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51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县城的经济主要依托公务员阶层,如果没有这些吃财政饭的人进行消费,县城那些商场、超市、专卖店、家乡鸡快餐店就都没了生意,南泰虽穷,穷的只是普通群众,干部们的生活还是处于标准线之上的。
  除了县府、县委、**政协四套班子之外,还有公检法、工商税务、文教卫生、质监局、民政局、财政局、审计局、劳动局、人事局、规划局、国土资源局、建设局、交通局、粮食局、文化局、水利局、农业局、林业局、交通局……以及各个部委事业单位,妇联、团委、老龄委、县志编纂办、总工会、作协、文联、消协、扶贫办、打假办、打拐办、扫黄办、驻京办,驻省办、工商联、民盟民间三九学社致公党,这些单位统统都是吃财政饭的,还是那句话,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很多单位无比袖珍,但一个正职三到四个副职总是要的,下面再配备一些招聘人员,还有一辆车一个司机,一间办公室,这都是不能省略的配置。

  县里这么多当官的,光副县级的干部就三十余名,但是真出了事,却连一个冒头的都没有,最近县里的突发事件比较多,县委书记带着一套班子去省城处理宣传部干部被抓引起的公关危机去了,县长带着一套班子去野猪峪参加纪念碑竣工仪式去了,他们一走,县里哪还有当家的人,政协**的老爷子们都是经历多年风ng的,一看这形势早就隐身了,哪还能找得到,其他各单位的局长主任们平时一个个能的二五八万的,遇到这种情况也萎了。

  偌大一个县城,确实只有周文最大了,说他最大不是因为他旅游局长的职务,而是因为兼着县长助理的职务,虽说南泰县有十一个副县长,但都是各司其职,反而不如县长助理来的全面,再说现在乱成一锅粥,官找不兵,兵找不到官,整个白宫里亮灯的只有周文的办公室,电话也只有他的能接通,不找他找谁。
  放下电话,周文的手都在颤抖,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那位公丨安丨局的小孙已经告诉了他,这是每个基层官员最害怕出现的场面,整个县城已经失控,此时出去,很可能会被愤怒的群众撕成碎片。
  周文在办事处当了七年基层办事员,对上面解决问题的套路很熟悉,出了事先捂盖子,捂不住就压,这种愚蠢的高压方式往往导致情况的进一步恶化,一件极小的刑事案件或者民事纠纷,就有可能酿成大规模群体事件。
  南泰县干群基础相当薄弱,早就是一个大火药桶了,大家经常开玩笑说,现在什么都齐了,就差一个姓陈的,一个姓吴的了,没想到一语成谶,而这两位姓陈姓吴的,不是别人,正是不由分说下令捂盖子的唐县长本人。
  周文可以选择逃避,因为他已经听到风声,唐县长准备免掉自己的县长助理职务,名义上是让自己专心从事旅游事业,实际上打入另册的先兆,周文毕竟是外乡人,又掺和外人搞出豆腐渣纪念碑的事情,唐县长本来觉得周文在省里有人,可以利用一下,后来发现所谓的后台也不过如此,对周文的所谓爱才之心也就慢慢冷了。
  一个区区清水衙门的局长而已,充其量不过是科级干部,凭什么去管这档子闲事,闹得越大越好,反正不关自己的事,周文快速收拾着手上的东西,决定从后门出去,回宿舍蒙头大睡,再把手机电池扣掉,让所有人都找不着自己,明天早上起来看热闹就行。
  反正县政府以后也不来了,索性把东西全都搬走吧,当周文的手伸向桌上的全家福的时候,心忽然被刺了一下,媳妇和儿子甜甜的笑容让他心酸无比,儿子整天在幼儿园吹嘘爸爸是局长,媳妇也在单位里以自己为豪,可是事实上自己混的一塌糊涂,一个命运捏在别人手上的可怜的县城科级小干部而已。
  拿起全家福,大学刚毕业时的豪言壮语,当办事员时酒后的牢骚话都涌上了心头,还有前几天刘子光当面训斥自己的情景都历历在目。
  周文,难道你真的甘心在南泰县干一辈子么!
  “不,我不甘心!”周文忽的站起来,胸中似乎涌起一团火,他把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下,将全家福照片从镜框里取出放在衬衣口袋贴心的位置上,然后把县政府红色的工作胸卡认真的别在胸前,整整衣服,下楼去了。
  来到楼下门卫室,只见两个新分配来的保安小伙子满脸兴奋谈着什么,看到周助理下楼,他俩顿时不言语了,毕恭毕敬站起来说声周助理下班啊。
  周文一脸严肃走了过去,看到门卫室里居然摆着一碟花生米,两个茶缸子,还有一瓶当地产的劣质白酒。
  两个小伙子顿时紧张起来,虽说在值夜班喝酒早就是惯例了,但毕竟是违规的,他俩只是新来的聘用人员,万一被周文抓住小辫子告一状,很可能会被辞退。
  但是周助理并没有责备他们,反而笑笑说:“大夏天的喝白酒,还不嫌热么?”
  见他如此和善,两个退伍兵出身的保安挠挠脑袋笑道:“不是没钱么,啤酒太贵了,工资还没发。”
  周文似乎是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竟然走进了门卫室坐下,很自来熟的端起了茶缸子说:“我尝尝?”
  “您请。”俩小伙子对视一笑,觉得周助理这人挺随和的。

  他们哪里知道,周文此时早已心潮起伏,波涛不定了,刚才那股豪气顶着他走下来,可是天生的怯懦转瞬又占据了上风,他犹豫了,想借着这个机会再想想。
  看到两个小伙子纯朴的面容,周文心中忽然灵光一闪,问道:“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周助理,现在外面闹得可厉害了,神童奶那个事啊……听说连警车都掀了。”
  “哦,这么严重!”周文忽地站了起来,用不由分说的口吻命令道:“机关里还有值班的么,都给我找来。”
  两个小伙子面面相觑,不知道周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用对讲机通知了另外四个值夜班的保安。
  手底下有了人,周文的底气就足了些,他说:“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清楚吧,县领导不在,我们要顶上去,把事态平息掉,留下一个人值班,剩下的人跟我走。”
  保安们愣了,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跟周助理去,周文皱眉道:“有什么怕的,又不是让你们去镇压群众,万事有我,你们只要跟着我就行,怎么,你们真想当一辈子保安么!”
  周文这句话很有杀伤力,但凡南泰县人都有着浓厚的公务员情结,哪怕是进机关里当个工勤人员都是极佳的选择,如果能有个正式编制,那简直做梦都能笑出来,周文虽然没明说,但是话里的意思很清楚,关键时刻显身手,转正不是梦!
  小伙子们对视了一眼,终于有一个说道:“周助理,我愿意跟你去!”有了第一个响应的,剩下的就好说了,也都表示愿意前往。

  “好,有种。”周文端起面前的茶缸子,一口将里面一两五白酒倒进嘴里,俗话说得好,酒壮怂人胆,平日里怯懦无比的周文也呈了一回英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