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78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护士走过来,推着阮丹宁往手术室里走,手术室大门关上的一瞬,杭安之感觉自己的恐惧像个沙漏一样开始一点一滴往下漏,终结就在这扇门重新打开。

  本来,威森博士是邀请杭安之进手术室看着他们做手术的。可是,杭安之不敢,看着丹丹的脑子被打开,他做不到!他宁愿在这外面等着。
  贵宾休息室里,坐满了人,杭家、韩家、阮家,能来的都来了。
  “哥,坐一坐,还有很长时间。”乐雪薇拉着杭安之坐下。
  杭安之坐立难安,这种时候,没有人能真正体会到他的心情。这种折磨,远比手术本身的伤痛更加无法忍受。两个钟头之后,阿肆突然走了进来。
  “安少!”

  “怎么了?”杭安之霍地站了起来,“出了什么事?”
  阿肆一直守在门口,一有动静就会过来通报。此时,他的神色是慌张的,“刚才手术室护士出来说,夫人大出血,现在正在紧急输血!”
  杭安之怔住,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才两个小时,就出了这种状况!丹丹……丹丹千万要撑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杭安之的精神状态已近崩溃边缘。大家都看得出来,他不是一般的紧张。万一丹丹出来,不是他要的结果,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哥,你吃点东西,已经一整天了,你不吃不喝。”

  杭安之推开乐雪薇递过来的东西,摇摇头,“我不要,我真的吃不下,我等丹丹出来……你别管我。”
  “哎……”乐雪薇无法,只好放弃了劝他。
  休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阿肆走了进来,“哈啊……快、快好了,里面说快好了!”
  没等他说完,杭安之已经站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疾步跑到手术室门口,神情焦灼……丹丹要出来了,丹丹是好样的!她答应的事情,都做到了。
  手术室的门轰然打开,威森博士摘下口罩走了出来。

  杭安之顿时浑身一震,眸光有些茫然,“威森博士,怎么只有你?丹丹呢?”
  这时候,其他人也都赶到了,齐齐看向威森博士。威森博士神情疲惫,身后空荡荡的,没有阮丹宁……
  花园里、屋顶上,冰雪融化的差不多了,屋子里暖意融融。
  一旁的轮椅上,已经铺好了厚厚的毯子。
  杭安之走到床旁,弯腰把阮丹宁抱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在轮椅上。阮丹宁紧闭着双眼,气色看上去还不错。杭安之替她裹好毯子,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下。
  “丹丹,外面阳光很好,带你出去晒晒太阳啊!”
  阮丹宁靠在轮椅上,并不能够给他回答。
  杭安之只有自问自答,“呵呵,你说好是不是?我听到了。”

  花园里,剩余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干净。杭安之推着轮椅停住,把阮丹宁身上的毯子又紧了紧,在她一旁的藤椅上坐下。生怕她冻着,他张开双臂把丹丹抱进怀里。
  “嗯,还好,风不是很大,太阳晒在身上还蛮暖和的,是不是?”
  阮丹宁闭眼靠着他,依旧是毫无反应……她这样,已经三个月。
  三个月前,她没有和威森博士一起从手术室里出来,而是被直接送往了深切治疗部。丹丹没有成为那50%,也没有成为另外一半的50%,而是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用威森博士的话说,丹丹可能永远不会醒过来,也可能随时都会醒过来。她这种情况,没有个准确的说法,和她八年前的第一次手术时的昏迷还不太一样。
  这话的意思,听到的人都明白意味着什么了。
  杭安之的反应,却是出奇的冷静,他只是在丹丹能出院后,便将她接回了总统府。医院里太冷了,丹丹是他的妻子,当然应该在他身边。
  “总理。”
  阿肆静悄悄的走过来,站在杭安之身后,很不忍心的开口。
  杭安之点点头,明白他的意思。“丹丹,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我再陪你出来,好不好?好?真乖。”
  杭安之站起来,把丹丹送回了房中,安顿好,吩咐好看护,才带着阿肆离开了总统府。
  他并不知道,他前脚才走,丹丹就睁开了眼……
  丹丹睁开眼,视线是模糊的,脑子里也是混混沌沌,浑身上下都不太对劲,就好像不是她自己的。不过,比起这些生理上的本能反应,最让她恐慌的是……她是谁?这是在哪儿?
  慢慢适应过来,丹丹撑着胳膊、掀开被子下了床。
  “夫人……”
  看护刚好端着营养汤推门进来,看到丹丹赤脚站在地毯上,又惊又喜,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眨眨眼仔细看了看,真是夫人醒了!

  夫人?阮丹宁一片茫然,这个人是在叫她吗?她为什么是夫人?
  “夫人,您别站在地上。”看护放下营养汤,赶紧走过去扶住丹丹,“虽然开了暖气,可是毕竟是还是冷,您小心再着凉了……”
  丹丹警戒的看着看护,犹豫着问道,“我……你,为什么叫我夫人?你是谁?我又是谁啊?”
  看护惊住,夫人这情况,不太对劲啊!

  看护安顿好丹丹,立即通知了威森博士、总统府内院乐慈,当然还有杭安之,夫人醒过来了!这是天大的喜事,可是,这情况好像又有点麻烦。
  接到通知,最先赶来的是内院里的乐慈和阮家父母。
  “丹丹!”
  他们冲进房间里,丹丹正坐在床头,由看护喂着营养汤,吃的津津有味。听到他们叫她的名字,她也完全没有反应。看护只好提醒她,“夫人,‘丹丹’是你的名字。”
  “啊?”丹丹一脸茫然,看看乐慈,看看父母,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几位长辈面面相觑,阮妈妈更是直接冲了上去,一把抱住女儿,“丹丹,你怎么了?你醒了啊!怎么不认识妈妈了?”
  “你别抱这么紧!”丹丹秀眉微蹙,伸手推拒着母亲,“弄疼我了!”
  “丹丹……”阮妈妈眼眶泛红,又是高兴又是着急,“怎么会这个样子?你这样……安之看见了,该多难过啊!”
  丹丹无辜的眨着大眼睛,这些人她全都不认识,说的话她也全都听不懂,是要怎么样嘛!
  房门被敲响,进来的是威森博士。
  丹丹皱皱眉,又来一个不认识的人。
  “威森博士,您快看看,丹丹这是怎么了?”众人都将希望寄托在了威森博士身上。

  威森博士点点头,走近了查看丹丹的情况。先是体检,又问了一系列的问题。
  “怎么样啊?”
  “没有什么特殊。”威森博士解释道,“这种情况,虽然不常见,但也不是没有过。手术过程可能损伤到记忆中枢,所以她醒过来才会出现记忆空白。”
  “那……那该怎么办?”阮妈妈一脸紧张,“不会一直这样吧!”
  威森博士摇摇头,“那到不会,会慢慢恢复,和熟悉的家人、爱人在一起待久了,接触到以前的人事,自然会唤醒缺失的部分。”

  话锋一转,威森博士笑了,“这真是好事啊!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醒了。除了她自己的意志之外,相信也和家人的照顾分不开,她虽然睡着,但是她都听得到、感受得到。”
  乐慈和阮妈妈相视而笑,这是安之的功劳,其他人可不敢居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