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艺术治疗师,谈谈我见的那些命案》
第12节

作者: AI文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0-11 14:46:55
  我用力瞪了他一眼:“比不上你,每次都带漂亮姑娘去雅筑。”
  陆曾翰轻笑了两声:“你可真愁人,谁要是找了你,可有的受了。”
  “你越界了。”我冷声提醒他。
  “你看,又来了。”陆曾翰摇摇头,“我见过那么多女人,没一个像你这么没趣儿的,经不起一句玩笑。”
  “两个人都觉得好笑才叫玩笑,你一个人觉得好笑,那叫嘲笑。”我冷冷回他,还见过那么多女人?真够恬不知耻的。
  “好,好,不管你好不好看,说的都对。”陆曾翰轻笑着发动了车子。
  第一次坐陆曾翰的迈巴赫,车开得行云流水,见缝就钻。从环海路的大桥下去,南城的海滨尽收眼底。看着美景,车内静谧得只有我和陆曾翰的呼吸,我有些局促,随口问道:“邹昱凯为什么今天突然要见我?”
  “我怎么知道。”陆曾翰答着,“他说要见,我就帮他约喽。”我早就知道,问也白问,他和邹昱凯就是穿一条裤子。
  “对了,他说的兰珂,是谁?”我突然想起来,“你认识吗?”
  陆曾翰的戏谑之色忽然收了起来,脸上罕见地一丝严肃,眉头不自觉地蹙了蹙,过了许久,才用力地“嗯”了一声。
  日期:2018-10-11 14:47:29
  “我和她真的很像吗?”我好奇道。
  “一般吧。”陆曾翰从车的格子里摸出一支烟,也没问我就点上了,粗声粗气回答道,“你没她漂亮,差多了。”
  我心里又翻了个白眼,有时候,真话真的很讨厌。
  一路再无话,陆曾翰也没再恢复他戏谑的本色。车在小区门口戛然而止,我和陆曾翰简单说了再见后下车。两步走到楼门口,却看到了一脸严肃的韩牧之,和他身后跟着的铆钉女孩,哦不,现在不能叫铆钉女孩了,换了一件曳地长裙,头发也染回了黑色。清秀而年轻,看到我,挽上了韩牧之的胳膊。
  我轻轻一笑:“牧之,恭喜你啊。”
  韩牧之却把女孩的手甩开,把我扯到一旁的花坛边,声音清冷而生硬:“那个男人是谁?”
  “牧之,人家看着呢。”我用力想挣开,向女孩的方向努努嘴。
  “你别管,那人是不是陆曾翰?”韩牧之追问道。
  “是。牧之,你听我说—”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韩牧之打断:“可乔,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在驿桥三年了,一直很专业。可是现在,你作为一个心理医生,竟然跑出去出诊?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韩牧之罕见得情绪激动,他一直是善于情绪管理的人。
  我被问得愣住了,是啊,为什么?以前我从来都是尊重韩牧之意见的,可自从见了陆曾翰,我就好像长了一根“反骨”,不停地做着离经叛道的事情。看我不吭声,韩牧之的声音渐渐平缓:“可乔,外面的世界很危险,陆曾翰的背景很复杂,我之前托人去查他的信息,可是除了在南城远航公司,别的竟然什么都查不到。这正常吗?”
  日期:2018-10-11 17:11:23

  我没有吭声。陆曾翰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把他的危险气息从我心里悄然抹去了。面对韩牧之的质问,我有些惭愧:“以后我会注意的。”说完赶紧转着话题,“你看,把那么一个大美女晾在那儿,你和我扯这些,多不好。”
  “难道你还吃醋了?”韩牧之的眼里终于有了笑意。
  “是啊,我吃醋,我很—吃醋。”我拖上了尾音笑道,“那是你妹妹吧?”韩牧之的品味不可能是铆钉女孩,而且我早知道他在老家有个关系很好的小堂妹。
  韩牧之惊诧道:“你怎么知道?”
  那边的女孩早已等不及,几步小跑过来,嘟着嘴道:“哥,你少熊了啦。还说和你演戏试探试探可乔姐,可你看看你的样子,一看到可乔姐坐了男生的车回来,立马气出个驴脸,什么戏都砸了。”韩牧之皱眉“哼”了一声,把女孩子下面的话吓了回去,看来他这个哥哥还挺有威严。
  我“噗嗤”笑出了声:“到家里聊吧,别在这站着了。”三人一起到了屋里,我去厨房倒茶。
  女孩过来牵着我的胳膊:“可乔姐,我是韩莹莹,你看过《欢乐颂》没,就是邱莹莹那个莹莹,我和她一样,傻乎乎的。”
  我没看过《欢乐颂》,但我看她一点也不傻,聪明伶俐得很。我好奇问着:“你上午,不是这身打扮,还有头发—”
  “啊呀,”韩莹莹说着冲韩牧之的背影做着鬼脸,“还不是我哥,一来就带着我弄头发,可惜了我的奶奶灰啊,好容易染的。还有这身衣服,也是他的审美,什么啊都是。”
  “你之前的打扮,像城乡结合部的杀马特洗头妹。”韩牧之不屑道。
  “你去过城乡结合部洗头啊?哥?”韩莹莹一张八卦脸凑过去,气得韩牧之低声吼着:“胡扯什么!”
  “哈哈哈。哥你露馅了。”韩莹莹高兴地直拍手。我不禁跟着莞尔,真是个有趣的姑娘。韩莹莹继续道:“可乔姐,我哥对我可凶了,我从小就想要个姐姐护着我,以后你可要帮我喔。”

  日期:2018-10-11 17:11:53
  我有些诧异,韩牧之示意韩莹莹先出去,对我说道:“莹莹想来南城工作,说风就是雨的,昨晚说要来,今早就到了。我还没找好地方,能不能在你这借住一阵子?看看情况再说。”
  我微笑答应,韩牧之的关心也算入微了,为了给我找个合租的伴煞费苦心。我怎么好不领情呢?何况我的房子也是韩牧之租的。我笑笑:“好。不过,让她一切自便就好,我不太会招呼人,别让她觉得我怠慢了她,惹她不高兴。”
  “不会,她大大咧咧的。我会嘱咐她注意的,不会打扰你的个人空间。”韩牧之笑着舒了口气。说着和我一起把茶端了出去。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接起来,杨意泽的声音响起:“辛老师,尸检结果出来了。果然有问题。”

  “怎么说?”我的心“嗖”地提了起来。
  “贺小敏的胃里,发现了卡西~酮的残留。”杨意泽并没有特别激动,“只是剂量很小。法医说,这点剂量还不会致命。”
  “卡西~酮?”我有点混乱:“那就是说,还是无法排除小敏自杀的可能?”
  杨意泽支支吾吾说得我有点着急:“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今晚我们还有个案子要蹲点儿,明天上午吧,我去驿桥找你。”杨意泽挂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