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89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焦娇红着眼眶,哽咽道,“我要和隽邦结婚,可是,家里人不同意……”
  “啊?”韩希瑶太过惊讶,惊呼出声。焦娇竟然要和梁隽邦结婚?他们恋爱才多长时间,就决定要结婚了?心上说不出来的失落,可是,在朋友面前却不好表露出来。
  “那……那你家里,为什么不同意啊?”在韩希瑶看来,梁隽邦很好啊!
  焦娇冷笑,“还不是觉得他条件不好?”
  “啊?他还不好啊?那要多好才行?”韩希瑶错愕,不能理解。
  “他们梁家,和普通人家比起来是还不错,可是……到底是没落了啊!”焦娇吸吸鼻子,解释道,“我父母一心想找个比我们家强的,隽邦那样的,他们还不放在眼里。”

  “……”韩希瑶太过惊讶,她虽然出身豪门,但是,对于门第她却向来没有什么概念。“这,是不是太不合理了?”
  “希瑶!”焦娇突然握住韩希瑶的手,“我出不去,手机、网络也被我爸妈给切断了,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能帮你什么啊?”韩希瑶有些为难,“那你说说看,要是能做到,我一定帮。”
  焦娇感激的点点头,“能做到的,你一定能做到的……你帮我去看看隽邦,那天他从我家离开,被我家人打了,也不知道他伤的重不重。你帮我去看看他,告诉他,我永远等他!”
  听到梁隽邦被打了,韩希瑶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好,我去。”

  从焦娇家离开,韩希瑶按照焦娇给的地址去了‘金鼎’别墅区。她还有些疑惑,怎么不是上次那个公寓?梁隽邦到底有多少住所?也对,上次那个公寓,大概是和男朋友的爱巢,当然不能带焦娇去。
  想到梁隽邦这些乱七八糟的情事,韩希瑶心情更加低落了。
  她在药店买了些外用药和消炎药,由保镖送到了‘金鼎’。在门口摁了很长时间的门铃,韩希瑶都要放弃了,才有人来应门。
  “谁?”
  “我……我是韩希瑶。”
  韩希瑶紧张的捏着塑胶袋,手心都出了汗。隔了有一会儿,院门‘咔哒’一声开了,韩希瑶推开门走了进去。玄关处,梁隽邦靠在门口,脸色有些苍白,嘴上干燥的起了皮屑,头发也凌乱的铺散开,遮住了眉眼。
  “你来干什么?”
  梁隽邦垂眸看着她,语气冷冷的。
  “我……”韩希瑶举举手里的袋子,“我来看看你。”
  梁隽邦淡淡扫她一眼,勾唇轻笑,“怎么知道我病了?”
  韩希瑶一听,更紧张了,“真的病了?焦娇说,你被她家里人打了……伤的很重吗?我也不知道你伤成什么样了,随便买了点药,希望有用。”
  买了点药?梁隽邦看她手里的两只大袋子,这何止是一点药?

  韩希瑶走进来,把药放在茶几上,一样一样拿出来,嘴里嘀咕着,“这有外用的,还有内服的,还有啊,我连注射针都买了……别看我这样,我学过简单的护理,我会打针……”
  梁隽邦不声不响的走过来,站在她面前,抬起手伸向腰间,将睡袍的带子一扯,睡袍便从他身上滑落了。
  “我先看看你的伤……”韩希瑶一抬头,便看到梁隽邦光着身子站在她面前,她愣了两秒,突然大叫起来,“啊……”迅疾转过身捂住眼睛,“你干什么啊!”
  “脱衣服。”梁隽邦很诚实的说出这三个字。
  “脱衣服干什么啊?”韩希瑶羞红了脸,小哥哥怎么和小时候一点也不一样了?为什么当着女朋友的闺蜜脱衣服啊?

  “嘁!”梁隽邦无力的笑笑,“我不脱衣服,你要怎么给我处理伤?我浑身都被打了,背上有,肩上也有,胸口也有。隔着衣服,你也能上药?”
  韩希瑶怔住,原来是这个意思?顿时觉得好没脸,这是多大的误会?
  “你要一直背对着我站着吗?不过来?”梁隽邦往沙发上一坐,伸手拿起她买来的药看着,“让我自己来?”
  “啊?不,我来。”韩希瑶低着头,慢吞吞的转过身,告诫自己,没什么的,她只是来帮朋友的忙,并不是对朋友的男朋友有什么想法和企图。
  好容易平静下来,韩希瑶拿起外用药,对着梁隽邦的伤口一一擦拭消毒。
  看着这些伤口,韩希瑶秀眉越蹙越紧,“真是,怎么下这么重的手?这是要把人打死吗?凭什么,就算不同意你们结婚,也没有权利把你打成这样啊!”
  说着说着,语气有些发硬。
  她这种口吻,是担心他?还是心疼他?
  梁隽邦低头看着她,她嘟着嘴的样子,和小时候还有几分相似。如果有的选,他希望她一辈子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只可惜,他没有的选择。
  “嘶!”

  药棉沾在伤口上,梁隽邦皱眉闷哼。
  “啊?”韩希瑶手上一抖,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他,“弄疼了?我轻点。”
  梁隽邦眸光深邃,像是带着一股莫名的吸引力,唇边一抹温和的笑意,“没事,不疼。”
  虽然他说了不疼,可是韩希瑶还是格外小心了,她这些下意识的举动落在梁隽邦眼里,惹得他心上一阵暖意。看来,早早的家教很好。虽然韩承毅宠爱女儿是出了名,可是早早并没有被宠坏。
  “咦?”

  韩希瑶在给他上药的同时发现,他的身上,除了这些新伤之外,还有不少的旧伤,已经很淡了,看上去年代很久远。
  “怎么了?”梁隽邦眸光一闪,知道她都看到了。
  “你这……伤?”韩希瑶情不自禁的附上他的旧伤,疑惑的看着他,“这些是怎么回事?”
  “噢,这些啊……”梁隽邦不在意的笑笑,“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我家里人教育我特别严格,犯了一点小错都会体罚,这些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犯了大错,被管家扔到地上,狠狠打了一顿,关进储藏室饿了我好几顿,放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昏过去了。”
  “啊!”
  韩希瑶讶然,梁隽邦的话,勾起了她淡薄的记忆。她的梦里,经常有梁隽邦被打,还有他们关在一起的场景。是那一次!就是那一次!他把她背了出来,可是结果他自己却被惩罚了。

  “怎么了?”梁隽邦抬手拍拍她的脑袋,“吓着你了?这种事情,你没见过、也没听过吧?你这样的大小姐,自然是不会理解的,你父母一定很疼爱你。”
  韩希瑶瘪着嘴,满心的难过。是她,都是她害的小哥哥受惩罚的。
  伤口处理完,梁隽邦把睡袍重新穿好,“你可以回去了,谢谢你……这些药放在这里,我自己会吃。对了,多少钱?我上去拿给你……”
  “不,不用了!”韩希瑶一把拉住起身要上楼的梁隽邦,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都怔住了。
  十指相处的感觉,那样微妙,仿似直通心脏。
  韩希瑶面上一热,匆忙松开,羞赧的低下头。

  梁隽邦无声的扯扯嘴角,“那就不用了,我忘了,你是韩家大小姐,不缺这两个钱,你平时遇见乞丐是不是给的也有这么多?”
  “我不是这个意思。”韩希瑶急忙抬头否认,“我没有把你当乞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