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47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的,和我玩牛皮糖战术。”刘子光抬起另一只脚,在张佰强头上猛踩,穿着大皮鞋的脚踏在悍匪满身泥污的脸上,血水夹着污泥四溅。
  “阿东,带他们跑!”张佰强吼道。
  褚向东狠狠盯了刘子光一眼,有些跃跃欲试的意思,但是张佰强的话却让他眼中的火焰熄了一些,他一咬牙,跑向当地不起的两个同伴,将他们扶起来,一瘸一拐的向汽车走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刘子光想踢飞张佰强这个累赘,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张佰强用手铐将他的右手和刘子光的左腿铐到了一起。
  张佰强已经半昏迷状态了,但依然紧紧抓着刘子光不松手,嘴里咕哝着:“跑,跑。”
  刘子光捡起地上的英吉沙,这是一柄极其锋利的新疆小刀,他在张佰强手腕上比划着,考虑是不是要把他的手切下来,比划了两下,还是无奈的笑笑,停下了。
  正在此时,那辆越野车迅速倒车开过来,直撞向刘子光,刘子光满以为他们会不顾张佰强的生死直接撞上来呢,但是到了最后关头,越野车还是一个急刹,完全有机会逃走的三人又从车上跳下来,拿着工具箱里取出的扳手螺丝刀打向刘子光。

  又是一场混战,三个匪徒死死纠缠住刘子光,五个人在泥地里摸爬滚打,摔跤肉搏,打到最后除了刘子光之外,所有人都精疲力竭,如同泥猴一般躺在烂泥地里,刘子光也打累了,找了个大石头坐下,盘算着如何处理这几个江洋大盗雨变小了,但还在下,刘子光拿出手机晃了晃,手机浸透了泥水,已经坏了,他丢下手机,又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南海来,烟盒里只剩下一支烟了,还被压的皱皱巴巴不成样子。

  刘子光把烟叼在嘴上,抖开zippo点着,深深抽了一口,看看那三位打不死的小强,冲他们晃晃香烟:“来一口?”
  说着就把烟递给了离自己最近的褚向东,褚向东用满是泥污的手接过来,美美的抽了一口,又传给陆海,陆海躺在地上,胳膊肘撑着地,深深吸了一口烟,似乎想把尼古丁全都吸进肺里一样,然后慢慢的呼出去,闭着眼睛说:“赞!”
  “你福建人?”刘子光随口问道,陆海虽然高大彪悍,但是骨子里总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南方人味道。
  “我是台湾人。”陆海回答道。
  “枪打得不赖?哪里学的?”刘子光问。
  “凤山陆军官校.。”
  “看不出还是个阿兵哥,你呢,长毛怪?”刘子光指着乌鸦问道。

  正好烟传到乌鸦手里,这个长发青年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烟,眯着眼睛品了一口,意犹未尽似的说:“我是香港人,混社团的,被大佬卖了,跑路来大陆,就跟着强哥混了。”
  说完又把烟传给了刘子光。
  刘子光接过烟,拍拍张佰强的脸:“别装死了,抽口提提神。”接着把烟塞到张佰强嘴里。
  张佰强努力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睛,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烟就烧到了过滤嘴。
  刘子光手里玩着那把英吉沙,问他:“你新疆人?”
  “兵团的。”张佰强言简意赅。
  “犯事了?”

  “那年七五,做了该做的事。”
  “嗯。”刘子光点点头。
  “好了,烟也抽过了,该上路了。”刘子光变戏法一样掏出了一把手枪,这是刚才张佰强被打飞的那把tt33。
  张佰强咧嘴笑笑:“你是条汉子,死在你手里,不冤。”

  刘子光说:“你也是条硬汉。”抬枪就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枪,手铐链子被打断了,刘子光站了起来说:“妈的,枪法都不准了,算你走运。”
  说完把枪丢下,摇摇晃晃的远去了。
  天晴了,一轮彩虹挂在天际,大队丨警丨察赶到了公墓,现场令带队的局领导和武警机动中队的上尉触目惊心,到处都是破碎的墓碑、雕塑、花盆,子丨弹丨壳满地都是,还有好几处血迹。
  在褚向东拜祭的墓碑前,韩光捡起了一张烧了一半的身份证,上面赫然是杨峰的照片。
  “这就是最强有力的证据,5.24案即将告破了。”韩光拿着身份证说道。
  胡蓉却一言不发,从刑警队同事手里抢过一把92式手枪,快步往山下走。
  “小胡,回来!搜捕有武警,你不要去!”韩光刚想追赶,忽然捂着胸口蹲下来,喷出一口鲜血来,他胸口位置中了两发子丨弹丨,虽然有防弹衣保护,但是还是受了内伤。
  “韩大队受伤了,担架!”刑警们高声呼唤着救护人员,现场乱糟糟的,有人在收集证物,有人在拍照,手持81杠身穿迷彩服的武警簇拥在指挥员周围,听他部署着搜捕任务,没有人注意到,胡蓉跨上了一辆警用摩托,呼啸而去胡蓉驾驶着摩托车飞驰在泥泞的土路上,风呼呼地掠过耳畔,吹起她的短发,女警官心乱如麻,如此穷凶极恶的歹徒,刘子光单枪匹马去追击,凶多吉少啊,想到这里,她就猛转油门,摩托车咆哮着飞起,跨越了一道小河沟。

  忽然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蹒跚而来,胡蓉一个急刹车停下,单腿点地,心情复杂的看着满身泥浆的刘子光,慢慢的蹁腿下车,迎了上去。
  空旷无人的废弃公路上,两边树木郁郁葱葱,山风吹过,沙沙作响,没熄火的摩托车发出细微的马达轰鸣声,刘子光停下,给了胡蓉一个无奈的笑容:“算他们走运,居然溜了……”
  胡蓉什么也没说,猛的冲了上去,紧紧抱住刘子光,一任热泪漫洒。
  经历一场鏖战,女警官狼狈不堪,身上的衣服都被雨水淋透了,还沾了不少砖石泥土碎屑,飒爽的短发乱蓬蓬的,面朝着刘子光,热泪长流。
  刘子光下意识的抱住了胡警官,紧身徕卡t恤下的娇躯火烫火烫的,凹凸有致,弹性十足,若是换上时髦的衣服,走在街上绝对是回头率相当高的那种女孩,可惜胡警官平日里只喜欢体恤衫卡其裤子之类的偏男性色彩的衣服,而且不施粉黛,所以不太能引起男人们的注意,就连刘子光也没怎么仔细的看过她。
  现在两人距离如此之近,连彼此的心跳声都能感觉到,四下里一片寂静,胡蓉微微抬起的那张不施粉黛的素面竟然如同白莲花一般惊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张小脸上沾了一些灰尘,再被两道眼泪一冲,花里胡哨的看起来就像个花脸小猫。
  让她流泪的是,刘子光左边太阳穴附近有一道明显的子丨弹丨擦过的痕迹,头发都被烧焦了,隐隐有些渗血,如果稍微偏差几毫米,恐怕刘子光就不会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而是变成泥水里一具不会呼吸的尸体了。
  “跑了就跑了吧,我们警方会再抓他们,你这么拼命干什么?你是铁打的啊!”胡蓉忽然恶狠狠地训斥起刘子光来。
  刘子光张口结舌,两手一摊正要解释,胡蓉又是狠狠地抱住他,两条胳膊如同铁箍一般钳在他的腰间,刘子光苦笑一声,这丫头肯定没事就举哑铃,胳膊这么有劲,被人家抱着,他的两只手没地方放,只好也放在胡蓉的小蛮腰上。
  不盈一握的小蛮腰上一丝赘肉也没有,充满了力量和弹性,手感相当之好,不过大煞风景的是,腰后别着一把硕大冰冷的九二式手枪,提醒着刘子光不要忘记,这是一位冷面无情的女刑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