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99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早来的比较早,穿了件蔷薇色的短款礼服来参加订婚宴,为避免抢新娘的风头,她只化了淡妆,也没有戴珠宝首饰,找了个远远的不起眼的角落安安静静的坐下。
  订婚仪式很热闹,早早看过去,觉得新娘子很漂亮。付家的女儿付海怡,她和她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听人说好像一直在Y国她外祖母那边养大的,是最近才回的帝都。

  仪式结束之后,新郎和新娘便下来给大家敬酒。梅彦鹏傻乎乎的,被人灌了不少酒,也不知道推拒。
  早早看没什么意思了,站起来准备去趟洗手间就回去了。
  她刚从洗手间出来,便看到梅彦鹏趴在水池边一阵狂吐。
  早早忙走过,抬起手轻拍着梅彦鹏的背,“哎呀,你没事吧?你也太实在了,人家敬酒你就都喝啊!你怎么这么实在……”
  “不、不要紧……”梅彦鹏吐的七荤八素,洗了把脸,一抬头看到了早早,涨红了脸,眼神却不对劲了,直勾勾的盯着早早,突然委屈的哭了起来。

  “呜呜……”
  梅彦鹏突然捧着脸掉眼泪,吓了早早一大跳。
  “喂!你干什么啊?”早早茫然不知所以,“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啊?高兴傻了?”
  “早早!”梅彦鹏一把拉住早早,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早早,我其实到现在还没有对你死心……我不想跟她订婚,我并不喜欢她,是我父母喜欢她而已!”
  “啊?”早早惊愕,奋力挣脱着,急的直跺脚,“你胡说八道什么啊?你喝多了吧?快放开我啊!”
  梅彦鹏不但没有松开她,反而更加用力了,死拽着早早哭喊的越发厉害,早早手腕都被他抓疼了。挣扎间,梅彦鹏一个没站稳,朝着早早扑了过去,早早怕他摔倒,及时伸手将他扶住。
  这么一来,看上去就好像他们缠绵的拥抱在一起。
  “梅彦鹏,你快松……”早早想要推开他,奈何他太重了,一时推不开。
  她话没说完,从男洗手间走出来个人,面色铁青、眸光含着不屑,正是梁隽邦!他也来参加订婚宴了,只不过刚才一直没注意到早早也在。
  没想到,他故意疏远早早,结果今天却看见她和付海怡的未婚夫抱在一起!
  “哼!”

  梁隽邦冷哼一声,一肚子恼火,顿觉绿云罩顶,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他真是看错人了,怎么会觉得早早单纯?她分明就是个十足的富家小姐,和这些富家子弟牵扯不清!
  早早看到突然出现的梁隽邦也呆住了,惊愕的摇着头,“隽邦,我……”
  梁隽邦压根当做没听见,斜睨了她一眼,转身往外走。
  “嗯哼……”早早有苦说不出,醉醺醺的梅彦鹏还趴在她身上,推也推不开,真是重死了!“梅彦鹏,你快醒醒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

  站在门口的梁隽邦听到这话,气闷的一闭眼,蓦地转过身走向两人。
  长臂一抬,梁隽邦轻松的拎起梅彦鹏将其扔到了地上。梅彦鹏软趴趴的往地上一滑,后脑勺磕在了墙壁上,‘咚’的一声响。早早担心他撞坏了脑子,急的上前要拉起他。
  “你给我站住!”
  梁隽邦爆喝一声,狠狠剜了早早一眼,猛的扼住她的手腕,拖着她就往外走。
  “啊……”

  梁隽邦正在气头上,手劲不免大了点,早早疼的直呼,“隽邦,你轻点!弄疼我了!隽邦……”
  听到她喊疼,梁隽邦突然停下了脚步,将她拉进角落里,逼在墙壁上,“疼?原来你的感觉还算正常!那其他的感觉呢?比如礼义廉耻!”
  “你说什么?我不懂你什么意思!”早早茫然的摇了摇头,“我做什么了?”
  “嘁!”梁隽邦勾唇,唇边一抹清冽的笑,“做什么了?你们这种富家小姐,连最起码的不要介入别人婚姻也不懂吗?他是付海怡的未婚夫!你这么喜欢勾引男人?世上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大小姐,我也是男人,你试试看我,我也不错!”

  那一刻,梁隽邦的理智似乎被烧着了,愤怒让他不管不顾的乱说了一通。
  “你……”早早哪里听过这样侮辱人的话?当即瘪着嘴,眨了眨眼睛,眼泪就掉了下来。“你欺负我!”
  看到早早哭了,梁隽邦似乎才清醒了点,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失控了?竟然对早早说出这么过分的话来?早早委屈成这样,一定很难过。
  “早早,我……”
  梁隽邦懊恼不已,抬起手想要帮早早擦眼泪。
  可是,早早是真的很伤心,她喜欢的小哥哥不喜欢她,她已经很难过了,结果小哥哥还这样说她!她在他眼里,就是那种不懂事的千金小姐吗?

  “你坏!”
  早早猛的抬起手推开梁隽邦,“你坏死了!你欺负我!我不想理你了!”
  说着拔腿就往外跑,把梁隽邦留在当场。
  “早早!”
  梁隽邦立即追出去,却不料早早招手叫来了保镖,“你们给我拦住他,我不想看见他!”
  “是,小姐。”
  保镖往梁隽邦身前一站,双双伸出手来拦住了她,“对不起,这位先生,听见我们小姐的话了吧?劝你还是不要靠近了……否则,我们不会客气!”
  梁隽邦焦躁不已,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早早越跑越远,最后消失在眼前。
  他急的没有办法,掏出手机来给早早打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就被切断了。早早生他的气,不想听他的电话!这可怎么办?梁隽邦急的不行,他是怎么了?
  这么多年来骆叔对他的训练,只一个梅彦鹏就给他搅乱了?
  又是好几天,梁隽邦和早早都没有联系。
  不是梁隽邦端着架子,这次不肯见面的是早早,那件事情,她是真的生气了。
  这天下午,早早从学校出来,刚好接到小弟的电话。小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但因为是男孩的缘故,倒是比早早显得还要成熟。他虽然才十几岁的年纪,可是却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钢琴家了。
  因为上面有两位兄长,他没有继承家族事业的压力,可以尽情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是世界各地的演奏,顺便吸取各种创作灵感。

  小弟和早早的感情最好,需要什么东西、有什么事情,都是先联系早早这个姐姐。
  这不,这次是打电话回来让早早给他买点东西寄过去,韩家的孩子,自幼好生活过惯了,自然在各方面都比较挑剔。
  “好,知道了,姐姐知道你的习惯,放心好了……买好了就寄给你的经纪人。”早早挂了电话,匆匆赶往盛家开的商场。
  她可精明的很,盛叔叔家的东西,她去买每次都打折,如果遇见盛叔叔,还能免单呢!韩家是有钱,可没有必要当冤大头哈!
  早早在商场买了小弟需要的东西,经过一家柜台时,被里面一条领带吸引住了。
  她停下脚步,不由想像着,如果梁隽邦戴上这领带会是什么样?他那么英俊,戴上一定很好看。
  “小姐,有什么需要吗?”售货员上来热情的招呼她。
  早早一晃神,指指那条领带,“这个……麻烦帮我包起来。”
  “好的,您稍等。”售货员微笑着取出领带,殷勤的问着她,“是送男朋友的吗?这样,我们这里可以帮打包的,您需要吗?我们会包的很漂亮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