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84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一大早,龙墨还在替他办出院手续的时候,龙远山就已经坐上了回市机关的车。
  会议室当中,龙远山的精神状态不错,省驻市工作组有三名要员参加会议,其余全是市里主要工作的领导。
  贺建伟坐在龙远山的正对面,背挺得直直的,双手放在坐面上,一脸恭敬地看着龙远山,那感觉就像随时都愿意替龙远山去死一样。
  “教科所所长肖剑是怎么回事啊?”
  贺建伟听到龙远山这么一问,马上说道:“市长,肖剑被免职了,应该是前所长。”
  龙远山眉头一皱,瞪着贺建伟冷声道:“那我是不是该称呼你为前教育局局长啊?”
  贺建伟全身一颤,求救般地看着陈豫,还有几名省里的工作组人员。
  陈豫动了动嘴皮子,刚开口道:“龙市长……”
  “陈部长,正好,你来跟贺建伟说说规矩,一个由市直管的教科所正处级所长的任免程序应该是怎样的。”
  陈豫被龙远山这话顶得一颤,在他的印象当中,还从来没见过龙远山这么大的火气。
  还没等陈豫开口,龙远山沉声叫道:“一个正处级的干部,任得有公示,免得有手续,会议上讨论了吗,通过了吗?谁通过的?谁记录的?”
  贺建伟脸一红,嘴皮子干涩地说道:“这个,市长……你身体不好,不是在住院吗?事急从全嘛,我们得让上面看到我们的态度啊。”
  “态度?”龙远山重重一哼道:“我只是在住院,不是被人推进了火葬厂,贺建伟,你啊,真不适合搞教育,我觉得你跟你老婆商量一下,把你调到内部纪律监察处去当主官吧,正好一家人,一体系,做事风格一致,这办起事来不是更方便吗?”
  龙远山的话就一记又一记大巴掌抽得贺建伟开始想叫救命了。

  一旁的陈豫也有些听不下去,皱着眉头道:“龙市长,这是在开会,不是在拉家常,更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话怎么能这么幼稚?”
  “幼稚?”龙远山微微一笑道:“你们也知道幼稚?你们让堂堂一个教科所的所长就这么被带走了,这不幼稚。”
  这时,所有人才知道,没了卢世海,龙远山这头一直在装睡的虎终于伸懒腰了。
  龙远山没病!
  这是所有人听到龙远山底气十足一句话之后的共同看法,他们也知道贺建伟今天可能会被龙远山用来祭旗。

  从开会到现在,龙远山的话字句都是要害,工作组不吭声,陈豫更是被怼了一脸,连个屁都不敢放。
  就在这时,龙远山也懒得废话,指着贺建伟,叫道:“回去告诉你老婆,不管肖剑有什么过错,明天早上我要看到他在他该在的岗位上,要不然的话,我直接到省厅去要人,荒唐!”
  “市长,话不能这么说啊,肖剑犯没犯事,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市长说了算的啊,省厅里调查还有个时间和结果,你也知道教育系统是下一个风口,所有的整改措施会陆续下来,如果肖剑是清白的,那么他就应该经得起审查,市长这么担心,不会是有什么……”
  话到这儿的时候,贺建伟也不敢再说下去了,毕竟这是正式的场合,他不敢太放肆。
  然后龙远山听到他这话的时候,只是微微一笑,转而一叹,声色转和地问道:“老贺啊,你儿子今年该高考了吧?”

  贺建伟一听这话,全身大震,马上道:“是是是,没几天了,这孩子高考啊,就像家长闯关一样,所以我就在想过几天请个假,在家里好好守两天!”
  龙远山点点头道:“行,你直接去就行了,好了,今天的会就到这儿吧!”
  完了?
  这不是才刚把火点着吗?就这么结束了?
  一群人摸不着头脑地从会议室当中散了去,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有贺建伟跟见了鬼似的往家人里走,还不停地给自己的老婆打电话。
  接通后也不管他老婆在不在忙,张口大叫,“回家回家,别特么废话,有什么话回家说。”
  龙远山在办公室里等来了刘国川,进门第一句话就是,“他们说今天的会开得有点没头没尾啊!”
  “说得太明白就没意思了。”
  刘国川嘿嘿一笑道:“贺建伟自己明白是什么意思就行了,连滚带爬地往家里跑了。”
  “那是,他也不想想他儿子是怎么进的一中,在我面前装清白,在省厅里演了一出戏,还真的就无法自拔了,我这是替他好好清醒一下,时时提醒他屁股上的屎还没擦干净!”龙远山转而问道:“查到了吗,是谁动的手。”
  “查到了,省内纪厅长白恩培!”刘国川叹了一声,苦笑道:“他是觉得自己的年纪不算大,儿子大学毕业,想扔进机关事业单位锻炼一下,结果就找到肖剑,你说巧不巧?”
  “是挺巧的,这么多机关单位不去,非去教科所,而且是洪隆的教科所,怎么教科所的饭好吃吗?”
  刘国川说道:“贺建伟的老婆李小溪刚升了职,这可是白恩培一手提拔的啊,这当中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的确没什么好说的,为老板分忧是下属该做的事情,如果能顺便把对头给除掉,那就更完美了。
  龙远山心中一想,这一招毒啊。肖剑识时务,如果把白恩培的儿子弄进去了,龙远山这个保荐肖剑当所长的市长就该倒霉了你。如果不识时务,顺势拿掉他头上的帽子,就算所有的罪名不坐实,这辈子也就废了。
  只不过他们算错了一步,那就是卢世海倒了。

  试想一下,如果卢世海还在的话,肖剑是肯定救不了的,因为不能硬碰。
  现在这样的局势,还敢把一早定下的杀招用出来不就聪明,而是蠢得一比。
  贺建伟的脑子肯定没有卢世海那么灵活,而且是典型看不懂局势的人。
  在家里毛躁地等着自己的老婆回来的时候,慌慌张张地把上午开会的内容说了出来。
  这一下子,李小溪的脸都绿了,怎么总有一种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
  “老婆,这可怎么办啊,如果不把肖剑给弄出来,他们只要一查那个混账小子的成绩,就麻烦了。”
  李小溪一摆手,叫道:“慌什么慌,要查早就查了,还用等现在。”

  “你说说那混蛋小子,平常如果好好学习,老子还用为他操那么多的心?”
  李小溪的心已经够烦了,每每想到儿子更是心神不灵,瞪着贺建伟骂道:“滚一边去,帮不上忙别添乱!”
  被吼了一嗓子,贺建伟只得老老实实地闭嘴了,看着李小溪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如果不把肖剑弄出来的话,龙远山可能直的会做一些意料之外的事。如果就这么把肖剑给放出来的话,白厅长那边怎么交待呢?
  本来以为稳操胜券的李小溪顿时有种进退两难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