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第39节

作者: zzy72772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0-11 10:15:17
  十九、刘唐斗雷横,贼眼里的官,官眼里的贼
  1、你情我愿的打秋风
  下村巡逻的雷横,巡到东溪村外的灵官寺,看到殿门未关,就怀疑有歹人在里面,看到供桌上赤条条地睡着个大汉,就把汉子当贼绑了,这确实是久在基层抓贼的经验使然。
  看天色尚早,就要到晁保正庄上去讨些点心吃,这也是他吃拿卡要惯了的经常性举动。
  听到父母官来打秋风,还未起床的晁村长的表现是,慌忙叫开门,摆上菜蔬盘馔、大盘酒肉招待贵客。这样的应酬,村长晁盖也是乐此不疲,这是官匪勾结难得的人情买卖机会。
  日期:2018-10-11 12:34:46
  2、精彩的认亲戏是演给吃瓜群众的
  在自己管辖的村头上被拿了人,心头犯嘀咕的晁盖借故上厕所,跟前来与自己合作的刘唐接上了头,一出精彩的舅舅认外甥,成功解救出了已落法网的流贼刘唐。
  晁盖与刘唐张口就来“阿舅”“王小三”,没有提前对台词的一出十数年后外甥认舅舅的情景剧,演得确实是绘声绘色、声情并茂的精彩。
  可这戏主要还是演给兵们看的,十两银子才是打发雷横的关键,又取些银两赏了众士兵,算是封口费。
  雷横,打铁匠人出身,膂力过人,能跳三二丈阔涧,人称插翅虎,后开张碓坊(粮食经营),转行干杀牛放赌这种黑道人士才敢干的灰色行业,偏偏因此被众人认为“非是等闲人也”,被保为都头。
  雷横属于典型的吃拿卡要、黑白通吃、穿着警服身份的恶霸地头蛇类的基层执法人员。他对晁盖刘唐演出的这场戏,是心知肚明的揣着明白装糊涂,看在衣食父母晁盖的面子和十两银子的人情上,选择了习惯性的睁只眼闭只眼。
  日期:2018-10-11 15:51:09
  3、诈害百姓的官与辱门败户的贼入骨三分的对骂

  成功入了信息股的刘唐,完成了正事,回味起雷横平白吊自己一夜、又拿走晁盖十两银子的憋屈,想了个强要回面子和银子的所谓好计,目的却不是自己贪财,而是要赢取晁盖的尊敬。
  于是,在“北斗初横,东方渐白。天涯曙色才分,海角残星暂落。几缕晓霞横碧汉,一轮红日上扶桑”的美好黎明,在“金鸡三唱,唤佳人傅粉施朱;宝马频嘶,催行客争名竞利。牧童樵子离庄,牝牡牛羊出圈”的东溪村口,挺着朴刀的大盗刘唐,拦住了带着二十几个公丨安丨干警的刑侦队长雷横,索要十两贿银的闹剧上演了。
  雷横道 “是你阿舅送我的,干你甚事?我若不看你阿舅面上,直结果了你这厮性命,刬地问我取银子?”刘唐道 “我须不是贼,你却把我吊了一夜,又骗我阿舅十两银子。是会的将来还我,佛眼相看;你若不还我,叫你目前流血!”雷横大怒,指着刘唐大骂道 “辱门败户的谎贼,怎敢无礼!”刘唐道 “你那诈害百姓的腌臜泼才,怎敢骂我!”雷横又骂道 “贼头贼脸贼骨头,必然要连累晁盖!你这等贼心贼肝,我行须使不得!”

  看似莽撞粗鲁的刘唐其实很精细,前来追讨银子,还待在阿舅阿舅的戏里搞发挥,谨慎的很。一句“佛眼相看”,一句“目前流血”,这确实是大盗才说的出来的黑话。一句“诈害百姓的泼才”,说明他对雷横这种墨吏的嘴脸认得是非常清楚深刻的。
  贼看官,越看越恨,明明和我干得一样都是诈害百姓的勾当,就因为一身官衣,你却是猫,我却成了鼠。
  雷横也不含糊,“辱门败户的谎贼”“贼头贼脸贼骨头”“你这等贼心贼肝”,这恶毒的咒骂,充分说明,他早就看穿了晁刘的把戏,他卖给晁盖一个人情,完全是银子的原因,而不是雷横好骗的原因。从灵官庙里裸睡一个醉汉,就能基本判定出这人是个嫌疑犯,雷横虽贪墨徇私,仅看业务能力,还是挺强的。
  这对贼的不齿,完全是对自己合法身份的沾沾自喜。
  日期:2018-10-11 17:16:24

  4、贼的不怕不怕,官的不还不还
  “云山显翠,露草凝珠。天色初明林下,晓烟才起村边”,这样一幅动人的野村早行图里,却是一个装作良人的贼和一个披着官衣的贼,为了十两贿银,斗了个天地变色,怎不让人如吃了个苍蝇般的恶心。
  五十余合不分胜负的生死斗,被拿着铜链的乡村教师给拦了下来,何其诡异,何其荒谬。
  大盗刘唐的辩词是“不干你秀才的事”,官盗雷横的申述是“晁天王请我们吃酒了,送些礼物与我”。明明是去打秋风,却说成是人家请他吃酒,明明是收了十两银子,却说是收了些礼物,官子两张口,咋说都是理,雷都头,你好娴熟啊。
  吴用道 “大汉休执迷,你的母舅与我至交,又和这都头亦过得好,他便送些人情与这都头,你却来讨了,也须坏了你母舅面皮。且看小生面,我自与你母舅说。”刘唐道“秀才,你不省得。这个不是我阿舅甘心与他,他诈取了我阿舅的银两;若是不还我,誓不回去。”雷横道“只除是保正自来取,便还他,却不还你。”刘唐道“你屈冤人做贼,诈了银子,怎地不还?”雷横道“不是你的银子,不还,不还!”刘唐道:“你不还,只除问得我手里朴刀肯便罢!”吴用又劝:“你两个斗了半日,又没输赢,只管斗到几时是了?”刘唐道“他不还我银子,直和他拼个你死我活便罢。”雷横大怒道“我若怕你,添个土兵来并你,也不算好汉。我自好歹搠翻你便罢!”刘唐大怒,拍着胸前叫道“不怕!不怕!”便赶上来。这边雷横便指手划脚也赶拢来。两个又要厮并。这吴用横身在里面劝,那里劝得住。刘唐捻着朴刀,只待钻将过来。雷横口里千贼万贼骂,挺起朴刀,正待要斗。

  其实雷刘这个仇结得已经不小了,完全不是我们理解的那种类似胡闹的不打不相识,官匪本就水火不相容,虽然往往是官匪是一家。
  刘唐看不起雷横这种不问青红皂白就乱抓人、明目张胆就诈取钱财的贪官墨吏行径,这是他这个匪一直自我感觉良好的道德原点。一个不怕不怕,是他理直气壮做贼的声明,说我不干净,这天下干净的又是哪个?
  雷横虽被人捏住了吃拿卡要的软肋,着实理亏,但他对于刘唐对他的冒犯是动了真火的,所以他就死死咬住刘唐是个贼的道德高地,来发泄自己的私恨。一个不还不还,是他合法化做贼的底气,我就不干净,可你一个贼能把我咋样?
  日期:2018-10-11 19:53:49

  5、各种化不开的仇恨,梁山又怎能是铁板一块?
  “保正来了”,这场黑白贼斗的闹剧,也只有黑白通吃的晁盖能按得下了。
  雷横道“你的令甥拿着朴刀赶来问我取银子。小人道‘不还你,我自送还保正,非干你事。’他和小人斗了五十合,教授解劝在此。”晁盖道“这畜生!小人并不知道,都头看小人之面请回,自当改日登门陪话。”雷横道“小人也知那厮胡为,不与他一般见识,又劳保正远出。”作别自去,不在话下。且说吴用对晁盖说道“不是保正自来,几乎做出一场大事。这个令甥端的非凡,是好武艺。小生在篱笆里看了。这个有名惯使朴刀的雷都头,也敌不过,只办得架隔遮拦。若再斗几合,雷横必然有失性命,因此小生慌忙出来间隔了。

  我类个去,雷横的辩词又变了,看来官可真不只有两张嘴啊,同样一个很简单的事,经雷横的嘴,分别到刘唐、吴用、晁盖的耳朵里,就变成了三个对自己最有利的版本。说话是门艺术,雷都头说出了花样。
  果然,这场闹剧确实不是过家家般的好汉间的较量,刘唐本事比雷横大,再打几个回合,可能就要了雷横的命了。
  如此看来,日后这些在梁山上称兄道弟的兄弟们怎么可能是一条心地要同生共死呢?特别是卢俊义、扈三娘、李应、秦明与梁山的毁家灭门之恨,杨志与七星的夺宝之恨,徐宁与汤隆、李云与朱富的卖亲之恨,朱仝与李逵的杀小衙内之仇,十一位梁山战将与张清的被辱之恨,宋万杜迁与林冲的杀兄之恨,被取上山来的萧让、金大坚、安道全的无妄之灾之恨,以及这刘唐与朱仝的生死相斗之恨,偌大的梁山,怎么可能是岁月静好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