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乡村》
第25节

作者: 吴道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够了没啊?”吴晨看得眼睛都要发花了,耳边突然传来陈玲的声音。

  吴晨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真尴尬,偷看竟然还被发现了。
  不过嘿嘿一笑说着:“美女嘛,多看两眼在所难免嘛,要怪也只能怪你长得太好看了。”
  “贫嘴!”陈玲抿嘴一笑,朝他抛了一个媚眼。
  就这媚眼差点把吴晨都给勾住了,他之前怎么没发现,这陈玲长得还很好看呢,而且还越来越有魅力了。
  “右拐吗?”车内的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除了陈玲时不时的问路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这有车就是方便,没几分钟就到了家。
  关上车门,吴晨连声说着谢谢,在村子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淡定自若的冲家的方向而去。
  还别说,陈玲的效率还真高,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拖拉机的声音就响彻了整个村子,直接把吴晨从睡梦中惊醒了,他起身扒着窗户口看了半晌,终于在黑压压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陈玲嘛,没想到她这么早就带人过来了。
  天还是灰蒙蒙一片,不过人家都过来了,他也不好意思不招待,走到院子里,舀了两瓢冷水拍了拍脸颊,勉强打起精神来。
  又是递烟,又是倒水的,忙的他团团转。
  好在人家都是老师傅,麻利的把红砖卸了下来,只喝了几口水,就又开车往回走,准备在早饭前再拉一趟红砖来。
  随后,陈玲就带着十几个人刚吃过早饭就赶过来做瓦工,谈了半天,直接开出了一万二的人工费。
  吴晨笑着点了点头,这个价格确实不算贵,要是放在平时没个两三万是下不来的。

  吴晨站在路边陪着大家吹了会儿牛,等到早上八点多种,东西差不多准备齐了。
  开挖以前,按照风俗开始烧纸放鞭炮。
  年轻一辈的人对于这些规矩基本上是忘得差不多了,不过该有的形式还是要有的。
  尽管已经将形式最简化了,但是要做的事情还是不少,起先要在地基的四周摆上香炉,点上香,接着还要画线,描出房子的大概轮廓,开小门,迎财神,烧黄纸。
  吴晨就站在旁边盯着,看陈玲有条不紊的吩咐着,鞭炮声一响,连带着周围的小动物一下子被吓得四处逃跑。
  吴晨看着热闹,心里却不以为然,不过村里建房都是这样,自己要是不做,周围的邻居不说,就连施工队的人也会用一样的眼神看他,甚至还不愿意给你干,为啥,就是怕会招灾啊,这个世道,啥都说不准的。
  吴晨拿着竹竿,上面拴着红布条,又是拿烟又是递水的,好一阵忙活。
  说笑间,房子就开始动土,吴晨心里那个高兴啊,乐呵呵地陪着村里的看热闹的说说笑笑。
  十几分钟后,看热闹的人差不多散了,建筑队也正式开工了,十点不到,地基都挖了一大半,一切都进行的井井有条,完全没有他插手的余地,眼看着天都要黑了,他也就安安心心的回了家。
  乔玉兰照例早就把热腾腾的饭菜准备好了,随便扒了两口,吴晨直接一头栽倒在床上。
  “咚咚咚!”第二天一大早,天才刚刚擦亮,程继宽急吼吼的敲响了吴晨的房门:“吴晨,赶紧开门,不好了,出大事了。”
  “啥事啊?”吴晨一个激灵从床上爬了起来,连鞋都来不及穿,一蹦一跳着给他开了门。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吴晨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咋回事啊?”
  “哎呀,你……新房子……刚起的墙被人推到了。”程继宽大喘着粗气,捏了把额头的汗水,还没等吴晨反应过来,直接拉着他往施工现场跑。
  新房围了七八个人,都是村里人,大家伙三两个聚成一团正嘀嘀咕咕着什么。

  “这明显就是用大锤子砸的!”
  “是啊,这些人真是黑心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吴晨走进一看,心里那个气啊。
  “**你大爷的!”他暗骂了一声,一个健步冲到到围墙下头,这帮人还真狠啊,连一块完整的砖头都没给他留下。

  陈玲带着施工队正沉着脸打扫残局,各个都面露苦色,这才施工第几天啊,就碰上这种事情,简直太触霉头了。
  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不停有人小声议论着:“一定是这个吴晨得罪了谁。”
  议论声越来越大,吴晨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随手抓了个铁锹,转身就离开了。不用说,这件事肯定是张兵干的,除了他,还有谁能赶出这么恶心的事。
  打不过自己,整不到自己,报复不了自己,就会干这些恶心人的事情。
  沿着公路走了半晌,他直接拦了辆车,直奔他家而去,一路想着直接上门把他暴打一顿,看他还敢不敢耍手段。
  没过几分钟就到了张兵的家,没想到却大门紧锁,空无一人。
  吴晨憋了一肚子的气,正准备好好教训他一顿呢,没想到他家竟然没人。
  “妈的!”没办法,吴晨只能先掉头回家再说。
  到了新房,陈玲已经将倒塌的墙清理好了,一旁的工人正在补休。
  再过两天,楼房的一层主体就盖好了,过一阵子就能开始盖第二层,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出了这么恶心的事!
  吴晨想着要怎么防止这事再发生,看来晚上他得找几个人守在这里看着或者是找两条狗拴在这里,防止有人再次搞破坏。
  “怎么样,情况不严重吧。”吴晨紧张的看着陈玲,焦急的追问着。
  “没事儿,问题不大,还好他们砸的不是承重墙,待会补上就好了。”陈玲冲他莞尔一笑,指挥工人们加快速度后又将吴晨拉到了一边。
  “哎,知道是谁搞的吗?”
  “嗯……除了张兵还能有谁。”吴晨笃定的说着,心里暗暗发狠,看来上次的教训还是不够啊。
  “你还是赶紧处理一下吧,要不然这推了重盖的,浪费时间不说也浪费钱啊。”不清楚他和张兵之间的事情,陈玲也不好意思过多的插手,只能好心的劝解了一句。
  “你放心吧,今天晚上我亲自守在这里,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
  说到做到,当天晚上,吴晨就收拾了一下,偷摸的在新房周围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老子就不信了,要是再有人敢推我的墙,我非得把他的头打爆。”
  深夜。
  离屋子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吴晨紧皱着眉头,嘴里嘟囔道:“娘的,都这么晚了,这小子咋还不来……”
  一想起自己的新房,给人砸出来一个大窟窿,吴晨心里十分不爽。
  虽然说,这房子现在还在建造中,也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可是,换谁也气不过啊!
  要是不抓住这张兵,狠狠的收拾一顿,怕是以后麻烦事儿更多。

  本来想着躲起来,等对方过来搞事情的时候,再跳出来,这样就能够人赃俱获,顺带把张兵这个瘪三给收拾一顿。
  可现在看来,这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
  眼瞅着这都凌晨一两点了,这张兵还不来,莫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吴晨正想着,一边传来窸窣声,朝着屋子这边的方向过来。
  “来了!”
  吴晨捏紧了拳头,朝着声音源头看去,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