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8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正阳道:“林枫当然不承认了,只说成为好朋友。关于这次奇怪的旅行,他的说法是工作压力大,想一个人出去走走,遇到吉艳萍纯属巧合……反正人已死了,没法验证他的话!”
  “想必庚明接受质询时也打死都不承认吧?”
  “那当然,只要不是凶手,哪个愿意主动曝光自己黑材料?”朱正阳道,“至于尤复明有点奇怪,无论年龄、长相还是社会地位,跟其他几位没法比,按说吉艳萍不可能与他有染,偏偏也有游客看到两人坐一起说话,表情很不友善。此外,这也是唯一落到监控里的谈话……”
  立黄石窟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区,为防止破坏、乱刻乱划等行为,有关部门安装了大量监控,其中有一组隐蔽监控位于石窟东南角小吃区。
  画面显示傍晚时分,尤复明独自从仿古文物市场方向过来,四下张望一番,在休闲区靠里位置坐下,点了杯热饮,边抽烟边喝。

  几分钟后吉艳萍匆匆出现,似乎约好的地点直接坐到尤复明对面,两眼盯着对方说了很长的话。
  尤复明默默吸烟,眼神游离不定,等她说完摇摇头,仿佛否定什么;吉艳萍不依不饶继续滔滔不绝,尤复明似无意纠缠,轻轻摆了摆手起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吉艳萍露出极端失望和沮丧的模样,半晌都没挪身。
  这个神情引起刑警们关注。
  在工作上,吉艳萍与尤复明风马牛不相及;在经济上,身为省外贸公司财务总监的尤复明只能算还可以,但跟日进斗金的田帅,以及蕴含灰色收入的林枫、程庚明没法比;在情感上,尤复明快奔五的二号老头,压根不值得她心碎。

  吉艳萍为何难过?
  “他在警方面前怎么说?”曲折离奇的案子让方晟产生浓厚兴趣,问道。
  “居然说吉艳萍向他借钱,理由是婚礼严重超预算,又订了去普吉岛度假的机票,入不敷出……”
  “借多少?”
  “二十万。”
  “他俩什么关系,以至于吉艳萍开口借钱?”
  朱正阳苦笑:“尤复明说自己也很奇怪,之前不过请她到外贸公司担任德语翻译见过几次面,他觉得很冒昧很不恰当,因此一口拒绝。”
  听到这里方晟陡然冒出个念头:“会不会吉艳萍出于某个原因想逃婚,临行前把所有金主叫到立黄狠狠敲笔竹杠,结果有人无力承受遂起了杀心?”

  “的确是警方侦查的一个方向,不过若那样的话,庚明肯定实话实说,你觉得呢?”朱正阳道。
  死者名叫吉艳萍,女,29岁,未婚,省教育国际交流服务中心翻译处翻译员,死前二十四小时内无性行为,此次系独自报名参团旅游,无朋友或游伴相随,身上无受伤或被殴打的伤痕,胃中残余物化验结果显示死者生前大量饮用含毒鼠强的饮料。急性鼠药中毒鼠强的毒性最大,15毫克就可以毒死一个成年人,而且它的毒性发作得很快,如果剂量较大口服后三分钟就能致命。
  游客反映吉艳萍性格外向,活泼大方,是团里少数与所有游客都有交流的人,从立黄石窟回程途中,她还积极发动大家唱歌活跃气氛。
  显然从精神状态和性格因素分析,她都不是那种独自喝下大半瓶掺有毒鼠强饮料的人。

  轻生者通常有两种倾向,一是力图轰轰烈烈,在广为瞩目或有纪念意义的地方自杀,比如长江大桥和金门大桥;一是考虑缩小影响无声无息结束生命,最好连尸体都让人找不到。
  不管带着什么负面情绪,象吉艳萍这样刚刚结束旅游应该不可能产生自杀念头。
  谁有可能给她掺有毒鼠强的饮料?
  警方面临三个难题:第一,吉艳萍为人随和豪爽,旅游过程中经常出现与别人共享食物饮料的情况,很难确定嫌疑者范围;第二,经化验,车上所有饮料都不含毒,游客们还说很多人喝完饮料从车窗随手扔出去,也就是说掺有毒鼠强的饮料瓶可能被吉艳萍扔掉,也可能被凶手悄悄处理;第三,吉艳萍的死亡时间为一个多小时,但难以确定她何时服下饮料——毒鼠强剂量多少决定致命时间,短则三分钟,最长可达一天。早餐、中餐以及途中休息两次,有充分的机会让凶手从容投毒。

  此路不通。
  刑警们将眼光投向杀人动机和作案目的,吉艳萍因何引来杀身之祸,凶手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死她的用意何在?
  前面已经说过吉艳萍很讨人喜欢,也善于与人交流,是这趟旅游车上最耀眼的角色,以她的处世为人不至于为琐事和别人发生冲突,大家都是观光者,不存在直接利益冲突。
  所谓豪华旅游专线,顾名思义费用高昂,条件舒适,能消费得起的大抵经济条件很好,不是寻常为五斗米折腰之辈。短短几天时间也不可能引发严重至杀人的经济案件。
  感情纠葛和财产纠纷已成为涉及女性凶杀案的铁律,因为在所有女人看来感情问题要比生命还重要,常常不惜以生命代价来换取感情。扯到感情免不了涉及到男人,游客之中哪些人值得怀疑呢?
  如此性格开朗又美丽大方的单身女孩,无论出现在哪儿都会引起无限遐想和关注,但是真正有条件付诸行动主动接近她的,只能同样是单身的男人。如前面介绍的17名游客中单身男人就是有头有脸的五位:程庚明、林枫、尤复明、陈益彬和摇滚明星田帅,纳入刑警队重点调查范围。
  听到这里,方晟忍不住道:“我也很奇怪庚明没事一个人跑去立黄石窟干嘛,最起码也该叫上爱人和儿子。”
  齐志建道:“他儿子上高三,还有几个月就高考,就读于升学率挺不错的碧海一中,成绩稳定在强化班前十,学习状态稳定,庚明考虑延续性和环境问题,也就没把儿子弄到省城名校,爱人则在碧海陪读……”
  “那也没法解释去石窟的动机。”朱正阳道。
  “昨夜我私下问过庚明,说对壁画、石刻有浓厚兴趣,此次拍了数百张照片想回家慢慢整理。”严华杰道。
  朱正阳是几个人当中除了方晟最有号召力的,当即道:“你信吗?大家信吗?壁画是什么鬼东西,估计庚明现在都没整明白,肯定在说谎!”
  楚中林长期搞纪委工作,颇有经验地问:“庚明说拍了数百张照片,到底有没有?用手机还是单反拍摄?”
  “中林专业!”肖翔道,“如果手机拍,说明庚明压根没用心思。”
  严华杰低声道:“用的手机……不仅如此,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庚明在省经济信息中心期间与吉艳萍工作上有过交集,据说……两人关系不错,吉艳萍每次去信息中心都直接到庚明办公室,不需要预约的。庚明当然否认,说纯粹是业务往来,接触较多的原因无非是吉艳萍精通德语,而信息中心负责维护的德文网站经常有故障。”
  “这样说来问题就复杂了!”方晟沉声道。
  “吉艳萍长得漂亮吗?”齐志建问。

  严华杰道:“人如其名,模样好气质大方,活泼爱笑,具备所有漂亮女人的优点,是省教育国际交流服务中心公认的女神。也因为如此,关于她的生活作风一直是同事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据说……还未经过证实,她同时跟好几个男人有暧昧,其中有可能包括庚明!”
  日期:2018-12-04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