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74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丹丹!”杭安之及时扶住她,却改变不了丹丹失重的现实。
  丹丹双眸渐渐合上,无力的趴在杭安之身上,气息变得微弱,“安之,我……我好像要睡了,我是不是很能睡?对不起,走不了了……”
  说完,眼睛一闭,彻底失去了意识。
  “丹丹!”杭安之压抑的低吼,把丹丹抱了起来。“快!去叫医生来!”
  前院里,灯火辉煌,酒宴还未散,内院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哥,丹丹要马上送医院……她不是睡着了,她是……昏迷了!”
  客厅里,杭安之正在等着消息,乐雪薇走了过来,把医生检查的结果告诉他。

  “什么?”杭安之如遭电击,脸色霎时惨白!丹丹的病情,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
  急救车直接开进内院,杭安之抱着丹丹从楼上下来,陪着她一起进了医院。丹丹现在的情况,住在家里已经不行了,必须要24小时严密监护,她现在真的随时可能会永远也醒不过来。
  “手术!现在马上给她手术!”
  杭安之一拍医生办公室的桌子,头疼的仿似要裂开,理智已经所剩无几。今天是他大婚的日子,他的胸花都还没有摘下来,可是他的新娘此刻却躺在了病房里!
  “哥,你冷静点!”
  乐雪薇拉住杭安之,“现在不行,丹丹现在的情况,不适合手术!我们再等等……”
  “等?等什么?”杭安之眼眶发红,近乎咆哮,“等她一睡不醒吗?救她,救她!我没有让她过过一天好日子,我不能就这么让她永远也醒不过来!”
  “哥!你冷静点,丹丹还等着你!你要是乱了,丹丹还靠谁?”乐雪薇死命按住发狂的杭安之,“哥,你不要乱、不能乱啊!”
  “……”杭安之顿住,泄了口气,慢慢冷静下来。雪薇说的没错,他不能乱,丹丹还要靠他!
  他松开乐雪薇,进了病房。丹丹躺在病床上,双眸紧闭,看上去就像是安详的睡着了。周身接满了各种导线,连接着仪器,不时发出冰冷而机械的响声。
  “丹丹。”
  杭安之走过去,直接跪倒在床旁,握住阮丹宁的手盖住双眼。

  “你快点醒过来,你不能这样……不能刚结了婚,就把我抛下了。做人不能这样自私的,你要是不醒过来,我不会原谅你的,你了解我的,我真的说到做到的……”
  说着说着,眼泪溢了出来,话锋也变了。
  “丹丹,你说了给我个机会的。我们才刚结婚,我还没有好好照顾你,我欠你的还没有补偿,别这么对我,我们已经空等了八年,丹丹,不要这么残忍,醒过来啊!”
  丹丹安详的躺着,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了。
  病房里,点着壁灯。
  床旁,看护拿着盆站在一边,杭安之手上拿着毛巾在替阮丹宁擦身。

  “……”看护好几次都欲言又止,她虽然是个旁观者,可是看到一个大男人这样亲力亲为的照顾妻子,也不免动容。何况,这个男人身份极其尊贵。
  阿肆推开门,走了进来。
  “总理,医生那边在开病例讨论会,请您过去。”
  杭安之顿了顿,点点头,握住丹丹的手,轻声说到,“我出去一会儿,很快回来,乖乖等着我。”
  他站起来,把毛巾递给看护,吩咐道,“你先把衣服换了,等我回来给夫人泡脚。”
  “是。”
  大会议室里,医生坐了一圈,都是帝都最顶尖的神经外科专家。杭安之推开门进去,众人齐齐站了起来迎接他,“总理。”
  杭安之疲倦的点了点头,示意大家坐下。
  连日来,杭安之白天要工作,晚上再来医院照顾丹丹,精神难免不济。面色稍显苍白,下眼睑上覆着浓重的黑眼圈,整个人也清减了不少。

  “开始吧!”
  阿肆拉开椅子,让杭安之坐下。杭安之一抬手,示意专家们开始。
  “……夫人现在的情况,大致就是这样。”
  专家们说的太专业,杭安之听不太懂。他蹙眉问到,“究竟什么时候可以手术?”
  “这个,夫人现在脑部水肿厉害,这是导致她昏迷的主要原因……要手术,必须等到脑部水肿消除之后。”
  听到这样的答案,杭安之神色越发浓重,可是却不得不面对,“嗯……那你们制定好治疗方案吧!手术也要安排了,我问一声,你们谁主刀?”
  他眉眼一抬,凌厉的扫了一圈众人,带着逼视的意味。
  “这个,我。”其中一名专家站了起来。
  杭安之移过视线,落在那人身上,“你?”
  “是,他是威森博士的学生,如果威森博士执意不肯破例,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一旁的人忙帮着解释。
  学生?杭安之别开视线,长长的叹了口气。说到底,最好的还是威森博士!那个老头,竟然软硬不吃!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动静。他沉得住气,可是丹丹却等不了了!
  从会议室出来,杭安之便吩咐了阿肆,“阿肆,明天一早的时间,给我空出来,跟我去个地方。”
  “是。”阿肆答应着,心里清楚杭安之这是要去哪儿。
  第二天一早,杭安之看着阮丹宁输上液给她喂了营养汤才离开的医院。
  “开车。”一上车,杭安之便沉声说到。因为是他个人的事情,并没有带很多人,只带了阿肆。

  阿肆跟了杭安之这么多年,不用他明示,便将车子开向了陈佳妤家。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一直密切监视着威森博士的动向,知道威森博士的确是住在陈佳妤家里。
  车子停在门外,杭安之和阿肆下了车,阿肆准备上去摁门铃。
  “哼!阿肆,砸开它!”杭安之一勾唇,眸光阴沉。
  “……是!”阿肆一怔,随即点了点头,从腰间拔出枪,朝着门锁处直接开了一枪。抬起脚一踢,轻轻松松的将门踹开了,“安少,请!”

  杭安之下颌微微抬起,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客厅里,威森博士才刚坐下来,手边的报纸还没打开。
  “大伯,今天起的早呀!”陈佳妤把早点端过来,想了想说到,“大伯,我们什么时候回A国啊?您都在A国生活习惯了,我看我们还是回A国吧!您在这边,不是也没什么事了吗?”
  威森博士顿了顿,摇摇头,“暂时不回去,还有些事情没有了。”
  “什么事啊?”陈佳妤心里发急,大伯若是在帝都逗留的时间长了,难保杭安之想不出办法来让大伯出山!阮丹宁一旦有了希望,她就彻底没希望了。
  “还有些老朋友要见。”
  威森博士含糊的说了两句,只是这个老朋友,现在不知道在哪儿?他只知道那个丫头的名字,她病的可不轻,真是让人担心。上次给她的药,也应该吃完了。
  “噢……”陈佳妤应了,眉心微蹙。

  突然,玄关处大门‘嘭’的一声巨响,杭安之带着阿肆冲了进来。
  威森博士和陈佳妤对视一眼,齐齐冲了出去。
  “威森博士。”
  杭安之停下脚步,伸手拦住阿肆,朝着他露出笑容,甚至微微弯下了腰身,“早啊!威森博士,这么早来访,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