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1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么,不过据我所知,乌鸦的大哥是个很义气的人,绝不会赖别人的钱不还,你帮我带话给他,就说江北刘子光找他有事,让他打这个电话。”
  刘子光在纸上写下一个号码递给龅牙狼,起身说:“咱们走。”
  胡蓉瞪大了眼睛:“这就走?”
  “你留下我不反对。”刘子光不怀好意的看了看门口的广告,又看了看胡蓉的胸部说。
  对于刘子光的恶意针对,胡蓉已经习以为常了,她哼了一声就先下楼了,梁骁用探寻的目光看了看摆在床上的两把黑胶带纸缠着的手枪,刘子光微微摇头,拍拍龅牙狼的肩膀说:“等你电话。”然后也下楼去了。
  龅牙狼在楼上撩起窗帘,看他们进了汽车,默默记下了车号。

  坐进车里,胡蓉忽然兴奋起来,说:“我知道了,这一招叫做放长线钓大鱼,我们只要跟踪龅牙狼,就能找到那四个匪徒。”
  刘子光上下打量着胡蓉,半天不说话,胡蓉怒道:“看什么看,又不是第一次见。”
  “我在想,胸大无脑这句话很有哲理,这么弱智的计策也亏你想得出,你也不动动脑子,龅牙狼是那么傻的人么。”
  “可是,不跟踪他怎么能找到匪徒呢!”
  “我不是留电话了么。”
  “你以为你是谁,留个电话人家就巴巴的找你,刘子光,我看你还是回去洗洗睡吧,这里我来接手,梁骁,开车回去,先把龅牙狼拘捕了再说。”
  梁骁不胜其烦的拍了拍方向盘说:“你们俩别闹了,让我好好开车,ok?”
  胡蓉气哼哼的不说话了,刘子光也拿出手机低头玩了起来,沉默了半晌后,梁骁说:“这样搞不是办法,我们三人中,必须有一个头儿。”
  “我破过五桩凶杀案,在刑警学院还得过……”
  胡蓉还没说完,梁骁就举起一只手说:“我推举刘长官。”
  刘子光也懒洋洋的举起一只手说:“我同意,二比一,小胡你洗洗睡吧。”
  胡蓉恼怒的剜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又沉默了一会,梁骁问道:“那两把枪,为什么不带走?”
  刘子光说:“没必要,我们现在的身份不是丨警丨察。”

  梁骁说:“可是我们需要武器啊,我们三人就一把枪,他们可是穷凶极恶的悍匪啊。”
  “没枪就去借,你的那个朋友阿杰不是射击协会的会员么。”
  “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他的t恤上有枪会的logo了。”
  晚上,梁骁家里。
  “阿骁,如果我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我绝不会帮你,你是丨警丨察,应该明白这是犯法的事情,算了,自己小心,我先走了。”
  阿杰压低帽檐,留下一口黑色小箱子走了,梁骁叹了口气,打开了箱子,一把精致无比的手枪映入眼帘,银色枪身,镜桥、枪托、弹夹托是蓝色的,枪管上有排气孔,滑架上装着内红点快速瞄准镜,弹夹是加长的,有防震弹托,部件啮合精密,摇晃一下,没有任何声音,这是比普通手枪精确数倍的竞赛用专用手枪,售价在数千美元,加上各种昂贵的配件,价格更加惊人。
  “你这位朋友,值得一交。”刘子光赞道。
  “我和阿杰从小在启德机场边长大,一起考警校,一起当丨警丨察,不管是开心还是不开心的事情,我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他,他也一样,如果阿杰不值得交,那世上就没有朋友了。”梁骁的表情很庄重,看来心理压力很大。
  “放心,我保证不会出事,还能帮你立功。”刘子光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
  “好了,现在我们有两支枪了,还需要什么?”

  “还要再添置一些东西,别紧张,都是市面上可以买到的产品。”
  第二天,刘子光带着梁骁在街上转了一圈,买了三只配备喉麦的民用波段对讲机,又买了一台德国世博的热成像摄影机,摄影机很贵,要三万多港币,对于月光族的梁骁来说是笔很大的开支,幸亏他还有信用卡可以付账。
  买完东西之后回到家里,胡蓉已经做好了午饭,煮了一锅浆糊般的公仔面,炒了四个焦糊的鸡蛋,于是这顿饭还是在楼下茶餐厅解决,吃完上来调试对讲机,摄影机说明书,给电池充电,正忙乎着,刘子光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之后说:“有回音了,约在赤柱见面,下午六点半准时到。”
  梁骁和胡蓉对视一眼,眼中尽是惊喜,没想到刘子光这么神奇,留了个电话就能让悍匪主动联系。
  梁骁看看手表说:“赤柱在港岛最南部,现在出发还能研究一下地形,出发吧。”
  刘子光却说:“劫匪的风格虽然野蛮凶悍,但不乏谨慎周密,我敢说他们一定不在赤柱。”
  “那怎么办?”
  “楼下茶餐厅的伙计,有个身材和我差不多的,你认识么?”
  “认识,他姓王,是大陆人,拿旅游证件来的。”
  十分钟后,他们立刻从出发赶往港岛,这个时段街上的车不算很多,四十分钟后就抵达赤柱炮台,这里面临大海,树木繁茂,几乎就是荒郊野外了,三个人眼巴巴的在海边看了三个小时的海鸥,天色都渐渐黑了也没有人来。
  正在烦躁之际,一个小孩走过来说:“先生,有人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梁骁狐疑的接过信抽出来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七点钟,葵涌二号货柜码头。
  “玩我们!”梁骁愤愤的一拍方向盘道。
  胡蓉下车拉住小孩说:“小弟弟,这封信是谁给你的?”
  小孩说:“是个长的很像坏人的叔叔,他说让我把这封信给你们,你们会给我一百元钱。”
  “什么时候的事情?”
  “中午吃饭的时候。”
  胡蓉明白了,这回真的是被人涮了,但是她还是拿出一百元钱塞给小孩,上车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照做。”梁骁说。

  “可是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又是交通繁忙时期,从赤柱赶到葵涌那边,根本不可能。”
  “没关系,他们要的就是这样。”
  梁骁摇摇头,只得发动汽车尽力往九龙方向赶,此时天色已黑,路上车流汹涌,紧赶慢赶,到了葵涌二号货柜码头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
  刚把车挺稳,手机就响了,梁骁接了之后骂道:“你想玩死我们么!”
  对方的声音很平静:“乘船到对面青衣的九号货柜码头来。、”
  “哪里有船?”
  “自己找。”
  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葵涌二号货柜码头对面就是青衣岛,两个码头之间隔着大约一公里长的海面,码头上灯火通明,能看到刘子光三人在四下搜寻着船只。
  “强哥,那家伙找我们能有什么事?”坐在窗台上的褚向东问道,同时用手里的尖刀剔着指甲缝里的灰。
  “或许是抓我们,或许是帮我们。“张佰强放下手上的大倍率望远镜,一脸阴沉的说。
  “要我说,根本不用管他,藏一段时间跑路去台北,在那边再闯出一番事业来。”陆海建议道。
  “跑路?现在全香港黑白两道都在找我们,丨警丨察封锁的那么严密,连条船都找不到,怎么跑?”张佰强又举起了望远镜,看到对方已经找到了一条小汽艇,冲这边开过来了。

  “你们三个埋伏一下,注意隐蔽。”张佰强点上一支烟,开始部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