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54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拿你的王子身份忽悠人了?”刘子光鄙视的看着他。
  “没有啊,我现在是跨国贸易公司的总裁,正经生意人,以后就常住江北了,这里吃得好穿得好,还有美丽的女大学生,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哇塞,爽歪歪啊。”说着就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跳起了霹雳舞。
  陆天明和几个厂高层干部看着这位黑人客商忽然毫无预兆的跳起舞来,都有些尴尬,非洲朋友就是这样,兴致上来什么都不管了,说来也是性情中人啊。
  合同签好了,陆天明带着干部们把陈马丁送到厂门口,目送出租车离去,这才对刘子光说:“这桩生意还是要感谢你啊,外商是看你的面子才来订购我们的产品的,虽然一万把割胶刀并不多,但是确确实实的出口创汇啊,工人们的信心和干劲鼓动起来,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刘子光点头称是,跟着大家一起往厂部走,邓云峰现在是一车间的车间主任,割胶刀就是他们车间生产的,所以也跟着来了,刘子光亲切的拍着他的肩膀上:“老邓,儿子中考成绩怎么样?”
  “还行,六百九十五分,上了重点高中录取线。”邓云峰心不在焉的答道。
  “怎么?又和嫂子闹别扭了?”刘子光察言观色,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陆厂长,我家里有点事先走啊。”邓云峰冲陆天明招呼了一声,又拉着刘子光低声说:“光子,听说你认识公丨安丨的朋友,帮我个忙。”
  陆天明说:“有事你先忙,记得晚上开会。”然后带着人回厂部了。
  刘子光看看人走远,问道:“老邓哥,咋回事,别急,慢慢说。”
  邓云峰皱着眉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想抽呢,忽然看到路边的禁烟告示牌,又放了回去,叹口气说:“昨天晚上的事儿,儿子和几个同学在外面吃饭,不知道怎么招惹了别人,动了手见了血,现在被关在派出所……唉。”
  刘子光展颜一笑:“小事儿,太小了,哪个所?我安排。”
  邓云峰说:“不是咱们这边的派出所,是顺和派出所辖区,孩子他妈昨晚已经过去了,说是挺严重的,搞不好要影响上高中的事儿。”
  刘子光劝道:“别急,我马上就打电话联系。”说着打了个电话给本辖区派出所的老王,简单介绍了一下事情的经过,问能不能帮个忙。
  老王语气有些犯难,犹豫一下说:“小刘,不是我不帮你,我们所和顺和所上个月才闹过摩擦,他们越界抓赌,被我们撞上,闹得很不愉快,所以我出面只能更坏,不如你找小胡出面,系统内没人敢不给她面子。”
  刘子光才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找没趣呢,挂了电话说:“老邓,我陪你去,先把孩子接出来再说,派出所蹲一夜可不是什么好事,你也真是,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也不早说,我不在你找卓力,找贝小帅啊,他们都有办法的。”
  邓云峰搓着手不知道说什么好,刘子光理解他的难处,孩子刚考上重点高中就出了这事,不大好意思闹得满城风雨的。
  驱车来到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所领导都不在,刘子光和邓云峰从楼下找到楼上,硬是没找到一个管事儿的人,后来值班民警告诉他们,负责这个案子的老谢出去了,所长和指导员也下班了,有啥事明天再来。
  刘子光问孩子怎么处理的,值班民警查了一下档案说:“治安拘留十五天,被打的一方有轻伤,医疗费什么的,你们双方再协商。”

  刘子光就没说什么,回去从车里拿了一条中华丢在值班民警桌子上说:“来得匆忙也没带啥东西,大家抽着玩,我想见见孩子可以么?”
  民警不动声色把烟收进抽屉,起身拿了钥匙,态度也和善了许多:“现在的小孩也真是脾气暴,一言不合就动手打架,打架有啥意思,赔钱又拘留,得不偿失。”
  来到走廊尽头打开拘留室的门,丨警丨察就回去值班了,说到底就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治安案子,没啥重要的,他根本不用担心犯人逃跑。
  拘留室有点像动物园的笼子,味道不大好闻,里面或蹲或坐着几个少年,见到刘子光出现,孩子们都泣不成声,刘老师刘老师的喊着,他们都是晨光机械厂子弟中学初三毕业班的学生,是刘子光班上的学生,虽然刘子光只是客串了十几天的老师,但是和学生们的感情还是很深厚的。
  四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鼻青脸肿的站在铁窗里面,满脸都是委屈的泪水,刘子光心里一酸,嘴上却轻松地说道:“怎么了?打架了,没报我的名字么?”
  邓渺凡双手抓着铁栅栏激动地说:“我们根本没打架,是他们先打我们的!”
  “别激动,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几个孩子七嘴八舌的把昨晚的事情叙述了一下,原来他们几个初三毕业生昨晚去和考上外地学校的同学践行,在酒店厕所里和别人起了几句口角,本来以为事情过去就算了,但是事后对方居然喊了二三十口子人带着棍棒赶到酒店,把几个孩子暴打一顿,幸亏酒店及时报警才没有出人命,后来派出所出警把他们几个带走关了起来,至于打架的另一方却根本没见人影。

  刘子光心里有了数,拍拍几个孩子的肩膀安慰他们说:“没事的,男子汉大丈夫,打架见血是常事儿,蹲炮局也没啥大不了的,你们刘老师蹲过,卓二哥也蹲过,小贝哥更是三进宫的老资格,毛事没有,耽误不了开学。”
  他这样一说,孩子们激动的心情才平静下去,刘老师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世上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出了拘留室,邓云峰小声问:“光子,好办吗?要不我去取点钱打点打点。”
  刘子光说:“不用,这事儿关键点在对方,孩子们惹了不该惹的人了。”
  “那怎么办?眼瞅着就要开学了,这要是记在档案上,一辈子就毁了啊。”邓云峰痛心疾首,长吁短叹,刘子光劝道:“男孩子不打几次架,成长不起来,受点教训对他们也有好处,这事儿我来处理,厂里离不开你。”
  邓云峰无奈,只好先回厂了,刘子光径直来到值班室和民警叙话,因为他出手阔绰,又开着豪华越野车,民警也不敢怠慢,有问必答,不大工夫刘子光就知道了打架的另一方是什么人。
  俗话说得好,不是冤家不聚头,殴打刘子光学生的人姓魏,是大开发魏副总的堂弟,也算是社会上玩的比较好的人,二十郎当岁刺龙画虎吆五喝六,动辄一个电话拉来几车人好勇斗狠,打架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和派出所的关系也不错,都是熟人。
  刘子光冷笑一声,心里有了底。
  忽然外面传来停车的声音,一个四十多岁的便装男子匆匆走了进来,腋下夹着皮包,肚子隆起很是气派,值班民警看见他进来赶紧站起来招呼:“李所怎么回来了。”

  “哦,忘了东西了。”李所到底是老公丨安丨,锐利的眼神在刘子光脸上扫过,停下来问道:“你干什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