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9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噢,原来如此。
  姜姝跟白翎一样都是京都女孩大大咧咧的性格,一听就过,根本不往深处想。
  躺了半个多小时,收拾妥当后姜姝将方晟一路送出院门。
  下一站是白家。
  晚宴定在东定门大街品牌店状元楼,时间是晚上六点,在此之前方晟必须到白家接白翎,双双到酒店包厢迎客。
  白翎很在意这一点。她从来不会错过和方晟在公众场所露面的机会,算是宣示主权,也是捍卫自己的地位。
  晚上六点刚过,樊伟和宋仁槿联袂而来。荣升省长之后,宋仁槿在樊家形象有所好转,虽说一年到头难得与樊红雨见几次,但该有的表面文章都做得一丝不苟。
  至于这个省长怎么得来的,宋仁槿内心亮如明镜。若非方晟关键时刻居中协调,于老爷子利用宋老爷子打悲情牌,将京都传统势力凝成一块儿,就不会有后来正省级名额。

  虽说方晟意在大局和势力平衡,但自己的确成为受益者。
  寒暄几句,燕慎居然和陈皎一起进来。
  没等方晟说话,陈皎笑道:“二十分钟前刚下飞机,听燕兄说有饭局就跑来混吃混喝,方老弟没意见吧?”
  “不请自来才是真朋友!”方晟展颜笑道。
  白翎奇道:“姜姝呢,怎么把她扔下了?”
  燕慎笑道:“在家精心打扮呢,女人出门……你懂的。”
  方晟心知肚明姜姝是担心欢爱后脸上嫣红被看出端倪,故意拖延时间,笑道:

  “不着急,不着急……”
  于铁涯打来电话说被堵在路上,引发燕慎等人感叹京都交通混乱,城市规划水平低下。
  趁着他们话题延伸到高铁站、机场一团乱麻之际,宋仁槿将方晟拉到对面专供吸烟的花厅里,悄声道:
  “其实我一直想专题邀请方老弟喝酒,表示诚挚谢意,红雨却说没必要,过于刻意反而不好。不料今晚……我真是太被动了。”
  方晟笑道:“今晚就是大伙儿聚聚,并无特殊主题。宋省长有时间到双江转转,私底下小斟几杯。”

  “双江,我无颜前往,”说到这儿宋仁槿脸色怔忡有余,突然叹道,“红雨跟着我真是太委屈了,若有可能,我宁愿她更开心更快乐些。”
  这话几个意思?他在暗示什么?
  方晟心里怦怦乱跳,牛头不对马嘴应道:“红雨工作能力很强,红河在她执掌下顺利走出低谷,受到银山市委一致好评。”
  宋仁槿仿佛没听见,神情恍惚续道:“臻臻上小学了,说来惭愧,这些年我泡在晋西没尽到父亲职责,对不起他们母子啊。我们这代人最缺乏的就是亲情,没想到下一代也……我愧疚得很,真的。”
  见他扯到臻臻,方晟更是慌乱,胡乱道:“是啊是啊,我也难得回京都陪孩子……”
  正不知如何把话题接下去,白翎在门口探头叫道:“人齐了,开饭?”

  “好好好,开饭!”方晟如释重负。
  这个饭局人少而精,除了燕慎都是体制中人,深黯饭局真谛:热情而不过分,斗嘴则不红脸,闹酒而不醉酒。
  由于姜姝的病情,大家心有默契不跟她过多纠缠,白翎便成了被围攻的重点。燕慎、陈皎、于铁涯含沙射影提起娃娃亲那段秘辛,樊伟和白翎被敬了一轮又一轮。
  方晟非但没有不悦,还附和着跟在后面喝了几杯。
  从昨晚与樊红雨连战两场,到下午与姜姝的“安慰赛”,体力已经透支,因此今晚白翎必须喝醉。

  酒过三巡,白翎已明显不行了,两眼发直,悄悄溜到洗手间大吐特吐,姜姝连忙跟过去照料。
  节奏放缓之后,大家边喝边聊。于铁涯向陈皎打听朝明那边的情况,燕慎和樊伟低声谈论近期高校发生的间谍案,陈皎则端着酒壶和方晟站到角落。
  “朝明那边多亏爱省长提携有加,不多说,先干为敬!”
  陈皎咕嘟喝掉半壶,剩下一半方晟死死压住,低声道:
  “爱妮娅与陈兄有着相似经历,出手相助不单是兄弟的面子,也有契气同枝意味。万事开头难,熬过最困难阶段就好。”

  “唉,只怕有人揪住没有基层经验的弱点不放啊。”陈皎摇头叹息道。
  话一出口,方晟就知姜姝只说了问题的一个方面,迫使陈常委采取远放边疆措施的,实则是广大基层干部的呼声,以及注重基层锻炼的各个派系。
  沿海派想投机取巧略过风险最高的环节是犯了众怒,与新方案一样遭到由下而上的反对。
  以空间换时间,用艰苦卓绝的边疆经历替代基层工作,是陈常委绞尽脑汁后的缓和举措。
  “我听说了定向交流一事,陈兄怎么想?”方晟关切地问。
  陈皎与方晟碰了下杯,仰头干掉,苦涩地笑笑道:“穷山恶水出刁民,不会再有第二个爱妮娅。”
  “唔,明白陈兄的意思,在风险和机遇之间,你选择稳妥。”
  陈兄声音更低:“细想当初远赴边疆的那批干部,有几人如愿以偿?不可测因素太多,与沿海太平盛世相比,还有边界冲突、民族宗教纠纷、军队擦枪走火、贩毒走私等因素,任意一个麻烦都有可能让你引咎辞职……”
  “这样说来,詹印在东关的日子并不好过。”

  “秦川还不算严格意义上的边疆,即便如此刚才说的那些因素一样不少。客观公正地说,这些年来詹印确实处理了很多相当棘手的事件,个人能力、行事魄力不在你和吴郁明之下。”
  方晟心中惕然:“对于詹印,我了解得太少了。”
  之后樊伟和燕慎分别发动大围剿,白翎穷于应付伏在沙发酣然入睡,方晟等人也个个醺醺然,宾主尽兴而归。
  告别前,陈皎紧握方晟的手道:“若最后顶不住,老弟可要助我一臂之力啊。”
  方晟随口应允。

  事后越想越奇怪:这批沿海派子弟要真的被打发到边疆镀金,恐怕是大势所趋,自己能帮什么忙?
  回到白家大院,唤来警卫员一直把白翎扶上床,然后泡了杯浓茶,坐在沙发上将姜姝、陈皎说的话细细梳理之后,愈发觉得此事非同小可!
  自建国以来,国家对边疆建设和管理上升到战略层面,严厉打击分裂主义势力,清理宗教极端组织,努力实现边境稳定和平和各民族团结友爱。
  在人员配备方面,每年从内地特别是沿海发达省份抽调精英骨干援边,提高和带动行政管理干部素质,增强汉族与少数民族融合。
  在行政级别方面,三大边疆省份一把手都是正治局委员,副省级地级市比例也高于内地,而且针对援边干部出台很多优惠政策,鼓励优秀人材自愿前往。

  詹印之所以能在京都传统势力新生代子弟中取得领先位置,就在于空降伊始,他不顾家族竭力反对毅然选择秦川省,即古代荒蛮不毛之地,据称最靠边境的小镇爱滋病率高达25%!
  宋家在西南地区势力强盛,当初没少给詹印下绊子,难得的是詹印一步步挺过来,在成功处理几起民族纠纷和越境事件后,引起高层关注,仕途稳步推进最终执掌东关市。
  日期:2018-12-06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