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67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了电话,杭安之又反身吩咐警卫兵,“翻!把总统府给我翻一遍!”
  “是!”
  长夏和总统府两头都开始寻找阮丹宁,杭安之不放心,又拨通了警务署长的电话,扩大寻找范围。可是,无论是长夏、总统府,还是外面,都没有阮丹宁的消息!
  “啊……”
  杭安之长叹息,闭眼扶额,丹丹会去了哪儿?发生了什么事,她会这样不声不响的闹失踪?她又看不见、身体还那么虚弱,她一个人能去哪儿?
  “少爷……”送阮丹宁去长夏的那名警卫兵战战兢兢的靠近杭安之,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杭安之急的焦头烂额,不悦的瞥他一眼,厉声吼道,“有话就说!”
  “是!少爷,下午阮小姐让属下送她去了帝都酒店,还在前台查了少爷下午跟谁见面……前台说是位姓陈的小姐,然后,属下就觉得阮小姐情绪不太对,可是属下不好问什么。接着,阮小姐就让属下送她去长夏了……”
  警卫兵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说了,杭安之却是惊住了……丹丹竟然跟着他去了帝都酒店!为什么?丹丹怎么会知道他去了帝都酒店?难道……她听到他和陈佳妤的通话了?
  “啧!”
  杭安之烦躁的蹙眉,没想到他那么小心翼翼还是被她发现了!丹丹现在失踪,一定是认为他和陈佳妤有什么,所以……她是生气了才会消失!
  “阿肆!”

  “是,总理。”
  杭安之太阳穴阵阵抽痛,眉心紧锁,吩咐到,“立即封锁所有出境口,不能让丹丹离开!还有,警务署长那边盯紧一点,就算是挨家挨户,也要尽快找到丹丹!”
  “是,属下明白!”
  阮丹宁失踪的消息,很快在总统府和长夏传开。两边都乱作一团,所有人的都替丹丹担心,她那样的身体状况着实不能让人不担忧!尤其是丹丹的父母,心急如焚、寝食难安。
  而这个时候的阮丹宁,人却已经不在帝都了。杭安之虽然封锁了所有的出境口,但是在他这么做之前,她就已经坐上了帝都开往T市的火车。
  从帝都到T市,只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杭安之发现她不见时,已经太晚了。
  火车到达T市,阮丹宁跟随着下车的人群,摸索着下车。
  “哎呦!”由于车上人太多,阮丹宁不免还是撞倒了人,不好意思的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呵呵……”一声爽朗的笑声,让阮丹宁放松不少。

  被她撞着的,是位年长的男子,头发都已经花白了,可是精神状态却是很好。年长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阮丹宁,温和的笑笑,“小姑娘,冒昧的问一句,你是不是看不见?”
  “呃……”阮丹宁一怔,缓缓点点头,“是。”
  “噢……那你就一个人吗?你这样很危险啊!”年长男子很疑惑,看看她身边,的确没有其他人陪伴。
  阮丹宁艰涩的勾勾唇,“不要紧,我习惯了,车上人多……别看我这样,我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走路、照顾自己的。”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导盲杖,“只要有它就好了。”
  年长男子面露赞许,这丫头虽然看不见,但是倒是很坚强乐观。
  “那你小心。”
  “嗯!”阮丹宁笑着点点头,撑开导盲杖下了车。
  站在火车站门口,阮丹宁突然不知道该去哪儿了。她是一时冲动,接受不了杭安之还和陈佳妤见面,所以偷偷跑到了T市,可是现在到了,她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在T市是没有地方可以去的。
  慢慢悠悠的往外走,经过车站内便利店时,听到里面有小的骚动。
  “老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POS机坏了,所以不能刷卡……只是几十块钱,您给现金不就行了吗?”
  “可是,可是我没有那么多现金……”
  “啊?开什么玩笑?老先生,您别逗了,您有卡刷,却没有几十块零钱?”
  “我是真没有……”
  阮丹宁听着这样的对话,突然止住了脚步。她是瞎了,可是耳朵却异常的灵敏,听着这声音……这位老先生,显然就是刚才在火车上被她撞的那一位。
  “那个,多少钱?我给。”

  阮丹宁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把手伸向包里。
  “呃……四十七块。”
  “噢。”阮丹宁点点头,从包里掏出一张五十递给店员,“找我三块。”
  老先生诧异的看着她,一是因为她主动替自己付钱,二是因为她看不见却准确的知道拿出来的是张面额50的纸币。

  “那,老先生,东西给你……小姐,你的三块钱。”店员把东西和钱分别递到两个人手上。
  阮丹宁看不见,朝老先生的方向点头笑了笑,转过身走了。老先生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挑挑眉,这个女孩年纪看着不大,而且还一脸病容,心底到真是好,他又发现了她一个优点。
  车站门口,阮丹宁考虑着,或者她应该找个酒店?可是那么一来,就会用到杭安之的卡,到时候杭安之就会立即找来了,她现在还不想见他。
  老先生同样从出口出来,招手要拦车子。
  岂料,两辆车子为了争生意,同时朝着这边挤过来,车轮在地面上划出刺耳的声音。阮丹宁凝眉,不知道一旁站了人没有?“大家小心!车子!”
  阮丹宁高声疾呼,及时阻拦了正要跨出步子的那位老先生。两辆车子堪堪危险的擦过路边,险些就撞到了那位老先生。老先生逃过一劫,对阮丹宁更加好奇了。
  “呵呵。”
  老先生浅笑着走向阮丹宁,“小姑娘,刚才你在火车上撞我一次,可是……你又帮我付了钱、又救了我一命,我可是欠你欠大了。”

  “嗯?”阮丹宁这时也听出来是那位老先生,没想到这么巧,“是您啊!我也只是听到车子开得太急了,并不知道是您,而且我也没有做什么,您不用这么客……”
  日期:2019-01-30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