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8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呀!”
  屋内几个人齐声发出惊叹。
  大家都是过来人,知道“可能”即等于事实。
  做到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年纪轻手握实权又异地为官,很容易抵御不住方方面面的诱惑。
  在包养情妇——或有婚外情问题上,领导干部有两个禁区:一是不能找下属;二是不能找未婚女孩,尤其初黯人事的女大学生。
  找下属的风险在于同一单位,哪怕往来再隐秘终究纸包不住火;另则存在提拔、各种待遇等倾向**务,不利于开展工作。
  找未婚女孩风险更高,会面临逼婚、生孩子等危及乌纱帽等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不是每个人都有方晟那样的好运气。
  显然,程庚明触及了第二个禁区。

  “那么,其他几个与吉艳萍有无关系?”长时间沉默后方晟问。
  “目前已知她和田帅相互熟悉,警方调到两周前田帅去她租居公寓的监控——晚上十点多钟,不过很奇怪,他耽搁的时间不长,大概只有不到十分钟,很难断定是不是情侣关系。”
  “林枫呢?”
  作为此次被调查的副厅级领导干部,林枫倍受各方关注。
  “有关调查正在进行中,”严华杰看了下表,“待会儿吉艳萍的未婚夫过去做笔录,我得在场盯着。”

  “她还有未婚夫?”朱正阳和楚中林同时惊讶道。
  “是啊,原计划下个月结婚,名叫章雄,两人同丨居丨大半年了。章雄在潇南机场调度室工作,吉艳萍身份核实后他正好值班负责调度航班起降,关系重大不能有半点差池,直到一小时前他下班后才通知的。”
  肖翔脱口而出:“都准备结婚了还有啥危机?我看不出庚明行凶杀人的动机!”
  “或许勒索天价分手费,庚明无法满足其要求一怒之下……”
  楚中林经常查处违规违纪干部,类似案子司空见惯。
  “方哥有什么要交待的?”严华杰临走前问。
  方晟环顾众人,缓缓道:“自从黄海那两场危机,这些年大家过惯了太平安逸的日子,渐渐变得大意和骄奢起来,以为凭借无所不在的关系网可以摆平一切,庚明这次麻烦敲响了警钟!”
  “是的,各位赶紧自我排查,把屁股揩干净了!”朱正阳道。
  “虽然命案真凶仍未浮出水面,我个人揣测以庚明的性格不至于下此毒手,但拔出萝卜带出泥,即便他洗清嫌疑,单单婚外情这一条就足以构成致命打击!”方晟道。
  严华杰点头叹息:“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再如果,最后查到包括林枫、田帅在内都与吉艳萍有染,那么共享情妇、**糜烂等大帽子扣下来……想到这个简直不寒而栗!”
  楚中林沉重地说:“查处领导干部,通常就从生活作风着手,可以想象风声传开后,省纪委必定要对庚明下手,到时……”
  “我的看法是这样,”方晟声音低沉而有力,“一种可能庚明是凶手,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按章办事,顶多量刑时法院那边打打招呼争取死缓,留条命就不错了;另一种可能庚明不是凶手,届时我们必须动用所有能动用的资源,挽回他的政治生命!”

  “对,因为死人不会说话。”楚中林心领神会。
  方晟续道:“华杰身份特殊,庚明眼下处境不吐露实情情有可缘,最好……夜里华杰能不能安排正阳或志建过去见面,让我们掌握第一手真实情况,以便开展相应工作?”
  作为省城万众瞩目的大案,风口浪尖私自安排外人与嫌疑人密会,有串口供和传递消息之嫌!
  严华杰沉吟良久,道:“还是中林去比较好,万一被发现有纪委做拦箭牌。”
  “没问题,”楚中林爽快答应,“晚上我在刑警大队附近巷子里听你通知。”
  “我在车上陪你。”朱正阳道。
  “参与的人不要太多,免得引起外界注意,”方晟道,“这两天正阳辛苦一下,及时跟踪案情——华杰限于身份不便频繁与我们联系;肖翔和志建负责安抚庚明家属,无论如何后院不能起火;中林跟范晓灵对接,秘密排查庚明在省经济信息中心和机关事务管理局有无问题,若有,赶紧采取措施!”

  “好!”
  朱正阳齐唰唰道,面对程庚明遭遇的危机,他们心知必须携起手来共同度过难关。
  因为官场险恶,谁也不能保证今日程庚明之难,未必不是自己明日之殇。
  严华杰回到刑警大队,章雄正趴在尸体上痛哭流涕,悲痛欲绝。
  等章雄情绪稍微平息下来,副大队长老俞示意刑警扶他坐到沙发上,递了杯开水,然后开始问话。
  “章先生,请问吉小姐这次旅游是计划已久还是临时决定,有没有打算和你一起去?”
  章雄瞪大眼睛反问道:“什么旅游?你们的意思是说萍儿她……她死在外地?”
  几个人面面相觑,俞队道:“你不知道她去立黄石窟?”
  “立黄?她跑那儿干嘛?有回单位组织到立黄都没去,说对雕塑绘画根本不感兴趣,怎会一个人跑过去玩?”章雄惶惑道,“前几天她说利用年休假回老家陪爸妈,除了昨天一直跟我保持联系,没提立黄呀……我……我去看看尸体到底是不是萍儿……”
  说罢起身冲出去,两名刑警紧紧跟随其后。
  严华杰问道:“昨天通知死者亲属时吉艳萍父母亲为何没来?”
  俞队道:“到碧海老家处理祖宅,邻居说出去十多天了,辖区派出所已和他们取得联系,估计明后天过来。”
  吉艳萍父母亲不在家,作为女儿应该知道这一点,因此吉艳萍告诉章雄要回家陪父母显然是撒谎。问题是,对雕塑绘画不感兴趣的她,为什么编织谎言出游呢?直觉告诉他们这其中大有文章。
  俞队叹道:“连未婚妻都不知道她的名堂,两位老人除了伤心大概也提供不出有价值的情况。”

  严华杰沉思道:“由此说明死者身上有很多我们没有掌握的东西,她的死并不简单……我早觉得奇怪,吉艳萍居然有兴致孤身一人跑到立黄看壁画,象她这种漂亮女孩出现在西洋展厅欣赏油画才有情调。”
  俞队站起来道:“我进去和章雄聊聊,可能还有些他没注意可对我们十分重要的细节。”
  “嗯。”
  经耐心细致的诱导询问,大致弄清两人感情经历:

  章雄是经单位同事介绍认识吉艳萍的,虽谈不上一见钟情,但彼此都有好感,一段时间接触后便走到一起,感情基本稳定,然后考虑到两人都快奔三了,遂顺理成章进入谈婚论嫁阶段。
  吉艳萍性格外向,活泼好动,在社会上交了不少朋友,只要闲下来就呼朋唤友玩得不亦乐乎。章雄则性格内向沉稳,加之调试工作跟朝九晚五的节奏不合拍,因此从不干涉她的自由,只要她觉得开心就好。
  俞队将17名游客名单交给他说:“麻烦看一下名单上有无她的朋友?”
  章雄直截了当道:“我肯定不认识,我也从不过问她交了哪些朋友。凡我们同时休息时她只陪我,谢绝朋友们邀请;我从不查看过她的手机,彼此尊重各自**。”
  日期:2018-12-0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