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292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凯文刚才说那些我还没什么反应,他这话一出来,我的眉头立刻皱的更紧了...
  他在说什么?
  麻将水平日本要高一些?
  卧槽...我真的感觉,他仿佛是在逗我!
  对于凯文张口中的天凤麻将,我也有所耳闻,这是日本的一种竞技性质的麻将,在中国玩的人并不多。
  因为中国地方麻将太过盛行,所以导致竞技性的麻将无法推展开来。
  像是蜀州这种人人都爱玩麻将的地方,规则早就形成了统一的标准,再想有什么变化跟本就是难上加难。人们大多会选择自己熟悉的规则,因为那样才能体会到更大的乐趣。
  至于去认真钻研一门新规则,就不是那么多人喜欢的了...
  在日本,竞技性的麻将推广的的确要比中国好一点,可要说是日本麻将的水平大于中国,那我肯定不敢苟同。
  中国的麻将文化源远流长,高手也是数不胜数,有好多高手在国际上拿过各种大奖,据我所知的就有十几位曾经登顶。
  所以,当凯文张说出刚才那句话的时候,我心中的不屑一顾可想而知。

  “你真的认为...日本的水平要高些?”
  也许是因为秦澜的原因,我越发的看这个凯文张不顺眼。所以我也不等他说完,就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凯文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快,他皱眉看向我,眼中满是不屑与愤怒。
  “怎么,难道你有别的意见?你可能连天凤麻将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呵呵,你要是非要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只是我请你不要忘记,焦凌云是怎么横扫了日本十八牌士,拿下了世界麻将锦标赛冠军的。”
  听我说出这个名字,凯文那张白净的脸上登时露出几分窘迫,他张口结舌的说:“那个...那个只是意外,中国的确有高手,可是要论平均水平,还是日本要略胜一筹!”
  “平均水平?”我笑容更加微妙:“好啊,那我就请你回去查一下,天凤麻将里面,七段以上的牌士,是哪个国家要更多一点!至于至尊级别的凤凰,又是哪个国家要多一点!”
  凯文彻底被我怼的没了动静,只是在孙晴与秦澜两个顶级美女面前,他又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
  当然,在这样的美女面前,我估计也没有几个男人愿意认怂...

  他兀自嘴硬顽抗:“你嘴上说的厉害,你再说说你自己,你是七段还是凤凰啊!我牌技就算比不上那些人,可超过你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呵...”我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我这轻描淡写的语气都快将凯文张气炸,他频频看向秦澜,似乎想让秦澜替他说几句话,可惜...当我明显有些生气,并且开始怒怼凯文张之后,秦澜就一直笑吟吟的看我,由始至终连目光都没有移开过。
  而孙晴更是,她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两个人的争执,好像终于找到了一样比麻将更能吸引她的东西。
  “我不跟你废话!”凯文张愤怒的挥动胳膊:“今天来是陪孙晴老师打牌的,我不想在你这里浪费时间。”
  孙晴听到话题转到了她的身上,她那空灵的目光转了转,最后用纤纤玉指点了点桌子:“那就赶紧开始吧,你们想打哪种牌?”
  “当然是听晴姐你的。”
  “好啊,那就打云州的麻将吧。”孙晴将漆黑如墨的头发拢到了后面,露出纤细洁白的脖颈。

  凯文盯着孙晴,那眼神都有点发直,连刚才的愤怒都消去了不少...
  看来人家说多看美女有益于身心健康,的确是没错...
  “云州麻将好啊,规则简单明了,随便一学就会。”
  我拍手附和。
  说实话,我打的最多的就是云州麻将,要说别的,我还真没什么底,可是云州麻将嘛...
  当年我也没少靠这个赢过生活费,我也算是有点天赋,曾经有个嗜好打牌的同学还推荐过我靠这个来生存,可我觉得,这东西只适合娱乐,如果真要是把身家性命都压在这牌桌上,那整个人生差不多也就废掉了。
  赌这东西,没有常胜将军,就算是运气和技术再好,也总有栽进去的一天。
  我看到的垮掉的所谓高手实在太多了,包括我的牌技,大部分也是像以前一个被抓进去的嫌疑人学的。
  听说那人以前就是靠赌为生的,曾经靠着一手好牌技赢下了过亿身家,可是到最后,仍然落了个妻离子散身陷囹圄的下场。
  “云州麻将?”凯文张皱了皱眉。

  “怎么,不会?”我脸上带着笑挤兑他:“要是不会的话,咱们可以换一种玩法。”
  “不用!”凯文及其自信的说:“澜澜,你跟我说一下规则就可以。”
  秦澜听到他的话,才将视线从我脸上移开,她抿着嘴说:“唔...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差不多就是只能吃或碰一手,开明暗杠次数不受限制...”
  在秦澜给凯文张讲述规则的时候,孙晴已经悄无声息的坐到了麻将桌的旁边。
  秦澜这里特意备了一个麻将桌,百分之百是给孙晴预备的。如此看来,她们两人的关系还真的不错。

  云州麻将的规则本身就很简单,凯文张听了几句,就已经入了门,他目光中战意如虹,死死的盯着我,咬牙说:“我差不多都明白了,咱们别浪费时间,赶紧开始吧!”
  “好啊。”
  秦澜眼睛完成月牙,从我身边走过,她的手有意无意的在我手背上划过,涂着肉粉色指甲油的纤长手指擦过我的皮肤,好像在跟我暗示着什么。
  我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
  牌局很快开始,我和凯文张坐在对家的位置上,他一直恶狠狠的盯着我,像是要吃了我似的。
  第一局牌打了几轮过后,凯文张的技术在我心中就有了个大概...
  他的牌技的确还算可以,虽说到不了顶尖的层次,但在业余里面也算是不错了。
  孙晴的技术也可以,但跟凯文张比起来还有些差距,她比较喜欢做自己的牌,而不太愿意去看下家,所以凯文张已经拿到了不少自己想要的。
  很快,凯文张就拿到了自己最想要的那张!
  “胡了,自摸!”

  凯文张将一张二筒拍在桌上,张狂又挑衅的看着我,目光中满是得意!
  无论什么时候,运气都是赌桌上最重要的一环。
  即使是什么都不会的菜鸟,只要运气上来,也能横扫赌术超绝的高手!
  这就是所谓的时来天地皆同力。
  在麻将里面,就算看的再稳,也抗不住人家会自摸...
  更可况,孙晴根本就没怎么注意防过他。

  凯文能自摸一把,也不是太小的概率,我也想过这种可能。可是,我却没想过,他仅仅是自摸了一把,就能嘚瑟到这种程度!
  “怎么样,你以为玩云州麻将就能限制住我,你也太天真了!”
  凯文一脸张扬的冲我说,那脸上的得意劲儿,让人看着就会产生想抽他两巴掌的冲动。
  不知道是不是他在国外待久了的原因,他整个人都太过张扬,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秦澜笑吟吟的看着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她是在观察我的反应。
  日期:2018-10-17 07: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