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7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的枪哪里来的,是不是缴获那些匪徒的?”胡蓉忽然问道,刘子光一愣,随即忙不迭的点头:“对,我在他们车里捡的。”
  刘子光不知道这是胡蓉自己找非法持枪的合理解释,还是她真的以为这把枪是自己捡的,不管怎么说,事到如今他也只好认了。
  “他们往哪个方向逃的?”胡蓉这才想起正事来。
  “那边”李子光一指废弃火葬场的方向,他指的方向是正确的,因为他相信,张佰强他们四个江洋大盗,这点小问题还是足以应付的。
  胡蓉立刻拿出对讲机向领导进行了报告,领导那边都急疯了,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的女儿要是出了三长两短,不少人要摘帽子的,带队的领导抢过对讲机,用极其严厉的口吻命令胡蓉,马上返回,不得有误,决不许单枪匹马追击歹徒。

  “明白了,完毕。”胡蓉放下对讲机跨上了摩托车,对刘子光说:“上车,我带你。”
  “你带我?不好吧。”刘子光搓着手说,两人同骑一辆摩托车,这未免太暧昧了吧。
  “让你上就上,哪有那么多废话,婆婆妈妈!”胡蓉不屑的说道右手轰着油门,摩托车也发出一阵阵不耐烦的轰鸣,排气筒里冒出阵阵蓝烟。
  “那我就上你了。”刘子光没办法,只好跨上了摩托车的后座,还假惺惺的不去揽胡蓉的腰。
  “搂住我的腰,不然待会摔死你。”胡蓉霸道的命令道。

  胡蓉驾驶着摩托车在众目睽睽之下返回了公墓,这里已经被警方严密封锁起来,禁止一切人员进出,严防走漏消息,不为别的,眼下正是江北市大建设的关键时期,任何负面消息都要不许一切代价压住。
  众丨警丨察怒火万丈的看着刘子光坐在刑警之花的摩托车后座上,一双手还不老实的揽在胡蓉的细腰上,当时就有个年轻气盛的丨警丨察走上去质问道:“你干啥的?”
  胡蓉停稳了车,刘子光蹁腿下车,笑眯眯的说:“我不干啥,路过的市民而已。”
  “他就是刘子光,要不是他帮忙,韩大和我很难干的过那帮亡命徒。”胡蓉没好气的白了那个刑警一眼。
  虽然没有见过刘子光,但是他的大名在江北公丨安丨系统内还是响当当的,年轻刑警顿时哑巴了,悻悻的走到一边维持封锁线去了。
  这边韩光从救护车里跳了下来,走过来和刘子光握手:“老刘,谢谢你。”
  刘子光说:“不客气,我这也是为自己,不然就杨峰那个事,指不定有什么屎盆子扣在我头上呢。”

  韩光尴尬的笑笑,岔开话题说:“那帮匪徒呢?”
  “跑了。”刘子光并不多说什么,但是他满身的血污和泥浆,以及头上一道子丨弹丨擦过的痕迹,都无声的告诉韩光,他经历了一场难以想象的生死搏斗。
  领导下达命令,各个卡口严防死守,市内以及县区的医院,大小诊所都有注意接诊病人,同时派出武警机动中队沿着歹徒逃窜的方向进行跟踪追击,必要的时候,还会调遣大部队进行拉网式的搜索。
  不过,这一切都不关刘子光的事了,他成功的洗清了自己,这会儿正坐在救护车的踏板上抽烟呢,嘴上叼的香烟都是刑警队员们孝敬的,二大队的汉子们,并不在乎刘子光的江湖身份,他豁出命来帮助韩大和胡蓉,就凭这点,大家就敬他三分。

  “不许抽烟!”胡蓉向领导汇报完毕后,忽然从刘子光身边冒了出来,一把抢走他嘴上的香烟丢到泥水里去了,同时指了指救护车上的氧气瓶,然后便得胜似的拍拍手走了。
  这臭丫头,以为是我的什么人?不就是搂了两下,抱了抱腰,还没咋地了就管起老子来了。这要是真上了她,还不惹一身麻烦。
  刘子光恶毒的想着,韩光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又递过来一支香烟,话里有话的说:“其实小胡这个同志挺好的,凶是凶了点,心眼是好的。”
  刘子光不敢接茬,心说这话你给我说个什么劲,胡警官再好,也是你们公丨安丨系统内部消化的事儿。
  刘子光是跟着警车回来的,到了市内之后没敢回家,因为他的头上还缠着纱布呢,正好李纨打电话过来,说是家里做了饭,让他过去吃,他便打了辆车直奔锦官城而去,坐在出租车后座上,他就觉得后面有一辆车紧紧跟着,而且毫不掩饰自己在跟踪,就那么大大咧咧的紧随其后。
  “师傅,拐角处带一脚刹车。”刘子光塞了张五十块钱钞票过去,出租车司机不明白,他又加了一句:“你啥也别管,别停车走人。”
  “好嘞。”司机到了前面拐角,果然一脚刹车减速,刘子光快速开了车门窜出去,出租车继续加油走了,后面跟踪的人发现后座上的人不见了,当即刹车停下,驾驶座上伸出一个人头来四下里张望。
  忽然斜刺里冲出一人,揪住他的领子就拽出车来,扫脸就是两个大耳帖子。
  “敢尾随我,你吃了豹子胆了,说,你是谁派来的?”刘子光恶狠狠地质问道。
  那人猝不及防,被大巴掌打得晕头转向,金丝眼镜都掉了,人倒是硬气的很,死死盯着刘子光不说话,刘子光看看他的车牌,好像是政府系统内的,便以为是杨峰家里派来顶自己梢的,便冷哼一声,帮金丝眼镜男整理一下西装领子,拍拍他的面颊说:“下次机灵点,再让我逮到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说完扬长而去,两辆外地牌照的汽车缓缓驶来,几个劲装男子跳下车来扶起金丝眼镜男,问道:“金处长,要不要紧?”
  金处长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摩挲着被打得发麻的脸孔,苦笑着说:“果然是个火暴脾气的家伙啊。”
  日期:2018-10-12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