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50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人被这戏剧化的一幕惊呆了,连刘子光都不禁暗暗叹息,如果老程头当初做了另一个选择的话,那么今天毛孩就不是在烧烤摊上打工的辍学山村少年,而是家世显赫的**子弟。
  关老头大笑之后站了起来,冲自己孙子喝道:“小涛,去把地窖里的茅台拿出来,爷爷今天开戒!”
  关涛迟疑着:“爷爷,您那肝脏……医生说不能再喝酒了。”
  “小兔崽子,还废话!”关老头一瞪眼,关涛赶紧往外跑,扭头还问:“拿几瓶?”

  “全拿出来!”
  遇到了当年的故人,关老头兴奋地不得了,把老程头请进自己的书房,打开箱子拿出历年来珍藏的各种证书、奖章、照片、军衔军装,还有几把手枪请老战友欣赏,而且连称呼也改了,不喊老哥哥,喊老排长。
  当年一个是县大队的排长,一个是县委的通讯员,虽然素未谋面,但是生命的轨迹却有着令人感慨的交叉,如果没有当年老程头的推辞,那么关老头今天的一切就都成了泡影。而在跨越半个多世纪后,两人居然又阴差阳错走到了一起,人生就是如此充满戏剧性和传奇色彩。
  关老头把珍爱的收藏全都拿了出来,老程头也不客气,从里面拿出一支20响的德国大镜面匣子枪,三下五除二拆了个七零八落,动作流畅自如,拆完之后感慨道:“这东西,有年头没碰了,当年俺也是腰挎两把盒子炮的。”
  关老头豪爽的说:“喜欢就拿起当个念想。”
  老程头赶紧推辞:“你的枪,我怎么能拿。”
  关老头说:“你和我客气啥,这样吧,你拿起玩,什么时候玩够了就还,咋样。再说我还有这些个玩意呢。”说着得意的指着箱子里那几把马牌撸子、花口撸子和王八盒子。

  “中。”老程头也是个直肠子,见关老头如此真诚,便答应下来。
  客厅里,刘子光和皮天堂面面相觑,这老军头太可怕了,家里居然藏着大批枪械,不过再一想也就释然了,人家是军区副参谋长,至少少将级别的高官,又是住在干休所里,藏几把战利品算毛啊,你丨警丨察还能冲进来搜查不成?
  公务班的勤务兵们把酒菜抬了进来,关老头兴致勃勃的和老程头一起出来,冲着几个年轻人道:“今天你们几个小鬼跟着沾光了,尝尝我珍藏二十年的茅台酒。”眼光扫过刘子光的时候,停顿了一下,问他道:“小鬼,你当过兵?”
  “报告首长,我是预备役少校。”刘子光答道。

  关老头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大手一挥,洪亮的嗓门喊道:“预备役也是兵,坐下喝酒!”
  老将军家里的桌椅板凳都是结实的实木制品,支起桌子,摆上板凳,公务班的小勤务兵们把四个盘子八个碗摆上,没啥精巧的菜式,都是实打实的硬菜,整鸡,整鱼,肘子、牛肉,还有花生米、皮冻、拌黄瓜、松花蛋等凉菜,其中一大盘是油炸的金黄香酥的金蝉幼虫,据说是头天夜里老将军打着手电筒带着勤务兵亲自在院子里挖的哩。
  关涛把深藏在地窖里几十年的陈酿茅台拿了出来,整整一箱子好酒啊,纸箱子上面的字体还是那种已经不再使用的超级简体字,印着军供的字样。
  老将军拿着酒瓶说:“这酒还是当年打越南小霸的时候准备的,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真是弹指一挥间啊,来,小涛,给你程爷爷满上。”
  关涛接过酒瓶,用菜刀撬开瓶盖,一股醇香飘了出来,沁人心脾,到底是陈年佳酿,倒出来都挂杯,堆在酒杯里竟然不溢出来。
  老将军又大发感慨道:“当年中央点了许世友的将,让他指挥自卫反击战,许和尚好酒,挑选部将也是拿酒量当衡量标准,那一场真是喝的昏天黑死,事后我足足醉了三天三夜啊,不过这酒醉的值!能带兵上前线干他娘的,别说醉三天三夜了,就是醉死了都值!”

  关涛跟着吹捧道:“电影《高山下的花环》你们看了没有,里面的雷军长就是以我爷爷为原型的。”
  “又胡扯,我哪有雷军长那个觉悟,那是以54军张师长为原型的。”老头立刻纠正道。
  “可是我大伯不是牺牲在越南前线的么?”关涛坚持道。
  老将军望了望墙上挂着的相框,黑白照片中那个年轻英武的军人还穿着65式军服,一颗红星两面红旗,简单朴素威武,看眉眼很有关家人的神韵。
  “高远是我关山海的好儿子,他死的壮烈,死的光荣……不提那个了,来,喝酒!”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众人也都举杯干了,皮天堂还恰到好处的趁了一句:“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没有高大伯他们的牺牲,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关山海看了皮天堂一眼,心说孙子交的这些社会上的狐朋狗友,还挺会说话的。

  正喝着,外面传来汽车刹车的声音,一辆军绿色的猛士越野车停在了门口,一个身手矫健的军人跳下车来,人未到,声音先到:“爷爷,我回来了!”
  大门打开,关野少校出现在门口,一身合体的陆军常服,帽子夹在腋下,腰杆笔直,手里还提着行李袋,坚持不让勤务兵帮自己拿。
  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回家,关山海非常高兴,站起来说:“回来的好,快把东西放下,吃饭!”
  关野一眼就看到了刘子光,两人四目对视,刘子光微微点头致意,细微的动作自然被目光如炬的老将军注意到。
  关野把行李放下,洗了个手就过来坐下了,笑道:“今天家里有客人啊,哥,你给我介绍下。”
  关涛刚要说话,关山海先开口了:“这位老爷爷,是你爷爷的老排长,当年打过鬼子的英雄,你喊程爷爷就行,这两个是你哥哥的朋友。”
  关野站起来很恭敬的喊了一声程爷爷好,又给程爷爷端了一杯酒,小辈姿态做的很足,随后他笑道:“爷爷,这个哥们就是我给你提过的神枪手,刘子光。”

  刘子光谦虚道:“瞎打的,不作数。”
  关山海却眉毛一扬道:“能用战防枪打出这个成绩,不简单!”
  关野解释道:“我爷爷他们那时候也有12.7的步枪,不过是反坦克用的,据说那东西只能打两枪,左肩膀一枪,右肩膀一枪,然后就进野战医院了。”
  众人就笑,涉及到军事方面的东西,他们都不大能插得上话。
  关山海说:“枪法如此出众,呆在预备役里训练民兵未免可惜了,虎头,你给罗克功推荐了么?”
  虎头是关野的小名,他答道:“我给罗副司令写过报告了,还没有回音。”
  关山海沉吟一下说:“等等看吧,不行的话,我老头子直接给他挂电话。”
  新旧老友相逢,这场酒喝的格外开心,关涛和皮天堂也跟着傻笑着一杯杯的往下灌,酒足饭饱之后,老将军提议,去靶场练枪去,众人轰然同意。
  东南军区在省城郊外有一个射击训练中心,各种轻武器都有,各种地形地貌也很齐全,平时是用来训练特种部队的,有时候也借给公丨安丨部门进行训练,老将军让秘书打了个电话过去,那边马上进行准备,恭候首长驾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