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8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乱弹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计较钱!你知道现在什么局面么?美国人在和我们赛跑!暴雨连天,气象条件那么差,人家连直升机都出动了,光是那架坠毁的ch53价值就几千万美金,人家说摔就摔了,你却在那里给我计较那么一点点经费问题,这是打仗你明白么,耽误了军机,你要坐牢!要接受审判!你这是渎职!严重的渎职!”
  副局长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番话,暴风骤雨般的斥责震得金处长耳膜生疼,他能想象电话那头副局长大人暴怒的脸,若是在眼前,这个铁血老特工一定会将自己撕成碎片的。
  “明白了,我马上安排,保证完成任务。”金处长低声下气的说道。
  “老安已经获救,红星的人不是吃素的,你最好尊重他们一些,我不想和总参的人搞坏了关系,他开什么条件,你都答应,明白么?”副局长和缓了情绪说道,实际上老安获救,他开心得很呢,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将连日来心中的愤懑发泄出来而已。

  “明白!”金处长放下电话,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忽然明白在看守所会客室里刘子光说的那些话,没有认清真实处境的人,可不就是自己么。
  看看手表,已经是深夜一点了,但是他还是叫醒了同事说:“走,去看守所。”
  “是!”几个小伙子当即爬起来,安排车辆,金处长一边下楼一边给宋剑锋打电话:“宋局长您好,我是安全部的小金,这么晚打扰您真不好意思,是这样一个情况,前天我和您说的那件事有了变化,对,对,对,我是这个意思,麻烦您给看守所那边打个电话,不会再变了,真不好意思,就这样吧,谢谢您。”
  金处长的汽车来到桃林看守所的时候,已经一点半了,半夜造访令看守所的丨警丨察们很不高兴,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宋局长的专车也跟着来了。

  “不知道有啥大事发生?”看守所的警官们赶紧将领导们迎进来。
  暴力犯仓,刘子光睡得正香,忽然铁门被人敲响,管教干部高声喊道:“刘子光,出来!”
  刘子光懒洋洋的爬起来,揉揉眼睛说:“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干部没好气的说:“不让人睡觉的是你吧,大半夜的把领导们都招来了。”
  刘子光嘿嘿一笑,在众犯人的伺候下披衣起来,坐在水泥台子上让人给他穿鞋,门外的干部不时的看表,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看来金处长真急了,刘子光暗道,大摇大摆的跟着干部来到会客室,果然看到金处长站在那里,一见刘子光来了,他就命令道:“手铐打开,跟我走。”
  干部疑惑的看看金处长,又看看刘子光,心说不兴这样的啊,犯人说放就放,还有规矩么,一旁的宋局长却说道:“放!我签字。”
  “不急,事情没有说法,我不走。”刘子光反而不让人开他的手铐,一脸得瑟的说道:“想抓就抓,想放就放,你们以为我是什么啊。”
  “小刘,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的案子,我会给你一个说法,把手铐解了,跟金处长走,国家需要你。”宋剑锋走了过来,将双手按在刘子光肩膀上说道。
  “国家需要我就放,不需要就抓,哼。”刘子光冷笑,继续摆谱。
  金处长不时烦躁的看着手表,两点前他要给部里回话的,刘子光再这样卖味,他又要挨一顿臭骂了。

  宋剑锋见状将看守所的丨警丨察支了出去,毕竟这些内幕不适宜流传出去。
  会客室里只剩下三个人了,金处长深吸一口气说:“你开出的条件,我都答应你,你必须跟我走!现在,马上,立刻!”
  刘子光说:“想通了?你真是个聪明人,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不过这事儿想办成,还需要几个人,缺一个都不成!”
  “谁!我时间有限,你赶紧说。”
  “卓力,贝小帅,还有孟黑子。”

  “孟黑子是谁?我没听说过。”金处长眉头一皱道,他对刘子光的情况了解的很清楚,但确实没听过这个名字。
  “孟知秋,和我一个牢房的,也是冤案进来的,我需要他的帮手,没他不行。”刘子光说。
  “放!有事我担着!”金处长毅然一挥手,宋局长迟疑了一下说:“好吧,放人。”
  刘子光回到牢房,躺在上铺上双手抱头,瞪着天花板上说:“黑子,如果马上就要离开看守所了,你会想念这里么?”
  “想念个毛!我都快憋死在这里了,下回就算当场打死也不进来了。”孟知秋抱怨着,忽然灵光一闪:“刘哥,你有法子把我弄出去?”

  “有,不过是有条件的。”
  “啥条件?你可别忽悠我啊?”
  “跟我去做趟玩命的买卖,我说的玩命,是真的玩命,九死一生的那种。”
  孟知秋瞪着小眼睛看着刘子光发傻,忽然讪笑道:“混了半辈子了,玩的就是个命,还怕这个?”
  “行,有种!跟哥走吧!”刘子光从铺上跳起来,拉着孟知秋居然一把推开了牢房的铁门,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在走廊里。
  “哥啊,你这是越狱还是咋的啊?我瞅着也不像啊。”孟知秋胆战心惊的看着走廊里的丨警丨察,那些丨警丨察却对他直接无视。
  直到出了看守所的大铁门,孟黑子才明白自己不是做梦,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释放了,再也不用睡水泥大通铺,每天和那帮臭烘烘的囚徒一起吃棒子面窝头了,自由的感觉让他泪流满面,兴奋地不知道说啥好。
  金处长冷眼看着这两个穿着囚服臭气熏天的家伙,他刚才已经向部里汇报过了,后续的任务已经不需要他了,交给更高级别的安全官员负责。
  “你需要的资金、装备、飞行手续,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办好,这是上面给你的资料,你好好看看,需要什么,随时提。”金处长说着,拉开了自己那辆昂克雷的车门。
  “对了,有一点我忘了说,武器装备只限于轻武器,呼叫空军支援那种事情只有在电影里才有,你们就别奢望了,还有就是,你们的任何行动都和我们无关,不管是被俘还是战死,官方都不会承认这次行动,明白么?”金处长严肃的补充道。

  “又不是第一次干了,还用你教。”刘子光凛冽的冷笑道。
  桃林看守所外面的空地上,月朗星稀,高墙内岗楼上的武警战士肩膀上的刺刀闪着清冷的寒光,闪亮的碘钨灯将下面几个人的身影拉得极长,如同鬼魅。
  他们的对话孟知秋根本听不懂,只觉得像是电影里的台词,但是那位肩膀上扛着一颗警监花的白衬衣警官他却是认识的,那是市局的宋局长,老宋这么高级别的警官竟然站在一边打酱油,故事的主角俨然是刘哥,而结合刘哥在仓里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自己貌似也是个配角身份啊。
  孟知秋激动地嘴唇颤抖,肾上腺素迅速上升,他深深明白自己已经卷入了一场漩涡之中,究竟是福是祸不好说,但是对他这样一位吃了今天的饭就不想明天的单身汉来说,怕毛啊!不就是玩命么,爷玩的就是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