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59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阮丹宁羞红着脸,紧握住掌心,“我们还……”
  “还什么?”杭安之低头吻了吻她,“你忘了吗?你早就是我的了……”
  听他提起八年前那一晚,阮丹宁更加不好意思了,“你……真不要脸!”
  “啊!”杭安之勾唇笑笑,往床上一躺,舒适的叹了口气,“真不容易啊!我杭安之活到这把年纪了,总算可以说是成家立业了!丹丹,快躺下!”
  他长臂一勾,将丹丹拉进了怀里。
  “别这样……你去睡沙发吧!”阮丹宁不好意思的推着他。
  杭安之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笑道,“我哪儿样了?我今天太累了,什么都不做……你就让我在这里躺着吧!好吗?我这么高,你家沙发都没有我长,躺着会很难受的。”
  “……”阮丹宁被他堵得无话可说,只好答应了,“那,那你真的什么都不要做啊!”
  “放心。”杭安之郑重承诺,阮丹宁渐渐的放松下来,靠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嘴角上扬,开心的笑了。
  到最后,还是阮丹宁先睡着了。她的身体太虚弱了,脑部又受到肿瘤的影响,这些日子以来睡眠时间明显拉长。杭安之看着她,却迟迟不能入睡。
  现在,他已经找到丹丹了,可是,丹丹的病又横贯在了他们之间。
  杭安之轻轻松开阮丹宁,想去洗手间抽根烟。一出房门,却遇上了丹丹的父亲。
  “……叔叔。”杭安之怔住,没想到他这么晚还没睡。

  阮父冲安之点点头,简短的说到,“我不是接受你,只是,我们丹丹喜欢你……既然你找来了,记着,不论她还能活多久,对她好一点。我们丹丹,守了你八年啊!”
  “是,叔叔你放心。”杭安之握紧双手,哽咽着答应,“我会对她好。”
  阮家门口,杭安之的人已经等着了。
  他的工作很忙,能够停留在A国的时间不多,第二天一早便和阮家父母商量了,要把丹丹接回帝都总统府,因为丹丹的病情,她的父母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去。

  天气已经转凉了,丹丹的体质更加虚弱,杭安之只是穿着外套,却把丹丹裹在了大衣里。
  “啧,不要……热。”丹丹噘着嘴抗议。
  “听话。”杭安之垂眸替她扣着扣子,没说出口的话是,你现在体质这么弱,免疫力那么低,千万马虎不得。现在的丹丹,就是感冒了,也会比一般人来的凶险。
  “噢……知道了。”看他沉着脸,丹丹只好点了点头,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出了门,一直到上了飞机。
  看杭安之对丹丹照顾的无微不至,阮家父母都暗自感慨着,只盼望老天爷不要那么残忍,夺走丹丹来之不易的幸福时光。

  帝都总统府上下,乐慈已经准备好了。杭安之的院子足够大,丹丹的父母住进去也不会拥挤。
  可是,乐慈有乐慈的心思。她把阮丹宁的父母都安排在了自己的内院,这样可以让丹丹和安之单独的空间更大一些。反正阮家父母要来看丹丹,也就是几步路的时间。
  面对这种安排,阮家父母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倒是阮丹宁,拉着杭安之小声嘀咕,“喂……这样好吗?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
  杭安之还来不及教训她,这话就被乐慈听见了。
  乐慈正带着阮家父母要走,回头看了丹丹,摇头笑道,“你们是什么关系啊?你现在啊,是和小雪一样,都要叫我一声妈妈的关系,呵呵,阮先生、阮太太,我们走吧!让他们小两口好好聚聚,安之明天就要开始忙了……”
  “……”阮丹宁看不见,脸却涨的通红。
  手上一紧,是被杭安之握住了。
  杭安之牵着她往里走,低沉的嗓音就在她耳边,“走吧!不要辜负义母的心意,现在院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你累了吧?收拾好,早点休息。”
  “嗯。”阮丹宁点点头,抬头面对这杭安之,心头一阵暖意。现在的安之,又和当初相遇的时候一样了,那么温暖、那么温柔……
  阮丹宁在杭安之的院落里安顿下来,杭安之却不能成天陪着她,他的工作很忙,陪在她身边的时间就只有晚上,有的时候甚至连晚上也不行,回到内院阮丹宁已经睡了。
  但是,阮丹宁从来没有抱怨过。每天早上和杭安之一起起来,帮他做出门的准备,白天就和乐慈、父母在一起,中午的时候,通常杭安之都会打电话给她,晚上她就在院子里等着他回来。
  这天下午,她刚走进院子,就听到院子里有喘息的声音。
  原来是杭安之早就回来了,没有见到她,在院子里做健身。
  她刻意放轻了脚步,朝着他走过去,杭安之正背对着她在做引体向上,因为出了太多汗,此刻他是**着上身。阮丹宁缓缓的绕过去,走到杭安之面前,正对着他。
  “回来了?”杭安之从上面跳下来,站在她面前。
  阮丹宁抿嘴笑着点点头,“嗯……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义父不是还没有回来吗?”
  “……等会儿!叫谁义父呢?”杭安之不回答,反而揪住了她言语里的‘重点’。
  “呃……”阮丹宁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慌忙转身要走。
  却被杭安之从后一把抱住了,他**着上身,笑道,“往哪儿跑?叫的真好听……今天这么乖,一见面就让我听好听的?是不是我回来的早的奖励?”
  “别闹!”阮丹宁伸手推拒着他,这才发现他没穿衣服,脸又红了,“你……快把衣服穿上啊!”
  杭安之蹭着她的脖颈,摇摇头笑着,“不用,我身体好不冷……”
  “谁关心你冷不冷啊!”阮丹宁着急了,“你……怎么这么流氓?”
  杭安之低头捧住她的脸颊,轻啄了一口,笑道,“别急啊!我跟你流氓怎么了?犯法吗?”
  “哼!”阮丹宁噘嘴反驳,“谁敢跟你说法啊!你不就是帝都的王法?”
  “呵呵……”杭安之满意的点点她的鼻子,夸奖道,“真聪明,走……今天有时间,特意回来好好陪陪你。”
  “去哪儿啊!”

  “客厅,客厅有架钢琴!”
  杭安之握住阮丹宁的手,缓步走进客厅。
  “慢点,小心有阶梯……”杭安之小心嘱咐着,阮丹宁完全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杭安之,只因为这个人是安之。
  听到杭安之提起钢琴,心里隐约猜到他要做什么。

  “到了吗?”脚步突然停下,阮丹宁侧过脑袋问着杭安之,他微微笑着不说话。“嘻嘻……”
  杭安之轻笑,拉着阮丹宁坐下,握住阮丹宁的手打开琴盖。牵着她的手放在琴键上,低低的、柔柔的,说着,“那,这个长一点的、宽一点的,是白色琴键,那,这个短一点的、窄一点的,是黑色琴键……”
  “……”阮丹宁眼眶一阵胀痛,她粉唇轻颤,呼吸急促,“你……”不是她一个人,他对当年的事情,也都记得一清二楚!
  “嘿嘿。”眼泪不断往下掉,杭安之始终笑着,握住阮丹宁的手,“你不会弹琴,我握住你的手,弹一曲吧?不要太复杂的,简单一点就好,《两只老虎》好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