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51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趁着全场寂静的大好时机,周文接着说:“我姓周,是县政府的,场面话咱今天就不说了,我只想说,我也有孩子,今年才四岁,也喝奶粉,这种丧尽天良的毒奶生产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顿时掌声雷动,周文大场面也经历过一些,参加各种会议时候,这种集体鼓掌的场景见多了,但是像今天这样,上万人一起由衷的,热烈的,发自肺腑的鼓掌,却还是第一次听到。
  他把电喇叭挂在身上,伸出两手四下里压着,这是典型的官员示意掌声可以停息的手势,但是群众们依然热烈鼓掌,如雷鸣海ng一般的掌声一直持续了数分钟之久。
  终于静了下来,周文又举起了喇叭,说:“生产毒奶的犯罪分子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但不是现在!咱们是法律社会,犯了罪有国家,有政府,有法院来惩办,要是随便哪个人都能定罪,那社会就乱了!”
  下面又有些躁动,似乎有些不满,周文赶紧说:“要我说,枪毙这个狗日的是便宜了他!”
  下面顿时有人高声叫好,平常电视上官员讲话都是四平八稳,拿腔作调的,哪有这位官员说话这么亲民,这么够味,现在至少老百姓们已经认可了周文,不再把他当做敌人看待了。
  “我建议,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谁家有神童奶,贡献出来,让狗日的喝,照死里喝!”

  下面又是一阵叫好声,小孙也暗挑大拇指,周助理就是有办法,哪怕让谢玉强喝一箱子神童奶呢,也喝不死人,但是这样闹下去,可是真有可能被拖出来打死的。
  有积极的群众飞快去附近小铺里抬了两箱子神童奶来,周文站在车顶上下令:“下面请咱们的公丨安丨人员出面,先逮捕谢玉强。”
  车里几个蓬头垢面的丨警丨察哪能听不出来周助理给他们台阶下的意思,赶紧爬出来,给谢玉强上了手铐,可怜谢老板已经变成瑟瑟发抖的鹌鹑样,骄横之气早已烟消云散。
  “喝!不把这些喝完,别想走!”周文举着电喇叭声色俱厉的喝道,谢玉强也不是傻子,这种情况下别说让他喝奶了,就是吃屎都愿意,他赶紧用带着手铐的手拿出一盒神童奶,抽出吸管作势欲喝。
  “这不行,给他拿大盆来!”周文恶狠狠地喊道,又环顾四下道:“这里空太小,大家看不到,咱们换个地方,到台子上去喝。”

  不远处商场门口有个搭建好的舞台,是某企业预备明天路演用的,正好派上了用场,周文让丨警丨察押着谢玉强,抬着两箱子神童奶来到舞台上,在广场上万双眼睛的注视下,拆开一包包的神童奶,倒在一个不锈钢盆里,逼谢玉强喝下去。
  谢玉强端着脸盆面露难色,周文一摆手,马上过来两个保安小伙子,按住谢玉强的脑袋,撬开他的嘴,端着脸盆往里面倒,喝进去的还没洒出来的多,但是这种情景却是极其的刺激感官,台下的群众又沸腾起来,不过现在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了周文的手里。
  “给我灌,灌死了算我的!”周文朝谢玉强后背猛踢了一脚,从台下看过来,这一脚挺狠的,其实没用多大力气,周文这是在演戏,是在替群众们发泄怒火,小孙他们几个公丨安丨也明白,都尽力的配合着。
  眼瞅谢玉强被折腾的够呛,周文又拿起了电喇叭:“广播说晚上有暴雨,大家都散了吧,明天还要上班,谢玉强交给我们,你们放心好了,绝没有他的好果子吃。”

  群众们一阵哄笑,天边适时的闪过一道惨白的电光,几秒种后,排山倒海的雷声响起来,这预示着一场暴雨即将来临,围观群众们陆陆续续回家了,当暴雨下起来的时候,即使是那些意犹未尽唯恐天下不乱的社会闲散人员也纷纷离去了。
  瓢泼大雨浇在舞台顶棚上,发出密集的响声,周文直觉得后背湿透,精疲力竭,像是踢完了一整场足球赛一样,他也顾不得形象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问小孙:“有烟么?”
  小孙摸出烟盒,递了一支过来,又帮周文点燃,由衷的赞叹道:“周助理,今天真的多亏了你。”
  其余几个被困在车里的丨警丨察也过来和周文道谢,周文疲惫不堪,和没力气和他们说什么了,只是握个手,拍拍肩膀。
  忽然有人指着肚子涨的像个皮球一般躺在地上,满嘴吐白沫的谢玉强说:“他怎么办?”
  严格来说,谢玉强并不是犯人,昨天召开的情况说明会上,那些专家已经信誓旦旦的替神童奶打了包票,他的产品是合格的,卫生的,他也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条例,更没有现形犯罪,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能逮捕他。
  但是这场祸事却是他惹起来的,如果不是周助理急中生智,那几个丨警丨察可能就给他陪葬了,所以这会儿如果周文说把谢玉强铐起来,估计没人会反对。
  但是周文那点酒劲已经过去了,劈雷和暴雨都让他的思路无比清晰,紧急事态已经过去,下面的一举一动必须合法合理,才能让别人抓不到自己的把柄。

  他抛掉烟蒂站起来,环顾四下道:“今晚的事情,同志们都辛苦了,还要再麻烦你们一下,谢玉强没有正式批捕,我们无权扣留他,但是为了他个人的人身安全以及后续的进一步司法调查,我建议将他保护起来。”
  “我同意。”孙继海举起了手补充道:“这事儿闹的太大了,肯定要处理一批人,周助理说的对,谢玉强是案子的关键人物,这个当口他绝对不能回家。”
  “检察院没有批捕,我们也不方便把他关在公丨安丨局,我看就把他暂时留置在县政府值班室吧。”周文说。
  这个建议立刻获得大家的一致同意,半死不活的谢玉强被抬到车上,开往县政府,此时外面的雨已经很大了,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全身上下就淋了个精透,但是大伙的心都是火热的,平息了这么一场群体事件,少不得要受到县领导的赞赏。

  来到县政府,把谢玉强关在值班室里,安排了两个小伙子看着他,周文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才想起拿出手机查看,屏幕上显示着有八十多个未接电话,都是家里打来的,他无奈的摇摇头苦笑了,自己刚才的做法很欧美,很电影化,从不主动表达感情的自己和老婆说那样的话,不吓得她睡不着才叫奇怪。
  打电话回家,好言抚慰了刘晓静一番,半句未提群体事件,只是说自己喝了两杯酒想家了而已,安抚了家里,周文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忍不住心潮起伏起来……
  第二天早上,周助理的办公室门被人敲响,和衣躺在椅子上睡着的周文一个激灵跳起来,他还以为又出了群体事件呢,但是一看窗外暴雨还在继续,就知道是别的事情,打开门,只见外面站了几个身穿雨衣,浑身上下往下滴水的汉子,用焦急的语气说:“周助理,出事了!”
  周文一惊,忙道:“别急,什么事慢慢说。”
  “周助理,我是大王乡的乡长马大富,昨夜暴雨摧毁我乡上百间民房,几百个村民无家可归,电线杆子也刮断了,大王河随时可能决堤!手机讯号也不通了,我是冒死开车过来的,请县里支援我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