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52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厅长您好。”周文不由之主的站了起来。
  “好,好,小周啊,我打电话是给你提个醒,你要有个思想准备,组织上可能会重用你,我听说省政法委书记本来是点了你的名要调来给自己当秘书的,后来被郑书记给否了,郑书记行事风格比较独特,你可能会有一个适应过程,总之你心里有数就行,这话对外别说啊,好了,就这些,下回来省城,记得到家来哦,我那口子老念叨你呢。”
  放下手机,周文再次壮怀激烈起来,看来这个乡丨党丨委书记的任命是省里钦点的啊,想到这里,周文心里就有底了,乡丨党丨委书记就乡丨党丨委书记,好歹也是一方土皇帝,既然郑书记想让自己从基层干起,那就正儿八经做出成绩给他看。
  暴雨过后,至诚公司也组织了慰问队伍下乡给受灾群众送粮送衣,天街乡受到泥石流冲击,损失也很严重,不过受损的多是桥梁道路,只有部分民房因暴雨垮塌。
  刘子光跟着慰问队来到天街乡,自己去了野猪峪,找到老程头告诉他一件事情,县里的确伪造了授权书去和小野财团接触,要求接收桥本隆义的遗产,但是由于法律程序极其繁琐复杂严谨,县里这帮土条又没找对律师,所以耽搁下来至今没有办好,现在只要老程头带着自己的身份证件去省城直接找小野财团办事处,这事儿就有挽回的把握。
  本来老头挺怕折腾的,但是想到给别人的承诺,还是跟着刘子光再次踏上了去省城的路。
  去省城,自然是住在关山海家里,这回老程头给关山海带了不少礼物,半扇野猪、山鸡蘑菇草药什么的,装了整整一车。关山海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看到刘子光也来了,就触动了老头不高兴的事儿,他骂道:“罗克功这个家伙,真是官越大越糊涂了,居然拒绝了你转现役的申请,这年头唱歌的跳舞的演小品的都能进文工团抗肩章,枪法好的预备役干部转现役偏偏就那么难!我去军区骂他,他个狗日的居然躲起来不见我!”

  刘子光心想金处长已经不找自己的麻烦了,这事儿算了也就算了,便宽慰关山海道:“老爷子,这事儿您真是太费心了,我不转现役还不是一样为人民服务啊。”
  正说着呢,关野从外面进来了,看到刘子光在家里坐着,他明显的一愣,随即笑道:“刘总来了啊,正好我找你有点事,到我屋子里来。”
  关野带着刘子光上楼去了,还特意把门关上,楼下的关山海看见笑骂了一声:“小东西,还搞什么军事机密。”
  楼上,关野打开随身携带的棕色公文箱,看他提箱子的架势,刘子光就知道这箱子里面衬了钢板,分量绝对不轻,上面的密码锁也很复杂,怕是不动用气割机是搞不开的。
  关野打开公文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封装很严密的牛皮纸档案袋递给刘子光说:“这是罗司令命令我交给你的,阅后即焚,内容不要告诉任何人。”
  看关野严肃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刘子光也就接过档案袋认真的点了点头。
  关野扭头出去了,把房间留给刘子光,还顺手把房门带上了。
  刘子光打开封着火漆的档案袋,里面只有一张a4白纸,上面写着一行字:下午三点,泛亚金融中心十七层永昌国际贸易公司找姜总。
  泛亚金融中心是位于省城闹市区的一栋高级写字楼,很多跨国公司的办事处都设在这栋楼上,为什么罗副司令会让人捎来这么一封没头没尾的信,刘子光大感狐疑,但是他知道堂堂军区副司令绝不会闲到有空和自己逗闷子的地步,所以他还是决定,不管龙潭虎穴都要闯一闯。

  拿出打火机将这张纸烧掉,看看手机已经两点钟了,第一干休所距离市中心还是有些距离的,必须抓点紧才能按时赶到地方了,于是他出门对关野说:“我出去办点事。”
  关野心领神会,根本不问他去什么地方见什么人,陪着他下楼取车,刘子光的越野车就停在门外,但是上车一发动却点不着火了,关野帮着检查了一下,说是油泵坏了,必须去4s店才能修,又提出让刘子光开自己的车过去,刘子光想了想还是推辞了,说出门打辆车就可以了。
  在干休所门口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市区,刚上车刘子光就发觉不对劲,远处路边停着的两辆汽车看见自己上车便启动跟在了后面,有人盯梢。
  刘子光丢一张大钞在司机面前,说:“待会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停,继续开你的。”
  司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前面正好有个拐弯,出租车稍微减速,刘子光迅速打开车门跳了出去,动作快的匪夷所思,顺手还把车门给带上了,司机惊得差点踩急刹车,但是想到这个奇怪乘客刚才说的话,还是加了一脚油走了。
  刘子光闪身进了路边的巷子,从另一侧出口出去,路边停着几辆载客的残疾人车,他上了其中一辆说:“地铁站。”
  来到地铁站买好车票,跟着人流下电梯,刘子光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身后,全是陌生的面孔,但是直觉告诉他,依然有人盯梢。

  地铁站台上,刘子光特意没有乘坐第一趟车,以此确定跟踪自己的人是谁,不久他就锁定了四五张面孔,有年轻情侣,有戴眼镜的大学生,还有装成地铁清洁工的,想想自己最近还算消停,没招惹什么人,不会有人摆出这么大阵仗来盯自己的梢,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考验。
  他看似随意的走到地铁站的尽头,在一张长椅上坐下,买了张报纸坐下漫不经心的看着,下一趟列车来了,他放下报纸挤了上去,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几个盯梢的人也挤了上去,他计算好时间,在即将关门的那一瞬间忽然跳了出去。
  地铁开走了,站内空空荡荡,只剩下那个清洁工了,刘子光面对他径直走过去,那人显然是个新手,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刘子光在他面前站定,用奚落的口气说:“空气耳麦都露出来了,兄弟。”说罢转身走了。
  当刘子光乘坐下一班地铁抵达市中心的时候,却发现身后依然有人盯梢,这回他可有些毛了,这些家伙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怎么甩都甩不掉,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看手机已经两点五十了,再甩不掉这些尾巴就来不及了,忽然一个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灵机一动,跟着人潮挤进超市,把自己的手机放进了前面一对情侣的双肩背包里,然后绕了几个圈子从地下停车场的紧急出口溜了出去,这回身后再也没有尾巴了。

  刘子光终于来到泛亚金融大厦楼下,这里人来人往,白领男女川流不息,他上了电梯直接来到十七层,这是一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贸易公司,电梯门对面就是公司的大门,并无其他通道,看来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竟然占据了整个楼层,两扇玻璃门贴着永昌国际贸易的logo和名称,旁边是门禁系统,有刷卡的槽子,刘子光没有出入卡,就按了通话键。
  “永昌贸易,请问您找谁?”
  “我找姜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