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9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建国扯了一根青草在嘴里嚼着,鄙夷的说:“以为是黑社会讲数呢,招惹了什么人都不知道,活该他们倒霉。”
  刘子光也泰然自若的冷笑,两位老大从容的气度让众小弟心里不再打鼓。
  见劝降不成,对方终于开始炮击。用的是60毫米的轻型迫击炮,这种武器建构简单,火力适中,机动性强,在山地丛林作战中属于不可多得的连排级支援武器。
  迫击炮开火了,基地顿时变成一片火海,本来就是竹子树木搭建的军营掩体,没有多少能藏人的地方,迫击炮每分钟能发射30发炮弹,可以称得上是弹如雨下了,好在对方一直在忌惮什么,炮弹尽往外围打,炸得热闹其实没死几个人。
  “他们想要那几个围子。”李建国说。他头上身上一层红土,都是炮弹轰的。
  刘子光说:“再过一会儿他们恐怕就不这么想了,咱们占了梁坤的老巢,他不怒才怪,想要那些围子的是外国人吧,他们打不进来,迟早要破罐子破摔,来个鱼死网破。”
  沙袋掩体后的机关枪朝着密林了,漫无目标的射击并不能压制迫击炮的射击,反而惹来更多的回击,丛林里亮起一道道的火舌,爆豆般的枪声响彻云天,数百支枪一齐开火,密集的火力打得基地里人仰马翻,短短十几秒钟时间就有不少人见血挂彩。
  事到如今大家才知道怕,这回是让人包了饺子了,基地里存粮和弹药都有限,子丨弹丨打一发少一发,饮水喝完了都没地方补给去,前前后后都被人围上了,敌人成百上千,还都是熟悉地形的本地人,又有重武器支援,这仗真是没法打了。
  刘子光看看手表说:“差不多了吧?”
  李建国望望丛林里密集的火舌,吐掉口中的青草说:“可以了。”
  刘子光拍拍身边报务员的肩膀,示意他开始呼叫,报务员戴着耳机,拿着麦克风用急促的男中音喊道:“红隼红隼,我是红星,我是红星,报告你的方位,报告一个方位,完毕。”
  电台里一阵沙沙响,不久传来贝小帅的声音:“红星红星,我是红隼一号,我就在你们北面,已经看见山头上冒的烟了,哈哈,完毕。”
  刘子光拿过麦克风说:“红隼一号,我命令你立刻对基地周围进行火力压制,再说一遍,立刻对基地周围进行火力压制,完毕。”
  “明白!完毕。”
  不大工夫,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响起,天边飞来两架老掉牙的绿色双翼飞机,速度慢的好像在天上爬一样,地面上的人闹不清楚这是谁家的飞机,都停止了射击仰头观看。
  忽然,飞机舱门拉开,露出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来,然后是夺目的膛口焰,两道火舌倾泻在丛林里,所到之处一片焦土,树木藤蔓都化成碎屑,两人合抱那么粗的参天大树都能被扫倒,更别说藏在密林中的人了。

  这不是机关枪,是机关炮!
  飞机上操控武器的红蟑螂戴着风镜,耳朵里塞着东西,激动万分的扫射着,要不然这会儿都被枪声震聋了,这是晨光厂民兵高炮营装备的14.5毫米四联装高射机枪,虽然口径是14.5,但是炮弹的个头赶得上欧美20毫米的机炮了,更不是12.7高射机枪的威力可以比拟的。
  四联装的武器被分割成双联装,一方面是减轻重量以利于携带更多的弹药,一方面也是怕飞机承受不了这种强大的后坐力,好在运五的冗余能力很强,这么厉害的武器上飞机,倒也不怕震散了。
  两架飞机在低空盘旋着,倾斜着火舌,炮弹壳如同天女散花一般从空中飞落,火舌所到之处,不管是人畜万物都要化为飞灰,刚才还嚣张万分的迫击炮阵地这会儿已经变成了一堆血肉和废铁。

  这一通扫射,起码把梁坤将军的部队打掉一多半,剩下的也无心恋战,发一声喊,丢下武器扭头就跑,这仗没法打了,人家不是来和你打仗的,人家是来剿匪的,连空军都上了,完全是不对等作战啊。
  两架空中炮艇机扫射了一阵子,晃晃翅膀绕了个圈子,再次飞了回来,开始向下投掷丨炸丨弹,基地里一直被压着打的红星们欢呼一声,以密集的枪声响应空中同伴的行动,这下连那些神秘的外国军人也支撑不住了,他们的作战思想和东方人不同,首先确保的是任务的完成,事态已经恶化到如此地步,再坚持下去毫无异义,即便打掉对方的飞机也挽回不了败势了,何必再白白搭上几条性命。
  基地周围一片狼藉,几乎被重火力炸成了白地,梁坤部作鸟兽散,神秘的外籍军人也销声匿迹,两架满身弹孔的红隼摆一摆翅膀飞走了,地面上的红星向空中的战友挥舞着帽子和手臂,感谢他们的火力支援。
  “这回咱也露了脸了。”戴着飞行帽的贝小帅得意的说,忽然发现面前的风挡玻璃上一个窟窿,看大小应该是12.7毫米反器材步枪打得,看距离只差几个厘米就打到自己的脑袋,顿时吓得他一身冷汗,后怕不已。
  战斗结束,李建国派出一队尖兵搜索战场,确定敌人确实溃败并且逃散,这才正式打扫战场,被机炮扫射过的丛林触目惊心,到处是拦腰打断的大树和血肉模糊额的尸体,硝烟味和血腥味混杂在一起,极其的刺鼻,这才是真正的战场。

  搜罗了一些没被炸碎的枪械和弹药,就开始准备撤离了,现场遗留了几十具尸体,想把他们都埋葬了确实没这个时间,忽然有人报告,说是发现了情况。
  刘子光跟着那名士兵来到一棵倒伏的大树下,发现有个身材高大的士兵躺在树下奄奄一息,一条小腿已经被打掉,血流了一地,身上的acu也血糊糊的,一杆m4卡宾枪泄露了他的身份。
  “这货还没死,给丫补一枪吧。”有人提议道。
  刘子光却让人帮他止血,撕开他的衣领,拽下狗牌看了看,用地道的牛津腔问道:“美国人?英国人?”
  那人脸上涂满油彩,但是依然能看出是个白人,他已经出于半昏迷状态了,听不清楚刘子光话,所以无法作答,只是从嘴里吐出一串血沫来。
  刘子光顺手摘掉他身上的卡宾枪,留下几包压缩饼干和一瓶纯净水,说:“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上帝和你的交情了。”
  说着拍拍巴掌站起来,带领士兵们撤出了战场,敌人虽然溃败,但是随时可以卷土重来,此地实在不可久留。
  李建国带人放了一把火,把军阀苦心经营多年的基地给烧了,仓库中还有成吨的鸦片膏子半成品,以及一些**因成品,也都付之一炬,山寨烧了,山下的罂粟田也淹了,部队打残了,不识时务的梁坤司令怕是从此要退出江湖了。
  大战过后,所有人都经受了一场洗礼,连眼神看起来都不一样了,幸运的是,由于装备了防弹衣和凯夫拉头盔,伤亡率极小,只死了一个当地向导,伤了十几个人而已。
  有伤员还有俘虏,行动变得艰难起来,山顶上遍布密林,运五无法起降,此时如果能有一架直升机的话,就解决大问题了,可惜连安主任都没有这个权力往境外派遣飞机,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的原路走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