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7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刘子光也跟着劝解大家:“别为我担心,就是个误会而已,都回去吧。”说着自己就很配合的向前走了几步。
  这时分局的一个科长才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抓捕刘子光的行动本来计划的雷霆一击,所以逮捕证没拿在手上,突击抓捕已经没戏了,只好走正常的法律程序。
  胡蓉接过逮捕证,出示给刘子光看,刘子光笑笑,接过来潇洒的签上自己的名字,两名特警抓住他的胳膊猛力向后拧,可是却如同蚍蜉撼大树,刘子光纹丝不动。
  “胡警官想抓我已经很久了,给我戴手铐的殊荣,你们没份。”刘子光揶揄的笑笑,两手微微用力,膀大腰圆的特警就踉跄了两步差点摔倒。

  刘子光双手向前伸出:“胡警官,来吧。”
  胡蓉紧咬着嘴唇,默默地拿出手铐,轻轻铐在刘子光双手腕上,扣齿只是象征性的往里面锁了一两个齿,松松垮垮的戴在他腕子上。
  “好了,你们回吧,菜都凉了。”刘子光冲众人笑笑,跟着胡蓉走了。
  一辆白色的轮式4x4装甲车慢慢的开了过来,上面涂着特警的字样,炮塔上是高压水炮和六联装的催泪弹发射器,为了抓捕刘子光,谢支队连局里的大杀器都动用了,可算给足了刘子光面子。
  装甲车的后门打开,两个全副武装的武警跳下来,准备接刘子光上车,就在他即将踏进装甲车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喊:“叔叔,我在北大等着你!”
  刘子光蓦然回头,看到小雪正冲他挥着手,脸上似乎有泪痕隐现。

  举起戴着手铐的右手,比划了一个胜利的v字,刘子光便毅然决然的钻进了装甲车。
  胡蓉紧跟着钻进去,坐在刘子光身边,四个武警战士端着微冲守在旁边,舱门砰地一声关上,装甲车启动了,一股浓浓的柴油味弥漫在车里。
  “小胡,你终于如愿以偿了,开心么?”没心没肺的刘子光,到了这当口还有心情开玩笑。
  “注意你的一言一行,不要乱说话,一切等律师来了再说,这案子很复杂,但未必没有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么?”胡蓉说。
  “我懂,这事儿怕是比你想的还要复杂些。”刘子光径直往后一靠,开始闭目养神。
  指挥部里一片掌声,兵不血刃成功抓捕了刘子光,大家纷纷向谢支队表示祝贺,谢华东和大家亲切握手,说:“这次行动相当完美,我会为大家请功的。”
  完了,他拿起了电话亲自向宋局汇报,之后又打电话通知了市委赵秘书,组织部杨部长,以及妇联的林大姐,向他们报告凶手已经落网的好消息。

  以一辆装甲车,八辆警车组成的车队驶向了桃林看守所,5.24特大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刘子光被押到这里暂时羁押。
  桃林看守所不是刘子光第一次来了,上次还是因为救了被人贩子拐走的小孩而被关押,这次就更离奇了,为了根本不相干的命案锒铛入狱,不过他胸有成竹,一点也不沮丧,反而神采飞扬的很。
  当他被民警带进看守所走廊的时候,整个看守所被沸腾了,犯人们摇晃着栏杆,吹着口哨,高声叫喊着刘哥的名字,好像粉丝看到了自己追的明星一样。
  刘子光得意洋洋,宛如得胜凯旋的将军,频频向犯人们挥手致意,他现在名头太响,看守所民警也不敢怎么样,带着他来到暴力犯仓门口,打开门说:“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自己安排吧。”
  仓里打扫的井井有条,孟黑子带领众囚徒齐刷刷的站着,活像接受检阅的士兵,刘子光一进来,大家就鼓掌欢迎,一张张笑脸兴奋地好像过年。
  “刘哥,坐这,看茶。”孟黑子热情的招呼着,早有犯人跑上去,用袖子擦了擦水泥台子,请刘子光上坐,顺便还小声说了一句:“刘哥,给我签个名呗。”
  “一边玩去!”孟黑子一脚将他踢飞,摸出中华烟递上去:“刘哥,抽这个,你别见怪啊,弟兄们听说你要过来住,老兴奋了,都不知道姓啥了。”
  刘子光接过烟,立刻就四五个打火机打着火伸了过来,一张张献媚的脸上挂着崇敬的笑,孟黑子把他们的打火机全推到一边,自己拿出zippo给刘哥点上,陪坐在一边问道:“刘哥,这次准备住多久?”
  “看情况,估计不超过三天。”刘子光自信满满的说。
  “那太可惜了,咱哥俩有日子没见了。”孟黑子故作扼腕叹息状。

  “少来,给哥整个铺,哥歇歇,养足精神好对付他们。”刘子光说。
  “早给您预备好了,上铺!”
  第一天,刑警支队来人提审了刘子光,这是两位极富审讯经验的老刑警,刘子光带着手铐脚镣坐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横幅前面,面对讯问一口咬定自己不是杀害杨峰的凶手。
  “狡辩是没有用处的,我们重视口供,但是更加重视物证,这是你杀害杨峰以及女模特现场留下的子丨弹丨壳,和你在公墓枪战时候留下的弹壳是一致的,你别告诉我说这把枪是你从匪徒那里抢的,你们根本就是一伙的!“老刑警猛拍桌子,企图震慑胡搅蛮缠的刘子光,但是他却死猪不怕开水烫,不但不承认犯罪的事实,反而耻笑丨警丨察道:“偷梁换柱那一套就别玩了,没意思。”
  “好,你不承认是吧,那于小同的死你总不能不承认是你做的吧,这个人企图开车撞死你的母亲,你为了报仇杀了他,我们警方已经掌握了目击证人,你既然自认为是黑道老大,那么自己做下的事情总会有胆子承认吧,不然连我都看不起你。”丨警丨察继续施加着压力。
  刘子光哈哈大笑,说:“于小同是大开发的郝天杀的,道上所有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你让我说啥好呢,你还老刑警呢,你刑警队里专门负责买盒饭的吧,我都替你丢人的夯。”
  丨警丨察气的七窍生烟,又不敢给他用刑,只好低头猛抽烟,另一个负责唱白脸的刑警干咳一声道:“刘子光,你不要这么嚣张,没意思的,你嘴再硬,也改变不了事实,现在你手上是三条人命,另外还有非法持有枪械弹药的罪名,这案子是市领导亲自抓的,罪证确凿的很,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动用那么大排场抓你,事到如今你也应该反省一下了,你这样一条道走到黑,你家人、朋友怎么想?受害者的亲朋好友他们又是怎么样的心情?”

  刘子光冷笑:“就这些?说完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犯罪嫌疑人软硬不吃,如同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刑警对这号人也是见得多了,身上背着三条人命的枭雄,一次审判肯定不能让他认罪,反正人已经抓住了,以后交锋的机会多着呢。
  两名刑警收拾案卷起身道:“刘子光,你回去后好好想想吧。”
  第二天,有人来探视刘子光,本来这种极度危险的杀人犯是不许探视的,但是由于对方有政法委书记的特批,还是网开一面了。
  来人是刘子光的父母,以及至诚集团的老总李纨,在看守所的会客室里,刘子光好言抚慰了父母一阵,说自己是被冤枉的,绝对没有杀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