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66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肆跟了杭安之多年,看他这么烦,也替他着急,“总理,您别着急,是人都有弱点。”
  “嘁,弱点?陈佳妤算不算?”杭安之冷笑,他现在最烦的就是这一点了。
  “不,阿肆不是这个意思。”阿肆摇摇头,“您再给属下一点时间,阿肆知道您心里想什么,属下一定还会再查出来什么的。”

  杭安之拧眉,无力的朝阿肆挥挥手,“去吧!最好是能从威森博士身上下手。”否则,要是被丹丹知道了陈佳妤对他‘阴魂不散’的纠缠,他虽然是问心无愧,但是丹丹一定会生气的。
  “是,阿肆明白。”
  威森博士这边还一点头绪没有查到,那边陈佳妤仍旧对杭安之咬住不放。
  好容易休息天,杭安之陪着阮丹宁在家,正好也要做婚礼前的准备。全家人都聚在一起,商量着各项事宜。毕竟现在安之的身份不一样了,总理大婚,不仅仅是个人的事情。

  最忙的自然要属乐慈,“哎呀,我看啊……正式仪式前,安之你还是有必要带着丹丹走一遍,主要是靠你,你要带好丹丹。”
  “义母,你别这么紧张……”杭安之要被乐慈夸张的样子给惊到了,正说着,口袋里手机响了,杭安之掏出来一看,神色不动,站起来走到外面去接。
  阮丹宁疑惑的歪着脑袋,听着他的脚步声,心中疑窦丛生。
  她说不上来什么原因,只是一种单纯的直觉,觉得这两天杭安之和平时有些不一样。虽然他一直都很忙,真正陪着她的时间并不多,可是女人总是敏感的,尤其是现在重病在身的丹丹。

  趁着家里人商量婚事时,丹丹悄悄站了起来,走到外面,她听到杭安之在接电话。
  “好,我知道了,在哪见面?嗯,好……我知道,那就帝都酒店。”杭安之匆匆把电话挂了,手机塞进口袋里。
  阮丹宁迅速背过身,生怕被她看见,直觉很不好,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杭安之折了回来,握住阮丹宁的手,“丹丹,对不起,我现在有点事要出去一趟……你在家里,不要紧吧?”
  他要出去!阮丹宁扯扯嘴角,“什么事啊!今天不是休息吗?连义父都在家里,你要干什么去?”
  “呃……”杭安之顿了顿,“是公事,我和义父角色不一样,说起来我就是应该比他忙的。”
  听了这话,阮丹宁心一沉,公事?他居然说是公事!刚才明明说是要去帝都酒店。他这样的身份,跑去帝都酒店和什么样的人谈什么样的公事?
  “那……你去吧!”阮丹宁疑惑重重,却没有阻止杭安之出门,“我不要紧。”
  “那我走了,尽快回来,等着我。”

  杭安之随即出了门,他不知道的是,阮丹宁在他出门后,趁着家里人不注意也出了门,直接去了帝都酒店。
  杭安之这种身份,即使是在帝都酒店和人见面,自然是不会坐在大厅里。所以,阮丹宁要查他和谁见面并不是很难,何况她还是和总统府的警卫兵一起来的。
  到了前台,阮丹宁便直接问到,“你好,我想知道……杭安之约了谁在这里见面。”
  “呃……这位小姐,不好意思……”
  前台话没说完,便被阮丹宁打断了,“我不是一般人,我是杭安之的未婚妻,你看看我身后的警卫兵也知道我没有撒谎了。你们总裁是我好姐妹的丈夫,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你才肯说?”
  “这……”前台一听这来头,犹豫了,看向警卫兵。
  警卫兵朝前台点点头,“说吧!这位确实是总理的未婚妻。”
  “是……我也不清楚具体是谁,只知道那位小姐姓陈,以前总理还没有上任的时候也和这位陈小姐一起来过的……”
  姓陈!阮丹宁脑子里轰的一声响,果然是陈佳妤。他们到现在还有联系!为什么?安之是知道的,陈佳妤对他有意思。难道安之脚踏两只船?
  不可能的!那么好的安之,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她要怎么想?不管为什么,她就是不高兴!何况,安之还对她撒谎了!

  阮丹宁转过身往外走,警卫兵赶紧上前扶住她,“阮小姐?”
  “没事,麻烦你送我去长夏,你们大小姐那里。”阮丹宁只觉得四肢无力,多走一步都会瘫倒在地。警卫兵一片茫然,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好按照她说的,把阮丹宁送到了长夏。
  长夏上下都是认得阮丹宁的,她在长夏就是半个主人,她是完全来去自如的,自然没有人拦她,也不需要通报。
  “你回去吧!我回去自然有长夏司机送。”
  阮丹宁支走了总统府的警卫兵,自己转身进了长夏。她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警卫兵自然不会生疑。只是,阮丹宁的确是进了长夏,可是她却没有去见乐雪薇。

  她在长夏住了很长时间,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了。凭着印象,她完全可以找到偏门,她也很清楚哪个出口比较容易出去。所以,没有人在意到,阮丹宁就这样消失了……
  杭安之回到总统府,已经是过了晚餐时间。
  通常他不在家,丹丹都是和乐慈、她的父母一起用餐,所以杭安之回来没有看到她,随即就去了杭泽镐的院子接丹丹。可是,他才一进院门,内院总管看到他便露出了疑惑。
  “少爷,您这是……干嘛来了?”
  杭安之轻笑,“我还能干嘛?我来接丹丹。”
  “呃。”总管觉得有点不对劲,“少爷,您不知道啊!阮小姐她下午出门了,送她去的警卫兵回来说,她去了长夏,您这是从自己院子过来的?她还没有回来?”
  “嗯?”杭安之微怔,丹丹去了长夏……倒是没有告诉他。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看着时间不早了,杭安之立即给长夏去了电话,电话是管家接的。
  “喂,总理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嗯,我未婚妻你们送她回来了吗?要是没有,就不用送了,我现在去接她。”杭安之简短的说了两句,正要把电话挂掉,可是,那边管家说的话却吓了一跳。
  “您是说丹丹阮小姐吗?她、她今天没有来长夏啊!”
  “什么?”杭安之握着手机的手一紧,瞳仁微缩,“这怎么可能?她不和雪薇在一起吗?”
  “没、没有啊!”管家肯定的否认了,“我才刚和下人一起上楼上给太太送了汤,我们先生还在陪着呢!并没有阮小姐啊!”
  “……”杭安之懵了,丹丹不在长夏?可是,她也不在总统府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丹丹如果是个好好的人,他也就不会这么担心了!可是,丹丹看不见啊!
  挂上电话,杭安之疾步走向警卫室。

  “少爷!”
  杭安之神色紧张,急问道,“阮小姐呢?今天你们谁送她去的长夏?”
  “是、是属下。”一个警卫兵紧张的站了起来。
  “你确信送她到地方了?”杭安之走近警卫兵。
  “是,属下亲眼看着阮小姐进去的……她还说不让属下等,说自然有长夏司机送她回来……”
  杭安之立即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韩承毅的号码,电话很快接通。“喂,承毅,是我!丹丹不见了!警卫兵说亲眼看着她进了长夏……你帮我找找,看看她究竟是不是在长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