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55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所长有些愠怒了,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把人给我放了!”
  “你tm又是谁?怎么给领导说话的,还给你放了,红旗厂的厂长什么级别,你什么级别?懂规矩么!”卓力杀气腾腾的挤了过来,恶声恶气的骂道。
  卓力这话要搁二十多年前,那还真是事实,红旗钢铁厂可是省属企业,利税大户,三个厂区,两座矿山,一万多工人,厂长书记出门都坐红旗轿车,市里开会从来不落下,那是货真价实的司局级干部,和市长市委书记都平起平坐的,别说你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了,就是市公丨安丨局的局长,一个电话都得屁颠屁颠的赶过来,像三孙子一样挨训。

  那年月,红旗钢铁厂和晨光机械厂一样,有着庞大的机构,食堂学校幼儿园电影院一应俱全,生活区就像一座小城市,由于人员太多,厂区里设置了专门驻厂的派出所,有好几十号公丨安丨人员直接为红旗厂服务,那时候厂里财大气粗,给派出所配备了长江750挎斗摩托,北京吉普212,机动巡逻,威风凛凛,极大地震慑了厂区周边的不法分子,厂生活区基本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地步。
  那时候厂里工人也牛逼,别人都拿二三十块钱工资的时候,他们就拿三百块了,家里吃饭三天两头不断肉,鸡蛋更是吃都吃腻了,厂里负责采买的食堂师傅一进菜场,那个欢迎程度跟迎接西哈努克亲王访华都差不多了,为啥,因为人家财大气粗不讲价,买猪肉从来不论斤割,只论扇买。
  那时候,钢铁厂的工人阶级老大哥们傲气冲天,买东西只去百货大楼,家里必备三转一响,联姻的话,也只瞧得上身为军工企业的晨光机械厂,而根本看不起厂区周边的农民。
  时至今日,情形完全反了过来,红旗钢铁厂沦为省里有名的烂摊子,谁也不想接手的烫山芋,不能贡献赋税不说,还有一帮嗷嗷待哺的下岗工人需要养活,市领导对这种拉下本地gdp指标的频临破产企业是深恶痛疾,眼不见为净,就连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一年里也来不了红旗厂两趟。
  这样的烂摊子企业的当家人,谁会给好脸色,别说当地派出所了,就连村民都敢不甩你,落地的凤凰不如鸡,骄傲的红旗厂职工终于尝到了被社会抛弃的感觉。
  好在市场经济的ng潮并没有完全把厂子冲垮,而是留给了他们重头再来的机会,当优良资产尽数被剥离之后,贪婪的目光终于离开了红旗厂,捞不到油水的领导们也陆续调走,真正爱厂的干部走上了领导岗位,带领大家拼搏奋斗,靠收购废铁来炼钢,就在这隐约看见黎明曙光的时候,有人来捣乱,厂里的工人们哪能不愤懑。

  卓力一句话把张所长的鼻子都气歪了,他手指几乎点到卓力的脑门上:“你哪个单位的?你领导呢?”
  卓力傲然道:“我是晨光机械厂保卫科的,我叫卓力,咋的,你还想抓我不成?”
  “你!”张所瞪起了眼睛,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家几十口子全副武装的民兵都拉出来了,你几个协警还想以卵击石不成。
  “行,你等着。”张所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却被刘子光喊住:“站住!”
  张所猛回头:“你叫我?”
  “对,我叫你,从报警到现在过了多长时间你才来?你和杜中河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厂里报警你不来,他一个电话你就颠颠的过来了?”刘子光举起一部手机问道,显然,那是杜老大的电话。

  张所长的眉毛竖了起来:“你又是谁?谁给你权力调查我的?”
  “啪”的一声,刘子光抖开了自己的黑皮工作证:“市局的,你别走,督察马上就到,今天你不把问题解释清楚,就等着摘帽子吧。”
  这下张所头上的冷汗下来了,对方有备而来啊,其实他和杜中河的关系也就是一般,只不过逢年过节收几条好烟几瓶好酒万把块钱而已,属于泛泛之交,但是凡事就怕认真,督察真追究起来,这些都是麻烦。
  张所转念一想,不对啊,没听说红旗厂在市局有过硬的关系啊,这人怕是假丨警丨察忽悠我的吧,于是他沉着冷静的质问对方:“把你的工作证给我看一下。”
  刘子光不屑的把工作证递了过去,同时报出一个号码,说:“你打这个电话直接找宋剑锋,他会告诉你我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用张所打电话核实,一辆督察警车闪着红蓝爆闪开了过来,市局督察大队的人到了,四个丨警丨察下了车,头顶白色头盔,胸佩督察徽章,一丝不苟的查验了张所和刘子光的证件,接受了红旗厂的投诉,然后把垂头丧气的张所带上警车走了,至于厂门口吊着的杜老大,和黑压压一片趴在泥坑里的俘虏们,督察根本不管,人家是管丨警丨察的丨警丨察,治安案件才不理呢。
  “老大,这些王八操的怎么办?”卓力指着泥地里的俘虏们问道。
  “你还想留他们吃饭么,又没打起来,撵滚蛋就是。”刘子光无所谓的说。
  卓力点点头,爬上卡车冲那帮俘虏喊道:“都tm给我抬起头来,看清楚了,老子是高土坡的卓力,以后我要是再看见你们在红旗厂门口转悠,我tm见一次打一次,都给我爬起来,滚!”
  这一声滚,喊得气势磅礴,小地痞们本来就是被朋友的朋友喊来打酱油的,有不少人还是从网吧里搁下游戏过来的,哪能扛得住这帮如狼似虎的民兵啊,听到这声滚,立马爬起来麻利的消失了。

  至于杜老大和头一批被抓到的骨干分子,就没那么幸运了,刘子光征求了卫淑敏的意见后,收兵进厂,找了个废弃的车间修理这帮家伙。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地痞们挨个走进车间,就看到面前一堆人,也是刺龙画虎满脸凶悍,不过他们刺得就比较规矩,至少没人刺关公,看他们的派头,肯定是市里过来的同道。
  卓力叼着烟坐在满是尘土的台子上,望了望这帮土条,冷冷道:“我就一句话,谁敢给红旗厂捣蛋,就是和我卓力过不去,多的我也不说了,每人褪层皮,扔出去。”
  然后把烟头一丢就出去了,身后一阵鬼哭狼嚎。
  要是依着卫总的意见,只要以后老老实实送废铁,未尝不能给他们一口饭吃吗,但是碰上卓力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哪会给人留活路,杜中河本来也只是不入流的混混而已,经历这次打击那还能爬的起来。
  经历这次斗争,红旗厂的干部职工对卫总更加敬佩了,同时也对兄弟单位晨光厂感激万分,说来两家工厂已经有十几年没搞过联欢活动了,趁着双方的大当家都在,红旗厂的工会主席提议在大礼堂搞个联欢酒会,卫总当即大笔一挥,批准。
  菜是食堂的大锅菜,酒是外面批发的廉价啤酒,两个厂的工人们就像八十年代那样,亲如一家的聚在一起喝酒唱歌搞联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