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1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刘子光指着远处一艘灯火通明的硕大邮轮喊道,狼狈不堪的匪徒们这才打起了精神。
  茫茫公海上,大雨如注,浊ng滔天,排水量两万吨的豪华游轮如同一座灯火璀璨的海上浮岛一般停泊在远处,快艇上的匪徒们擦着脸上的雨水,露出了贪婪的微笑,驾驶员关闭了大部分发动机,只留下一台运转着,降低速度慢慢贴了上去,渐渐的可以看到白色的船身上刷着的船名了,东方女皇号,多么尊贵和神秘的名字,用不了多久,这位女皇就将成为匪徒们的俘虏了。
  游轮上,繁华依旧,由于下雨,甲板上没有游客,驾驶舱里,船长和几个高级船员坐在高脚椅子上聊着天,今夜天气不好,一些小型的游艇都紧急返回港口了,但是对于一艘两万吨的巨轮来说,这点海况实在算不得什么,况且游轮出海一次费用高达五十万港币,若是因为下雨刮风就返航的话,损失实在太大。
  这艘名为东方女皇的赌船注册于塞浦路斯,英国劳氏船级社登记,是一艘国际邮轮,三年前由程国驹先生购得,从此固定停靠尖沙咀码头,每晚五点到七点开始登船,在船上安顿完毕,吃完丰盛的自助餐后,九点钟起航驶往公海,做一次无目的港航行,赌船严格遵守法纪,决不在香港领海内赌博,经过一小时左右航行,抵达公海后才打开赌厅营业,同时船上的餐厅、ktv、桑拿按摩、电影院等都进行营业,不过那都是赌厅的附属产业,实际上是亏本经营的,营业至凌晨五六点钟就开始回航,七点钟左右抵达码头,赌客中的白领们还不耽误上班。

  船上有船员五十人,服务人员一百五十人,包括经理、保安、荷官、厨师、服务员以及按摩女郎、舞女等,这些人来自天南海北,有大陆雇员,香港雇员、马来人、印尼人、欧洲人,大家都是奔着钱来的,生意好的时候,荷官的小费一天都能上万,船东赚的钱更加不是小数目。
  通常船东不参与经营,只收取租金,有时候稍微抽成,但是东方女皇号却是程国驹亲自在经营,赌船的收入在程氏产业结构中,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这些年来港人收入减少,赌船的客户群渐渐改变,主要接待内地来的客人,这些人财大气粗,一掷千金,出手比寒酸的港人强多了,还能以此为契机认识一些内地重量级的人物,程国驹在内地投资楼盘的合伙人,就是他在赌船上认识的朋友。
  外面大雨倾盆,船舱内温暖舒适,雨点打在圆形的舷窗上,外面墨黑一团,更加给人以安全感,此时正是赌厅生意最火爆的时刻,客人络绎不绝,穿着紧身白衬衫和彩色马甲的荷官们动作熟练的发着牌,百家乐桌子边,赌客们豪爽的下着注,能到这里来玩的人,都是身价不菲的豪客,有时候一晚上输赢上千万,眉头都不眨一下。
  豪哥在四个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过来,这段时间丨警丨察总是来找麻烦,程国驹索性把阿豪派到船上来做事,其实船上也没什么工作可做,船只航行他不懂,赌厅运作他也不懂,只是来帮着看看场子而已。
  来往穿梭的服务员看到程国豪,都恭敬的喊一声豪哥,豪哥只是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赌船虽然好玩,但对他来说未免有些枯燥了。

  “啪”豪哥打了个响指,立刻有服务员送上一杯马提尼酒,豪哥端起来饮着,走进了总监控室,这里有监视全船的摄像头屏幕,可以看到每一张赌台的动静,是船上最机密的场所,只有几个人可以特许进入,就连豪哥的保镖都不能进。
  “豪哥”监控室内的工作人员看见大老板的弟弟进来,赶忙起身打招呼。
  豪哥找了张椅子坐下,点燃雪茄问道:“没事吧。”
  “一切正常。”工作人员刚说完,内线电话就响了。
  工作人员接了电话,嗯嗯几声后说:“豪哥,客房部有事,有个舞小姐和客人起了争执。”
  “干!”豪哥把雪茄掐灭在控制台上,立刻赶往客房部,百无聊赖的夜里,有点事情发生也不是坏事,起码能给旅途增加一点乐趣。

  赌船的客房装修豪华,设施齐备,出事的是高层豪华套房,一个矮胖中年男子一脸恼怒的站在走廊里,不依不饶的骂着,旁边站着几个服务人员,还有一个身段窈窕的女子满不在乎的抽着烟。
  “不玩了不玩了,退钱,什么服务态度,简直垃圾!”中年男子气势汹汹的吼道,走出电梯门的豪哥不禁眉头一皱,不过当他看清楚那人的脸之后,表情就变了。
  “张局长,招待不周,不好意思。”豪哥知道这个矮胖家伙来自内地某市烟草局,是个财大气粗的角色,每次输赢都在百万左右,这种金主是绝对得罪不起的。
  张局长依旧甩着手:“不玩了,回去!”
  豪哥冲旁边的领班勾勾手:“怎么回事?”
  领班附耳过来,说张局长下面那个东西不行,搞了几次都不成,被小姐嘲笑了,不是什么大事豪哥阴着脸不说话,看了看旁边若无其事的小姐,忽然左右开弓抽了她四个大嘴巴,货真价实的狠抽,当场血就飚出来了,小姐被打倒在地大喊饶命,豪哥掏出手帕擦擦手上的血,轻描淡写的对保镖说:“丢海里喂鱼。”
  两个保镖把满脸鲜血的小姐架出去了,豪哥不是在虚张声势,而是真的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妞做掉,在公海赌船上消失一两个人实在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捏死一个小姐,和捏死一只蚂蚁没啥区别。
  “张局长,不好意思,来人,拿五万块筹码来。”豪哥一招手,立刻有人送上筹码,这下反倒弄得张局长有些不好意思了,说:“好,我给豪哥面子,这事就算了。”
  快艇紧紧靠在邮轮船壳上,随着海ng的起伏而颠簸着,雨哗哗的下着,浇的人身上精湿,驾驶员摘掉头盔,露出了本来面目,原来他正是刘子光的同事赵辉。

  刘子光从驾驶台下拿出一把长枪状物体,冲高高的邮轮船舷发射了一枪,缆绳嗖嗖的抛了上去,挂在船舷栏杆上,拽一拽,够结实,刘子光一挥手,褚向东从腰间抽出匕首叼在嘴里,第一个爬了上去,虽然这种海况下甲板上根本不会有人,但张佰强还是举着自动步枪在下面掩护。
  褚向东爬上去之后,机警的四下张望,没看到任何人,伸手做了个安全的手势,然后抽出手枪半蹲在地上掩护,下面继续有人爬上来。
  四个悍匪都爬上去了,胡蓉正要往上爬,却被刘子光拉住:“你留下。”
  “为什么我要留下!”胡蓉固执的抓住绳子不松手。
  出奇的是这回刘子光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责骂她,而是平心静气的说:“你还有将来,这种事情不要参与的好。”

  胡蓉一愣,没想到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居然这么关心自己,不由得松开了抓住缆绳的手。
  “老赵,我上去了。”刘子光冲赵辉点点头。
  “自己小心。”赵辉伸手做了个v字手势,点上一支烟,有滋有味的抽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