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89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子墨愣了愣再次催促,那坐柜笑得更加的和蔼:“对不起Miss,接到老板通知,他的父亲病重……”
  “本店……打烊了?”
  “您二位,明天请早。”
  曾子墨玉脸一沉,娇声说道:“老板父亲病危……跟店子打烊有关系?”
  “不是还有你在吗?”
  “我就买两件东西,不耽搁你多少时间。”
  那坐柜的听到这话,笑得越发的可亲,言语都是带着一丝颤音:“老板就是这么吩咐的,请原谅,非常抱歉。”
  曾子墨若无其事的看了看金锋一眼,点点玉首:“祝老板父亲早日安康。”

  出了门来,曾子墨有些郁闷,偏头冲着金锋问道:“怎么暴露的?”
  金锋指指自己的大包。
  “把包包给四哥。”
  包包给龙四,金锋也是信得过,这回轻装上阵,在曾子墨的要求下,金锋又换了个造型。

  走进最近的古玩店,曾子墨顿时吓了一跳。
  本来港岛街边的古玩店店铺就是非常的狭窄,要是有个三十平米的话,那就属于一等一的店铺了。
  这个店铺的面积赫然有四十平米,属于最顶尖的那种。
  但就是这么一个并不算大的店铺里却是站着整整八个店员,外加一个坐柜,一个老板。
  曾子墨一进屋倒是受到了很热情的接待,不过金锋一进来,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八个店员齐齐的拿着手机对准了金锋,坐柜跟老板则坐在电脑前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

  毫无疑问,这些人全都在对金锋进行全方位的比对。
  十秒之后,老板露出一抹深深的惧意,亲自起来冲着曾子墨彬彬有礼的说道:“对不起,尊敬的女士,我母亲急病刚刚送医,本店打烊了。”
  曾子墨足足愣了三秒,微笑说道:“这么巧?”
  “那……祝老人家早日安康。”

  说完这话调头就走。
  气呼呼的出来以后,曾子墨不动声色走到了偏僻地方买了个冰激凌,回头幽怨的叫道:“这家店又有什么问题?”
  金锋笑着指指自己的身材和脸。
  曾子墨看了看金锋的脸,噗哧笑了起来。
  自己的未婚夫那么瘦那么黑,虽然戴着大墨镜都盖不住他的犀利眼光。

  不被认出来才怪呢。
  “我就不信他们真比猴子还精了。”
  曾子墨轻轻一跺脚,拉着金锋又去了下一个古董店。
  这家古董店非常的特别,特别到曾子墨都有些惊奇。
  两个双鬓宾白的中年人当门童!

  在进入这家古董店之前,曾子墨还故意的远远的站着观望了好一阵子。
  她发现,只要有人进入这间古董店,两个中年人都会仔仔细细的打量每一个人。
  不用说,这两个人是专门用来防金锋的。
  好吧。

  这家店,不用去了。
  去了,估计老板的爷爷也得送医。
  不甘心的曾子墨继续往下走,刚要进入一家古董店的时候,金锋却是拉住了她,指了指某处地方。
  曾子墨抬头一看,禁不住檀口张成个O字型。
  只见着门口的LED屏上正现出一行字。
  “欢迎金先生莅临本店……”
  得!

  这家店铺,又没戏了。
  人家都打出这样的标语来,你好意思进去吗?
  曾子墨有些头痛,偏头冲着金锋娇切幽怨的叫道:“你有那么恐怖嘛?”
  金锋摊摊手,递了两串鱼蛋给曾子墨:“我也不想这样。”
  “那个北宋钧窑小盌,让整个港岛古玩行都觉得脸上无光。”
  “他们都是活成精的主,不会再被我打第二次脸。”

  金锋说得真的没错。
  一万多刀郎买下的北宋钧窑小盌,转手就卖了两亿本地币,天底下最暴利莫过如此。
  金锋这一手,可以说是把整个港岛古玩行的脸都打肿了。
  技不如人无话可说,打落钢牙和血吞就是。
  但是想要再来捡漏,那就对不起了。
  门都没有!
  曾子墨狠狠的咬了一口鱼蛋,站立了半响,忽然间嘟起嘴来:“带我去那家店。”
  “我要……亲自问问他,为什么不准我们捡漏?”
  “凭什么呀。”

  “没偷没抢的!”
  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不过是娇蛮和耍大小姐脾气,但从曾子墨嘴里出来,那就是真正的生气了。
  金锋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曾子墨耍小性子,脸上一直笑个不停。
  跟曾子墨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开心很愉悦。
  换了地方直接去了荷里活最大的古董市场,眼前的一幕却是让曾子墨呆了。
  一排排的古玩店古董店,全部……
  关门了!

  关门了……
  最前面的一家古董店正在拉闸,看店老板的样子非常滑稽。
  一边拉闸,一边打着电话,脑袋还不住的左右四下的张望打量,满脸的惊惶。
  一不小心卷闸门下来就把自己的脚砸到,却是浑然不顾,快速锁好了门之后,一瘸一拐的上了隔壁的茶餐厅。

  曾子墨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足足呆滞了半响,轻轻的偏头望着金锋,呐呐说道。
  “金锋先生,我强烈建议你回家。”
  说完这话,曾子墨深吸一口气,冲着远方大叫出声。
  “你们怕什么怕啊……我们不捡漏,正买还不行吗?”

  站在大街上这样叫喊,曾子墨女士的行为已经严重的出格。
  这同样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足以证明曾子墨有多么的生气和郁闷。
  曾子墨,非常的生气。
  因为,自己看不见自己未婚夫捡漏的过程,还有等待自己挚爱之人揭晓答案的那一刻。
  那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刻。
  荷里活的古玩店铺足有二十多家,都是本岛数得着的顶尖古董店,历史也是相当的悠久。

  从晚清那会开始,这里就成了神州古董古玩对外输出的毕竟通道。
  民国战乱时期,无数国宝也是通过这些古玩店出手,流向海外。
  拥挤的大街上,整个荷里活就剩下了一家古董店还开着,正是金锋上次捡漏钧窑小盌的那家店铺。
  曾子墨在失望之极的时候见到这家铺子还开着门顿时喜出望外。
  稳重的曾子墨并不急于上前,原地观察了一些时候确定安全了,这才拉着金锋的手过去。

  金锋不忍拂了曾子墨的意愿,取了墨镜,光明正大的推门而进。
  这间铺子的伙计早已被炒了鱿鱼,只剩下老板还在。
  见到金锋的时候,老板足足愣了半分钟,脸上那表情那模样精彩纷呈,叫人毕生难忘。
  金锋也不搭话就跟在曾子墨身后做起了义务讲解员。
  “这个是民国仿的斗彩天字罐。”

  “用的是雍正款。”
  “做工还可以,市场上能卖十几万。”
  曾子墨听了暗地里窃喜,这回,应该能捡个漏了吧。
  回头冲着旁边一脸怪异的老板询问了价钱,老板的报价顿时就叫曾子墨愣住了。
  “多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