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52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张书记落马之后,南泰县的府委之争,县府就占了上风,一贯强势而又在省市里颇有强援的唐县长隐隐凌驾于即将退居二线的徐书记之上,他的话,在南泰县就是金科玉律。

  几个常委坐到了一起,唐县长把这两天的事情开诚布公的说了一下,常委们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官场上越俎代庖的事情最忌讳,这个周文不知天高地厚,为了出风头,触动了所有县处级领导的逆鳞,这种人就算倒霉都不值得同情。
  “在公众面前和官方唱反调,谋取个人政治利益,这是很严重的政治错误,动用私刑搞批斗大会,非法拘禁,这是触犯刑法的事情,必须严肃处理,私拿县政府公章,到处乱盖,动用库粮哗众取宠,这是道德品质问题!”
  唐县长手指乱抖,有些激动,秘书赶紧奉上茶水,唐县长浅浅尝了一口,清清嗓子说:“我建议,撤销周文同志的县长助理、县旅游局长职务,由县纪委对其进行诫勉谈话,这是初步意见,下一步是公丨安丨机关跟进侦查,那是司法口的事情,我不干涉,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常委们纷纷举手表示同意。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周文经历了生于死的考验,整个人似乎像是涅槃过了一般,对很多事情看得也淡了,唐县长是个笑面虎,虽然刚才也找自己谈话鼓励了一番,但是同样在官场浸yin了多年的周文知道,领导越是对你笑眯眯,就越是对你起了戒心,自己这回不但是功高震主了,还直接抢班夺权,怕是不光唐县长看自己不顺眼,所有的县处级领导都对自己有了看法吧。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大不了不当这个鸟县长助理旅游局长了,也省的整天见这些龌龊事儿,想到这里,周文的心情放松下来,甚至吹起了口哨。
  忽然,办公室的门被直接推开,县纪委的两个同志走了进来,很生硬的说:“周文同志,请收拾你的东西跟我们走。”
  若是以前,周文肯定吓得魂飞魄散,但是涅槃重生后的周文,却一脸淡然的站了起来,轻蔑的扫视着自己这间没坐满三个月的办公室说:“我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
  省城,省委大楼小会议室,一台镶嵌在墙壁里的大屏幕液晶电视里正在放映着南泰县群体事件的画面,下面的观众衣冠楚楚,表情严肃,他们是以省委书记郑杰夫为首的江东省常委班子。
  “南泰县居然发生这么大规模的群体事件,有人要对此负责!”省政法委书记愤愤说道。
  “别急,慢慢看。”郑杰夫慢悠悠的说。
  画面一转,事态得到控制,当看到周文在台上猛灌谢玉强牛奶的时候,一些常委忍不住轻笑起来,政法委书记也无奈的笑道:“这小子,真是乱弹琴。”
  当看到群众散去,并未造成太大恶果时,常委们都松了一口气,交头接耳起来,郑杰夫干咳一声说:“下面还有。”
  秘书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画面转成了抗洪抢险,白娜虽然是报社记者,但是拍摄水平还不赖,几乎全部忠实记录了当时的情形,属于那种绝对原汁原味不掺假的现场第一报道。
  刚开始,常委们还品头论足着,当看到周文和一群人拉着手跳进洪水中的时候,室内已经一片安静,几个老家伙甚至摸出手帕摘下眼镜擦拭着眼角。
  最后,画面定格在江堤上一个正在抽烟的青年干部身上,虽然蓬头垢面,虽然满身泥浆,虽然嘴上叼的烟皱皱巴巴,但是他眼神中的光芒,却让人为之一振。
  省委书记郑杰夫站了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什么是真正的***员?这就是真正的***员!”
  南泰县,纪委办公室,周文已经在这里坐了整整一个下午,严格来说,他只是科级干部,并没有享受双规的资格,实际上纪委也没有对他实施强制措施,只是留他喝茶谈话而已,但是消息灵通的官场中人已经收到风声,周文这回要倒大霉了。
  南泰县官场盘根错节,人脉复杂,外来人根本站不住脚,更何况周文只是个小小的前市长秘书,毫无根基和助力,在强大的本县政治势力面前,再大的功劳都是纸糊的,沙堆得,一戳就破,一推就倒周文的问题很严重,他的罪名有:身为政府干部在公开场合言辞失当,造成干群对立,私刑拷打无辜群众外加非法拘禁;毫无组织纪律性,公器私用为谋取个人政治利益,每一顶大帽子都能把周文压垮。

  县纪委的负责同志是个很有斗争经验的老纪检,整人功夫一流,不用唐县长授意,就安排了一些群众来信寄到县报社和广播电台,举报周文生活作风不检点,和单位女同志暧昧不清,用公家的油票给自己的私车加油,做人的品德也有问题,对外声称自己是硕士研究生,其实根本还没毕业。
  虱子多了不咬人,周文看着新出版的南泰晚报,只是鄙夷的笑笑,啥也没说,这个鸟劳什子的县长助理和旅游局长他已经当够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无愧于心,这就够了,大不了辞职不干,从此退出体制,他们费尽心机罗织的罪名恐怕还不够判刑的,只要这边一脱身,那边就联系刘子光,让他给自己安排个工作,舒舒心心在市里工作,早晚还能见到老婆孩子,不比在南泰受气强十倍。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响,然后一个年轻办事员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饭盒:“周助理,这是你的晚饭。”
  饭盒丢在桌子上,办事员就出去了,出门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周文一眼,周文也饿了,端起饭盒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忽然停住了,慢慢从嘴里抠出一个纸团,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我们支持你!
  就在一瞬间,周文的眼睛湿润了,在大堤上面临生死考验之时都没落泪的他,却因为这一张小小的纸条潸然泪下。
  在对周文的处理意见上,南泰县里也不是铁板一块,向来充当老好人角色的徐书记这回却异乎寻常的坚定,他坚决不同意惩办周文,而且提出要提拔这个年轻人。
  徐书记虽然不如唐县长强势,但也代表着县里的一股势力,他一出头,县委一帮人立刻转了风向,开始含含糊糊,唐县长也没辙,毕竟名义上书记才是一把手,他只好将周文的撤职处理改成停职检查,并且责令其做出深刻的检讨。
  说到底,周文只是个小小的科级干部而已,触动不到唐县长的核心利益,做人讲究留一线,唐县长作为官场老手,也不会做出赶尽杀绝那一套来,浅浅的给周文一个教训,让他明白南泰县的规矩就可以了,真正让唐县长头疼的是那一帮难缠的老军头。
  这帮老革命来势汹汹,就差把唐县长当众骂个狗血喷头,唐县长多拎得清的人,知道这些老军头手眼通天又是故意找茬来的,那还不曲意逢迎,小心伺候,亲自领着主管民政的副县长和人武部的干部寸步不离的陪伴左右,手里拿个小本本,老军头们说什么话,马上记下来照办,老军头们想去参观野猪峪,祭奠烈士墓,好,马上派员修桥铺路,老军头们说老程头是革命军人,好,马上让民政局补办一切手续,每月补贴按照最高规格拿,老军头们说县里有人坑了老程头的钱,好,马上责成公丨安丨局立案调查,成立专案组,局长亲自挂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