞,匪徒推拉着霰弹枪的套筒,对着天花板又是一枪:“全都蹲下!”
  一瞬间,满赌厅几百号人全都蹲下了,有那机灵的荷官,早就按动了通向保安室和船长室的报警器,但是此时保安室早就变成了尸山血海,值班的保安全都被打死在座位上,连掏枪的机会都没有。
  “有劫匪”监控室里的工作人员看到屏幕里的景象,急忙抓过电话,可是听筒里鸦雀无声,线路已经被截断了。
  “砰砰砰”一连串枪声响起,监控室的门被暴力打开,举着手枪的匪徒站在门口喝道:“出来!”

  与此同时,轮机舱、客房、餐厅等舱室的扬声器传出船长的声音:“各位乘客,各位工作人员,由于船上出了一点小小意外,为了您的安全,请留在舱室不要随便走动,谢谢合作。”
  顶层高级套房内,正搂着身材火辣的洋妞泻火的豪哥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匆忙拿起搭在床头的裤子往腿上套,嘴里骂道:“出事了也不告诉老子!这帮废柴!回去把人全换了。”由于动作过猛,拉前门拉链的时候夹住了球皮,疼得他闷哼一声,但还是毅然拉上拉链,抓起柜子里的金色特制m1911,匆忙冲了出去。
  赌厅内,筹码兑换处已经被砸开,这里装潢的如同银行金库,大铁门,铁栅栏,指纹锁,保安严密,用霰弹枪一连发射了三发独头弹才打开大门,褚向东用灼热的枪口顶着兑换员的脸说:“打开保险柜。”他挂在胸前的一串铁链子上,一枚硕大的银质狼头,青面獠牙格外显眼。
  兑换员是个手脚利索的青年,手指颤抖着从抽屉里拿出钥匙,一不小心掉在地上,又忙不迭的去捡,褚向东不耐烦的拉动套筒吼道:“快!”
  与此同时,一个拿手枪的匪徒用枪点着两个看起来很精明利落的荷官,丢过去一个口袋:“你俩拿着这个,跟我走。”
  两个荷官战战兢兢拿起了口袋,跟在了悍匪身后,赌厅里鸦雀无声,这些赌客都是有头有脸的内地大老板、高级官员,财大气粗但是胆子却比芝麻还小,遇到这种事情早吓得心肝发颤了,哪还敢反抗。

  “把你们身上值钱的玩意全拿下来,手表、戒指、镯子、项链,当然还有钱包。”劫匪边走边说,赌客们老老实实褪下身上价值不菲的首饰,毫不犹豫的丢进口袋,和性命相比,几万块的劳力士,几克拉的钻戒又算什么,有个贵妇,手上的指环太紧,拼命褪也褪不下来,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匪徒走到她面前站住了,吓得她浑身颤抖求饶道:“就好,就好。”
  匪徒看了一眼,大度的说:“这枚结婚戒指您留着吧,太太。”
  “谢谢,谢谢!”贵妇松了一口气,其余赌客们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一点点,劫匪的绅士风度让他们明白,这伙人确实是求财,而不是要命的。
  一切通讯手段都被截断,公海上也没有手机讯号,所有的保安都被解决,全船各个角落都在监控之中,而此时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钟头,时间相当充足,如果劫匪愿意,把这条船洗一遍都是可以的。
  打劫赌客们身上的浮财只是玩玩而已,劫匪真正关注的还是保险柜里的现钞,这可都是拿出去就能用的不连号半新钞票,以美元和港币为主,也有大量的人民币、澳门元、港币、英镑和日元等,用纸条捆扎的整整齐齐,一沓沓的放在保险柜里,匪徒也不急躁,用枪指着工作人员慢慢往包里装,先装那些票面大的钞票,千元面值的港币、五百面值的欧元,然后才是其他钞票。
  洗劫仍在继续,监控室里的刘子光忽然发现客房走廊尽头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这不是豪哥么,他嘿嘿一笑说:“有他客串,这场戏就更完美了。”打了个响指把褚向东叫过来低语一番,褚向东点点头出去了。
  “按计划行动。”刘子光用对讲机低声说了一句。
  豪哥的手心里全是汗,m1911的枪柄湿滑无比,他从十四岁就跟着大哥在庙街混,也算是一路拼杀出来的硬汉,但那都是江湖斗殴,西瓜刀为主的群斗,和这种用枪的战斗截然不同,他不知道对方有几个人几把枪,只是凭着一腔悍勇冲了出来,毕竟这艘赌船对社团来说太重要了,而自己又是第一天被大哥派上船看场子,出了事难逃责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