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82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长夏主卧,韩承毅把汤碗递到乐雪薇面前。“小雪,你喝一口,昨天到现在,你不吃不喝这样不行的……”

  “我不喝啊!”乐雪薇偏过脸,脸色很难看。早早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她快要承受不住了。
  韩承毅心里和她一样着急,可是他是个男人,不能乱。
  “听话,喝一口……”韩承毅隐忍着,盛了一勺汤递到乐雪薇嘴边。
  “我说了不喝啊!”乐雪薇蹙眉,一抬手将汤汁打翻在地,地板上顿时一片狼藉。还不止于此,滚烫的汤汁撒在韩承毅手上,烫伤了他的肌肤。
  “啊……”乐雪薇一怔,抱歉的握住丈夫的手,“对不起!疼不疼?我看看。”
  韩承毅趁势将乐雪薇抱进怀里,“我没事,小雪……你答应我,别这样,早早我会找到的、一定会找到的!你好好的吃点东西,不要让我更担心的了,好吗?”
  乐雪薇仰头看着丈夫,眼眸里噙着泪水,艰涩的点点头,“对不起……我知道了。”

  “别说对不起。”韩承毅摇摇头,深邃的五官里包含着无奈何愧疚,“要说也该我说,我没有照顾好孩子……是我对不起你。”
  乐雪薇扑进丈夫怀里,喃喃,“不怪你,谁也没有料到会这样的。早早真的不在车上,是不是?他们只是想威胁你,不会伤害早早的,是不是?”
  “是!”韩承毅抱住妻子,点点头,“早早确实被抱下车了,他们若是想对付早早,不会把她抱下车,你别折磨自己,相信我、也相信你大哥,我们在找,一定会找到的!”
  乐雪薇艰难的点点头,虽然还是不放心,可是她不想在这种时候成为丈夫的负担。“好,我相信你们。”
  暮色四合,梁家大门打开,车子开了进去。
  梁隽邦下了车,往主楼里走。他先要上去把书包放下来,另外,他今天一整天都惦记着早早,迫切的想要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梁隽邦以为,早早应该还在他房间里关着,可是,等到他进了房间,却没有找到人。

  “早早、早早?”
  梁隽邦在房间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人。糟了,早早是个大小姐,脾气并不怎么好,不知道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惹得管家伯伯不高兴,受到惩罚了?
  放下书包,梁隽邦忘了换衣服就冲下了楼,他想要四处找一找早早。
  “少爷。”
  管家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依旧是冷冰冰的。
  梁隽邦浑身一震,停住了脚步,“啊?管家伯伯。”
  “没有教过你绅士是怎么走路的吗?”管家冷冷的瞥了梁隽邦一眼,“你这么着急,是出了什么事吗?教过你多少次了,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保持冷静,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是。”梁隽邦双手紧握,慢慢低下头来。
  “你以为做梁家的继承人是件好玩的事情吗?长辈们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可不是让你随便应付的。”管家的教训还没有停止,这些年来,类似的话,梁隽邦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
  梁隽邦低着头,一声不吭。
  “怎么不说话?我可以理解为你听懂了吗?”管家垂眸看着梁隽邦,言语里没有一丝温度。
  梁隽邦咬紧牙关,点点头,“是,隽邦懂了。”
  这种情况,想必是从管家口中问不出什么来了。梁隽邦心不在焉的用完晚餐,没精打采的回到房中,打开书包,准备温书。可是,书本才一打开,脑子里就都是早早可怜兮兮大哭的样子。
  大人们的世界,他还不能理解,他只知道,这一切都和早早没有关系!无论他也好,早早也好,他们不该牵连到大人的恩怨中。他自己就是个牺牲品了,他不想早早也跟自己一样。

  一直熬到九点钟,每天这个时候,管家照例要来给他送一次夜宵。
  敲门声准时响起,管家端着夜宵走了进来。他把夜宵放下,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身出了房门。梁隽邦等他一走,就放下了书本。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个时间以后都不会有人再来他房里了。
  梁隽邦把夜宵拿干净的袋子装好,揣进外套里,悄悄的出了门。早早一定还在梁家,他一间一间的找过去,一定能找到的。
  说来也巧,梁隽邦才一出房门,就听到管家在对下人吩咐,“储藏室那个丫头,给她送点吃的过去,不能把她再送进少爷房里,会成为少爷的祸患。”
  “是,知道了。”

  梁隽邦屏住呼吸,有了目标……原来早早被关在储藏室。
  为了不让人发现,梁隽邦改了方向,没有走正门,换到偏门。他人小,从哪里钻来钻去都比较方便。梁隽邦轻而易举的跑出主楼,朝着储藏室挪过去。
  “臭丫头!让你吃你还不吃!你以为你还是韩家的大小姐呢!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到昨天就为止了,给你东西吃的时候,就好好吃吧!还往地上扔!”
  “哇哇……不吃不吃,你们是坏人!哇哇……”
  梁隽邦靠在墙角里,听到下人谩骂的声音和早早的哭声,皱紧了眉头。
  过了一会儿,下人从储藏室出来了,气急败坏的将门摔的老响。“他娘的!这一屋子都是什么祖宗?一个少爷,还不知道是不是梁家的种,又来个大小姐,真是!”
  梁隽邦一怔,下人们背地里这样说他,他也不是第一次听见了。如果有的选择,他一点也不想成为什么梁家继承人!小小的拳头,不由握的紧紧的。
  等到下人一走远,梁隽邦便从墙角里闪了出来。
  储藏室的门是被锁上的,可是,这并难不倒他。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只挖耳勺,这是他事先准备好的。他把挖耳勺插进钥匙孔里,凝神搅动了两下,只听‘咔哒’一声,门锁开开了。
  梁隽邦屏住呼吸,推开门走进去。
  储藏室里,没有电灯,只有月光和外面的灯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梁隽邦适应了里面暗淡的光线,看到早早坐在一把破旧的单人沙发上,整个人缩成一团,不时抽泣着,嘴里念着,“爸爸、妈妈、哥哥……”

  梁隽邦心上一软,朝着早早走过去。
  “喂!”
  早早听到有人声,以为是刚才那些凶恶的下人又来了,嘴巴一瘪放声哭起来,“哇哇哇……坏蛋!坏蛋!哇哇哇……”
  “喂!”梁隽邦着急,她哭的这么大声,会把人引过来的,到时候就糟糕了!情急之下,梁隽邦扑过去,牢牢捂住早早的嘴巴,厉声喝到,“不许哭!听到没有!”
  “嗯?”早早忽闪着一双桃花眼,眼泪挂在睫毛上,好似剔透的水晶石。小哥哥?
  梁隽邦看她顿住了,放缓了语气,“别哭啊!我不是坏人,我是来给你送东西吃的,我放开你,你不要哭啊!”
  “嗯嗯。”早早眼里透着信任的光芒,看着梁隽邦点了点头。
  梁隽邦尝试着松开早早,见她果然没有再哭,松了口气。“呼……吓死我了,你可别再哭了,对你没什么好处的。”他一边说,一边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刚才打包的夜宵。

  “你还没吃东西吧?来,给……快吃吧!很好吃的。”梁隽邦把袋子打开,食物的香气飘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