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50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南泰县却是一个极其讲究背景资历人脉的地方,公务员阶层作为一个特殊的阶级,内部关系盘根错节,同学朋友亲戚师生,再加上互相通婚,随便拉一个人出来,都能牵扯出一大票关系来,这就是南泰官场可怕的地方,别看周文是堂堂的旅游局长,县长助理,抡起办事能量来,恐怕还不如他们局办的一个打字员。

  所以,周文是很难升上去了,就调回市区都是痴心妄想,一个萝卜一个坑,市里的位子早有人占了,在县里既爬不上去,又不敢和他们同流合污,所以这个县长助理当得也很憋屈。
  刘子光狞笑一声,丢下一句话:“周文,你真想在南泰县干一辈子啊?”然后和老程头出门走了。
  出了白宫大门,才觉得豁然开朗,呆在那座表面洁白庞大壮丽内里却充满了蝇营狗苟之辈的建筑物里,让人感到莫名的压抑。
  上了汽车,刘子光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问老程头:“老爷子,这告状可是门技术活,你打算从哪里开始?”

  老程头说:“上市里告,市里不管是上省城,省城不管就去首都,我就不信告不赢这几个贪官污吏。”
  刘子光一笑:“有您这句话,我舍命陪君子。”
  正要开车,忽然一辆黑色轿车风驰电掣的开过来,堵在刘子光车前头,从车里跳出四个汉子,都是刺龙画虎乡下土流氓打扮,看那架势分明是来找茬的。
  刘子光拉了手刹,开门下车,抱着膀子微笑道:“哥几个这是找人呢?”
  为首的流氓指着刘子光的鼻子大喝一声:“就是他,给我往死里打?”
  要知道这可是在县政府门口,光天化日之下,这些流氓就敢动手打人,要说不是某些人指使的,鬼都不信,再看白宫门口的保安和门卫,全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没事人一样坐在屋里。
  刘子光不动,老程头也不动,用看傻子一般的眼神看着这四个土流氓,眼中流露出怜悯的神色来。
  四辆线条粗犷硬朗的越野车轰着极重的油门从不远处的停车场冲过来,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停在四个土流氓身后,其中一辆越野车径直用坚硬的前保险杠把他们的轿车后备箱顶的面目全非。

  车门齐刷刷的打开,从车里跳出来十七八个健硕的军装汉子,迷彩服的袖子卷的老高,露出坚实的肌肉,那表情,那眼神,一看就知道是经常打群架的主儿。
  后果毫无悬念,四个土流氓被众民兵裹挟到越野车上去,五辆汽车扬长而去,白宫某扇窗户里,钱副局长大惊失色,他喊来揍人的打手反而被人家绑走,看来这伙人不好惹啊。
  钱副局长想了一下,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张所长么,我建设局钱大鹏,刚才有人在县政府门口把我表弟给绑架了……”
  半小时后,南泰县城关派出所的警车在县城东路的排水沟里发现了钱副局长的表弟一行,四个汉子已经被揍得面目全非,但是明显可以看出人家是留了手的,既没骨折也没伤到内脏,就是一张脸被抽成了猪头。
  根据伤者提供的线索,派出所迅速出动,在江泰公路上截获了行凶者,拜道路拥堵所赐,这伙人还没走远。
  派出所的警车挡在了越野车前面,张副所长跳下车来,心里暗暗叫苦,钱副局长的得罪的都是什么人啊,五辆兰德酷路泽!这可不是一般人装备的起的,果不其然,从车上跳下一队军人,为首的还是个少校,颐指气使的质问张所为什么拦路。
  “是这样的,县城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请你们回去协助调差。”张所很客气的说道。
  若是一般人,他早就让治安员一拥而上拿下了,但是对方显然来头不小,张所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即便此事牵扯到钱副局长的面子也是一样。
  “那几个人寻衅滋事,打劫军车,被我们教训了一顿,怎么,有问题?”那个少校眉头一挑,很不屑的说道。

  “没有没有,那个,请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张所依然很客气。
  “高炮团的,爱咋咋地吧。”少校撂下一句话跳上了车,司机不耐烦的猛轰油门,示意张所让路,张所这个为难啊,想让路吧,面子上过不去,不让路吧,又拦不住人家,就凭自己四五个脑满肠肥的公丨安丨人员,两根橡皮棍,真要和这帮吃了枪药似的大兵干起来,非吃大亏不可。
  好在刘子光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指挥驾驶员直接从路旁的烂泥地开了过去,若是一般小车肯定就陷里面去了,但这几辆越野车却如履平地一般,呼呼地开走了。
  “呸,当兵的狂什么狂!”等几辆车走远了,张所才狠狠地啐了一口,爬进了自己的桑塔纳,喝道:“回所!”
  江北市横跨淮江两岸,地处三省要冲,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现在也驻扎着相当规模的部队,装甲师,陆航团、高炮旅,舟桥旅,都是能征善战的野战军,部队有当地警备司令部的纠察管,哪里轮得到地方上的派出所,所以挨打的那几个小子,只能自认倒霉。
  钱副局长的表弟被抽了十几个大嘴巴,两只眼睛肿的只剩下一条缝,牙齿掉了四五枚,说话都走风,出事之后电话通知了七大姑八大姨,县里有身份的亲戚基本上都通知到了,就等他们过来为自己报仇了。
  一阵华丽而苍凉的手机音乐从走廊里传来,“亲爱的~~你慢慢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然后戛然而止,换成一个粗犷的男声:“喂,谁,哦,三哥啊,行,晚上我找你去,现在有点事,挂了啊。”

  一个粗壮的男人推门进来,手上硕大的方戒闪着金光,指间还夹着香烟,进门不说话,先清清嗓子,朝地上吐了口浓痰,这才说道:“伟伟,咋弄的?和谁干架了?”
  表弟一看是一拜的结义大哥来了,赶紧哭诉道:“让几个当兵的给揍了,大哥你得帮我出气。”
  大哥说:“行,回头我给部队的几个熟人联系联系,帮你要个说法,这事儿交给我i,绝对办的妥妥的,对了伟伟,你上次说有个嫂子在教育局?”
  伟伟说:“对,我四表嫂在县教育局上班,咋了?”
  大哥说:“也没啥大事,你嫂子开了个食品厂,想打进学校市场,想找人联系点业务,要是成了,给你两个点的提成。”

  伟伟说:“行,回头我帮你问问。”
  正说着呢,钱副局长在张副所长的陪同下也来了,都是一个县城的,谁不认识谁啊,大家点个头打声招呼,大哥拿出烟来散了一圈,众人在病房里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讨论起案情来,张所说这事儿是高炮团的人干的,大哥拍着胸脯保证说,自己在军分区有熟人,绝对把这事儿办的漂漂亮亮的。
  伟伟眯缝着红肿的小眼向钱副局长添油加醋讲了自己如何英勇搏斗的事情,钱副局长脸色有些不好看,说:“伟伟,你好好养伤,四哥帮你出头。”
  伟伟趁机说:“四哥,这是我一拜的强哥,他父亲是质监局退休的老局长,最近家里开了个食品厂,想联系点业务,你看能帮忙不?”

  钱副局长说:“再说吧,这事儿不忙,回头让你嫂子帮着联系一下就行。然后留了一张名片给强哥。
  都是场面上人,谁用不着谁啊,既然钱副局长答应,基本上这事儿就定了。
  探视了表弟,钱副局长从医院出来,直接去了唐县长办公室,南泰县有十三个副县长,最有魄力的就是这位唐副县长,年富力强手腕灵活,这也是他能成功升任县长的重要原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