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84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剑的脸一抽抽,看了看喝茶养神的贺建伟,又把目光转向李小溪,沉声道:“嫂子就明说我不合群不就完事了吗,铺垫什么的,完全没必要的。”
  “你看你看,怎么就先急上了!”李小溪娇笑一声道:“我啊,时常跟老贺在家里就说到你的事,两人一合计,你啊,不是不合群,而是有自己的坚持,看待事物也有独特的眼光。这一点上,我和老贺啊,对你也是异常的欣赏。所以啊,我们手里有一件事,还真就得托你办一下。”
  来了!肖剑心叫了一声!不过转而又想,贺建伟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有什么事是他们办不了还得托他来办的呢?
  琢磨了半天也没个头绪,于是肖剑点点头道:“嫂子请讲!”

  听到这话时,李小溪白了贺建伟一眼,暗道,装什么死啊,不说这个肖剑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吗,怎么今天一见完全跟你们说的不是一类人啊?
  看到李小溪的眼神进,贺建伟回了她一个眼神就像在说,别高兴得太早,当心身子。
  李小溪瞪了瞪贺建伟,一转脸,立时灿烂地说道:“大兄弟,有你这句话我的心里可就踏实了。是这样,我总结了一下,人的三观总是不太一致,说不上谁对谁错,跟同级跟上级相处不好,这些都是小事。所以,我想啊,看看你是不是能带个学生。”
  “带学生?”肖剑的眉头一皱,不太明白李小溪的意思。
  “我也就跟你直说了吧,我领导家的孩子今年大学毕业,学的是教育学,专业也对口,这不是今年洪隆市教育系统里就只有教科所分到了两个名额,所以我们就想让这孩子提前跟着你,多学习学习,熟悉一下教科所的工作也是好的啊!”
  “不行!”

  噗……
  对肖剑这干脆的回答,贺建伟差点笑出猪叫声来,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无法直视一脸懵比的老婆。
  李小溪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回过神来(黑人脸)问道:“什么?我没听清!”
  没听清没关系,肖剑这人说话从来不拖泥带水,于是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说,不行,也不可能。贺局是我们系统洪隆市的最大领导,嫂子,难道你不知道为什么吗?编制内人员有严格的招聘程序,首先得考试,考到前五才有面试资格。不考也可以,教科所今年两个名额是名确规定海外引进型人才准入,什么叫引进型人才?名牌大学硕士研究生起。这都是名文规定的,我怎么能破这个例呢?”

  李小溪的脸抽了一下,笑容慢慢消失了,声音也变得有些低沉,肃然道:“规矩即是人定的,当然也得有个破例的时候,肖剑啊,别这么死板,这孩子成绩很优异,交给你来带,也是结个缘,对你以后的前程也是个帮助,你看,这也就是咱们私下了朋友三四之间的话,就没必要弄得这么认真了。”
  肖剑一摆手,坚决摇头道:“不可能,永远不可能!”
  这特么的,好尴尬啊!
  李小溪沉默了。
  在她看来,肖剑早就不是什么不识实务,最贴切的一个词,应该叫丧心病狂。
  不过好在李小溪和贺建伟出现在这里,打从心底就没有提点肖剑的意思。
  这一步应该叫做让肖剑进退两难。
  具体的操作嘛,还在后面。
  李小溪的脸色有些难看,目光在肖剑那张石头脸上看了好长时间,这才说道:“肖所长可能不太清楚,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呢,就职于省内纪厅,我的老板是白恩培。这次想到你们单位来的那位,正是白厅长的公子,白华!”
  一听这话,肖剑哗地站了起来,怒视着贺建伟,再瞪着李小溪,叫道:“贺局,嫂子,我这人没情商,不过你们夫妻二人,一人就职于教育局,一位就职内纪厅,难道不懂什么是纪律吗?一个监管内部纪律的干部,居然带头违反纪律,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还公子?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公子少爷小姐,你们当现在是封建主义的旧社会吗?如果这是你们自己的主义,那这是给白厅长抹黑,须臾奉承,风气极其不端,如果这是白厅长的意思,内纪厅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可真是让我长见识了。”

  房间里的空气凝固了,气压压得人有些透不过气,按理说,贺建伟和李小溪应该生气才对,然而在肖剑的脸上却有着更为明显的愤怒。
  肖剑是真的动怒了,他可以忍受打压,也可以忍受排挤,他无法接受的是这些人的堂而皇之和无耻不自知的态度。
  气氛失了控,话题不知如何继续,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结束。
  “来咯!”
  听声闻香,一大盆面上漂着黄黄的鸡油的鸡汤被端了上来,放在了桌子的正当中,厨房里的老太太端着托盘,上面放了好几个碗,里面盛了几片看不出品种的菌子,然后摆在了众人的面前。
  李小溪冷冷一笑,连看也不看肖剑一眼了,淡淡地说道:“我想肖所长应该是没什么胃口了吧!”
  听到这话的时候,肖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连最后的场面话都懒得再说一句,扭头就出了门。

  走出这农家小院,四周一片潦黑,偶有几点灯火,这也无法成为指路的明灯。
  天上下着雨,路不算湿滑,但是不见反光,只能轻一脚重一脚地沿着来时的路往回去。
  看了看表,现在八点多,希望在十二点之前到家吧。
  肖剑的身影被黑暗吞没时,就像永远也走不出来一般。
  此时的屋子里,从侧屋里走出来一个脸色铁青的中年男人,坐在上座时,李小溪赶紧拿起碗来,用大勺子把盆面上的鸡油给荡开,舀上一勺鲜香的鸡汤将碗里的几片菌子给泡了起来,飘飘荡荡的看起来即养眼又让人有食欲。
  “老板,当心烫!”

  中年男人点点头,突然眉头一皱,说道:“这位肖所长想必觉悟是很高的啊,小溪啊,今晚我回省里,明天就有工作组的同事来配合你,听人说教科所的风气不太正,从明天开始查吧,就从……就从肖剑这位所长开始查吧,我也想看看肖所长这上梁它正不正!”
  李小溪的嘴角一翘,一边往中年男人的碗时夹着鸡肉一边说道:“我们内律厅啊就是面照妖镜,是不是妖魔鬼怪照一照总会显形的(查一查总能查出来问题!)”
  白恩培的心眼很小,小到容不下人别人说他半点不是,他身上有没有问题轮不到别人来评断,但是谁要是敢不顺他的意思,他有一大堆的法子把人弄得怀疑人生。
  工作太忙,一直没顾得上锻炼身体,走了几个小时再睡一觉起床时,感觉一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这一天对肖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他照常吃早饭,照常上班,照常看着大清早部门主管送来的材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