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1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骁肚里这点酒水全被打了出来,哇哇的往外吐,刘子光还不罢休,像拖死狗一般讲梁骁拖到栈桥下面,把他的头按进海水里,一次,两次,三次。

  胡蓉心惊肉跳,不时看着岸边的行人,劝道:“行了行了,再搞就要出人命了,我说刘子光,你就是这样帮人醒酒的么?”
  “这伙计喝的有点大,要下猛药。”刘子光解释道,再一次把梁骁整个人按进水里。
  噩梦中的梁骁忽然醒来,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大声喊道:“谁!谁在那里!”
  刘子光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公仔面出现了,笑眯眯的说:“梁警官你醒了?我煮了面给你吃。”

  厨房里的胡蓉气的把锅子丢进水盆,小声嘀咕道:“就知道装好人,明明是我煮的面。”
  梁骁狐疑的看着刘子光,想不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最后的记忆是自己在海边喝酒,醒来后就躺在自己家床上了,身上的衣服也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会在我家?”
  “哦,这样子,你喝醉了掉进海里,被我们救了,就把你送回家了。”
  梁骁沉默了两秒钟,忽然问道:“你们怎么会认识我家?”
  “你忘了,我们也是丨警丨察。”刘子光笑笑,拉了把椅子坐下说:“其实,我们一直在找你。”
  “找我做什么?”
  “找你帮忙破案,抓海港城劫案的那四个匪徒。”刘子光紧盯着梁骁的眼睛,注意着他的反应。
  梁骁回避了他的眼神,低声说:“对不起,帮不到你,我已经停职了。”

  “不碍事,抓到那四个悍匪,你不但能复职,搞不好还能升级呢。”
  “谢谢,你们还是走吧,我帮不上忙。”梁骁的眼神很黯然。
  “小子,和你说客气话你还当真了,现在不是你帮我,是我在帮你,那四个悍匪的资料我基本掌握了,就差一个人头地面熟的本地丨警丨察帮手了,要不是欠你一个人情,你以为我会找你?算了,还以为你是条汉子,没想到是个怂货,早知道不把你从海里救上来,让你淹死算了。”
  梁骁激动起来,从床上跳下来喊道:“好,我答应你!”
  梁骁的家是个很小的单位,总共只有一间屋,外带厨卫阳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把床掀起来折进墙里,拉开折叠桌子,卧室就变成了客厅。
  刘子光和梁骁坐在桌旁讨论着案情,胡蓉在厨房里忙碌着,切水果煮咖啡,在刑警大队她一直是办案主力,在这里却只能沦为临时佣人。
  “梁警官,喝咖啡。”胡蓉端着托盘走过来,把咖啡杯放到梁骁面前,又把另一杯重重放到刘子光面前,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再把一盘切好的菠萝放到桌上。

  “谢谢,叫好阿骁好了。”梁骁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眉头微皱,并没说什么。
  “你瞧你切的这个菠萝,跟狗啃的一样。”刘子光拈起一块尝尝,又不满的评价道:“没拿盐水浸过,一点都不甜,这点活都干不好,我能指望你干什么。”
  “爱吃不吃!”胡蓉抱着膀子望着天,一副本小姐还不伺候了的表情。
  “好了,你下去买菜吧,买只鸡来,中午做个新疆大盘鸡尝尝。”刘子光并不和她一般见识,摆摆手示意胡蓉离开。
  胡蓉气鼓鼓的刚要走,忽然看到刘子光面前摆着一张铅笔素描,上面画着四个人,面孔栩栩如生,正是褚向东团伙的四个人。
  “啊,梁警官画的么?这么像!”胡蓉拿起画像,惊喜的喊道。

  梁骁说:“我哪有那个本事,再说我也没见过他们,是刘长官画的。”
  刘子光得意洋洋:“想当年我可是江北市少年宫美术班出来的。”
  “哼,就你。”胡蓉鄙夷的撇撇嘴,把画像放下,拿起购物袋准备出门了,临到门口刘子光又交代一句:“买点干红辣椒,这些天粤菜吃多了,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
  “知道了!就知道吃。”胡蓉推门出去了。
  梁骁无奈的笑笑说:“刘长官,你们可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啊。”
  “冤家差不多,欢喜就算了,这丫头是**子弟出身,不压着她点就乍翅了,你明白吧。”
  “明白,不过我真的好羡慕你们啊,同事之间的关系这么和睦。”似乎想到了心事,梁骁低下了头。

  “梁老弟,我听说你是西九最年轻的督察,但是在重案组过的并不如意,我托一个大,作为兄长劝你一句,干丨警丨察这行,靠的就是实力说话,你能破别人破不了的案子,别人自然就敬重你,哪个长官也不敢给你小鞋穿,前面你也说了,苗长官对你提供的线索根本不当回事,那咱们就自己去把结案疑犯抓来给他看看,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西九不要你,别的区也会抢着要你的。”
  听了刘子光的蛊惑,梁骁沉默了一会,终于说:“好,我听你的,这张画像我发给军装部的同事看,他们长年在街上巡逻,肯定认识这个人。”
  说着,他的手指落在画像上那个长头发身上,那人叫乌鸦,是香港本地人,张佰强团伙的骨干分子之一。
  “这是一个方向,还有另外一个侦破方向,他们的枪械弹药从哪里获得,这帮悍匪上次在内地作案之后,损失惨重,携带枪械穿州过府相当困难,以他们的智商不会冒此风险,所以我推测,他们作案的枪械是在本港购买的。”刘子光说。
  “这个我有路子,我的好朋友阿杰是sdu的枪械专家,找他肯定有办法。”
  中午,在厨房忙碌半天的胡蓉终于端出了自己的作品,一盘焦黑烂糊的大盘鸡,她把盘子放到两个男人面前,摘掉手套得意洋洋地说:“尝尝我的手艺,正宗大盘鸡。”

  刘子光和梁骁面面相觑,互相做着“您先请”的手势,最终还是刘子光舍命夹了一块焦黑的鸡肉,一咬,里面居然还有血丝。
  “外焦里嫩,小胡,你这手艺简直绝了。”刘子光放下筷子赞道,起身去了厨房。
  “是么?”胡蓉高兴地笑了,忽然意识到不对劲,自己拈了一块鸡肉尝了,顿时吐了出来。
  “坏了,酱油放多了。”
  刘子光在厨房寻找着方便面,搭腔道:“你何止是酱油放多了,你什么都没放对,就这玩意,狗都不吃。”
  胡蓉顿时发飙:“是你让我做的大盘鸡,明知道我不会做菜还让我做,你这是故意刁难!”
  梁骁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我们去楼下茶餐厅吃饭吧,我请客。”
  两下里这才消停,三人一起出门吃饭,不死心的胡蓉还拿保鲜膜包了两块鸡肉带在身上,到了楼下,正看到一只小狗溜溜达达过来,胡蓉赶紧拿出鸡肉,献宝一般蹲下说道:“小狗小狗,这边有好吃的。”
  小狗过来闻闻胡蓉手上的黑玩意,掉头就跑,跑出几步远还回头狠狠地吠了两声。
  茶餐厅,梁骁做东,点了一桌丰盛的食物,三人饱餐一顿之后,叫了一壶茶,慢慢的等待着梁骁的那位朋友,下午四点半左右,阿杰终于出现,这是一个干练的年轻人,头发剃得很短,眼神犀利,肌肉饱满。
  “这是我朋友阿杰,这两位是内地来的同行,刘长官,胡长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