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1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没有条子跟踪么,这么紧张干吗?”乌鸦满不在乎的问。
  “没有条子也要埋伏,这家伙比十个条子都厉害。”张佰强说。
  三人懒洋洋的拿起枪,爬到仓库的各个隐蔽位置埋伏去了,张佰强掏出手枪拉了枪栓,把枪放在后腰趁手的位置,连续三次拔枪试了试感觉,这才正儿八经的站在仓库门口,等待着老朋友的到来。

  不大工夫,汽艇靠岸,但下船的只有两个人,梁骁和胡蓉警惕万分的走了过来,来到张佰强面前,双方互相打量了一番。
  “海港城劫案那单买卖是你做的?”梁骁问道。
  “是我,刘子光呢?”张佰强反问道。
  “我在这。”刘子光居然从张佰强身后转了出来,站在货仓门口的阴影里说:“强哥,又见面了,听说最近生意不错啊。”
  张佰强笑道:“哪里哪里,托你的福,上次的事情还没说谢谢呢,这次找兄弟有什么好事?”
  刘子光点起一支烟,火柴燃起的瞬间,照亮他冷酷的面孔。一旁的胡蓉和梁骁却紧张起来,从张佰强的话里他们听出令人不安的讯息来,这个刘子光,难道和劫匪有关联?

  “帮我做件事。”
  “你们的老本行,打劫。”
  张佰强的脸色微变:“不好意思,我们向来在一个地区只做一单买卖。”
  “那可不行,我找你们可费了老鼻子劲了,这会你和我卖味,太不地道了。”
  “一码归一码,这买卖,我们不接。”张佰强把烟头一丢,狠狠地踩灭,这是事先约好的信号,但几秒钟过去了,手下们依然没有动作。
  “找褚向东他们么?在这里。”刘子光单手推开了货仓门,灯光照耀下,三个被捆成粽子一般的男人躺在地挣扎着。
  张佰强脸色大变,迅速出枪,但是刘子光出枪速度更快,电光火石之间,就听一声枪响,张佰强的手枪飞上了天,他疼得握住了右手,脸色铁青无比。
  刘子光吹着枪口的硝烟,蓝色竞技用infinity1911在夜色中更显风*。

  梁骁兴奋地一挥拳头,掏出手铐上前对张佰强说:“我是西九龙重案组督察梁骁,以涉嫌持械抢劫的罪名逮捕你,你可以不说话,但你所说都会成为……”
  话没说完,梁骁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看到刘子光的枪口瞄准了他。
  “刘长官,你!”
  “不好意思梁警官,委屈你一下。”刘子光说完,上前一拳打在梁骁脖子上,梁骁立刻软绵绵的倒下了。

  “你疯了!”胡蓉拔枪瞄准刘子光喝问道。
  刘子光走上前去,盯着胡蓉的眼睛说:“放下枪。”
  胡蓉眼中闪过愤怒、迟疑、不解、最后终于屈服,放低了枪口。
  刘子光拍拍她的头:“这才乖嘛。”然后摸着喉麦说:“小王,谢谢你了,你可以回去了,剩下的钱明天给你。”
  对面葵涌二号货柜码头上,茶餐厅伙计小王答了声收到,心满意足的走了,跟着他们跑半天就有一千块收入,这样的好事哪里找去。
  这几天,张佰强团伙就藏身于青衣九号货柜码头,这里到处都是堆积如山的集装箱,大型港务机械,川流不息的集装箱卡车,但是由于港口自动化程度很高,工人却不多见,所以藏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刘子光他们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表面上按照劫匪的要求东奔西跑,其实刘子光一直按兵不动,临到货柜码头才果断出手,他和张佰强团伙也是泛泛之交,谈不上信任,所以还是先制服对方比较放心,他用热成像摄影机很轻易的发现了藏身于仓库中的三个悍匪,并且顺利解决了他们的武装,只剩下孤家寡人的张佰强,事情就好谈多了。

  大门紧闭的仓库里,灯光黯淡,褚向东等人一字排开坐在地上,身上的绑绳已经解开,用刘子光的话说,谈生意必须有谈生意的样子,哪能绑着合作伙伴呢。
  一张小桌子摆在刘子光和张佰强之间,桌上摆着两个酒杯,一瓶二锅头,一塑料袋炒花生,刘子光翘着二郎腿,一颗颗剥着花生壳,手枪很随意的放在桌上,就在张佰强触手可及的位置。
  胡蓉紧张兮兮的站在一旁,握着枪的手心汗津津的,这几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而可怜的梁骁就躺在地上,依然在昏迷中。
  “计划就是这样,劫了赌船,我一分钱不要,全给你们,还帮你们离开香港,怎么样,同意,还是反对?”
  “我们有反对的权力么?”张佰强冷冷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过河拆桥。”
  “那要看你们的表现了。”刘子光依旧若无其事的剥着花生,张佰强看了看桌上的手枪,又看了看站在后面的胡蓉,终于打消了拼死一搏的打算,说:“好吧,我答应。”
  “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说,作为交换,你们在海港城抢的金子要给我。”刘子光说。

  “姓刘的,那些货是我兄弟又命换来的,你凭什么说要就要。”张佰强也是个人物,和刘子光对面而坐,竟然气势不减。
  刘子光笑了:“不是我要,是给这位兄弟,用了人家,总要给点报酬不是。”说着朝地上的梁骁怒了努嘴。
  “我不能做主,要和兄弟们商量。”张佰强说。
  “请便。”
  张佰强看了看他的三位兄弟,三个悍匪都不是傻子,目前的情况对他们很不利,藏身之处已经被发现,外面到处都是丨警丨察,带着金子根本逃不出去,如果刘子光没有骗他们的话,未尝不是一个办法,而且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被刘子光打败了,而且败得心服口服。

  褚向东第一个表态:“我同意。”
  乌鸦犹豫了一下也举起手来,只有陆海问道:“我想知道,你为谁工作?”
  刘子光说:“和你们一样,为自己。”
  陆海点点头不说话了。
  “好吧,成交。”张佰强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和刘子光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明天就动手,有问题么?”刘子光问道。
  “有,我们没多少子丨弹丨了,打劫一条船,用的子丨弹丨远比打劫一辆车要多。”
  “没子丨弹丨?买啊。”
  深夜,一辆旅行车鬼鬼祟祟的驶入了九号货柜码头,停在某个区域熄了火,一头长发的司机跳下车来,点燃一支烟等待着,片刻后,一双手从后面勒住了他的脖子,长发男刚想反抗,耳畔传来低语:“是我,乌鸦。”
  长发男停止动作,乌鸦松开手问道:“来的时候有人跟踪么?”
  “没有,我绕了好几个弯,遇到两次临检,幸亏这车改装过,不然就大条了。”龅牙狼说。

  “东西在哪里?”
  “车里。”
  龅牙狼拉开车门,掀开车底板的暗格,有手电指着说:“你要的都在这里,忽然又要货,你们打算做什么?”
  “再做一单。”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全香港的丨警丨察都在找你们,还做!想死啊!”龅牙狼低低的骂道。
  “别多管闲事。”
  “好,我不管你,钱呢?”
  “做完了再给。”

  “乌鸦,别玩我了,上次的钱你还没给,这次又赊账!”龅牙狼猛地合上了暗格,怒气冲冲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