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48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杭安之顿住,扯了扯嘴角,“就算是忙不过来,我也必须要这么做。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把我妈放在疗养院,陪她的时间太少了,以后我也没什么牵挂的了,会一心照顾好她。”
  “安之哥哥。”宋夕倩听的一阵心酸,吸了吸鼻子,“那,你在这儿等等我!”
  说完,转身跑开了。
  杭安之茫然不知所以,没过多会儿,宋夕倩又回来了,手里拿着机票。“安之哥哥,走吧!我跟你们一起走。”
  “这……”杭安之匆忙拉住她,急道,“倩倩,你这是干什么?还嫌不够麻烦吗?好端端,你跟着我去东岭干什么?那种地方,不是你一个女孩子应该去的。”
  宋夕倩摇摇头,豁达的一笑,“反正我在家里也没有事,这两天还总是被父母念叨。我出去躲一阵,再说,阿姨过去也需要人照顾。我小的时候,阿姨没有少疼我。”
  “倩倩……”杭安之心头涌上一股暖流,但还是觉得不妥。
  “别倩倩、倩倩了!走吧!放心,我躲一阵子就回来,不会永远陪着你在东岭的,你就在东岭好好的过一辈子,再找个当地的村姑生娃吧!”
  宋夕倩嬉笑着,上前挽住申秀琴的胳膊,低声说道,“阿姨,我们走了啊!别怕,安之哥哥不细心,可是还有我呢!走吧,上飞机啦!”
  杭安之阻止不了,只好任由宋夕倩跟着一起去了东岭。
  不过,这一路上也多亏了宋夕倩。杭安之没有什么照顾人的经验和天赋,即使是面对母亲,也常常是弄不清楚她需要什么。宋夕倩毕竟是女孩,心思比他细腻的多。
  到达东岭驻地,申秀琴顿时打了好几个个喷嚏。

  “阿嚏!阿嚏!”
  宋夕倩赶紧掏出大衣来给她披上,一边抱怨道,“哎哟,安之哥哥,这边怎么这么冷?在帝都还穿短袖,这里怎么跟寒冬了一样?真冷啊!”
  “嗯。”杭安之点点头,搬运着行李,笑容有些尴尬,“这边是这样,所以说让你不要跟着来,怎么样?后悔了吧?这就不是你这个大小姐该来的……”
  “谁后悔了?快把行李搬进来。”宋夕倩瞪他一眼,扶着申秀琴赶紧往里面走,“阿姨,我们快进去,要冻死了。”
  杭安之轻笑着摇摇头,跟在他们身后走了进去。
  帝都这边,却因为杭安之和宋夕倩的离开,又引起了不小的骚乱。
  阮丹宁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直到出院那天才知道的这个消息。还是无意间听到的乐慈和乐雪薇的对话……
  “哎,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丹丹了,两个人都一起去了东岭,现在这么看来,丹丹是一点希望没有了。要说丹丹这孩子,是真好,这次要不是她,安之不定做出什么来。”

  这是乐慈的叹息声。
  “妈,你小点声,丹丹好像醒了。”乐雪薇听到里面有动静,朝母亲摇了摇头,走进房间,阮丹宁果然已经醒了,正坐在床头。
  “丹丹,醒了……醒了就回家吧?回家好好休息。”乐雪薇心虚的很,细细观察着阮丹宁的表情,疑心她刚才已经听见了。
  “嗯。”阮丹宁点点头,努力的扯出个笑容,“好,我在医院躺的累了,这里的床不舒服,我还真是想念长夏柔软的大床。”
  “哎……”乐雪薇答应着,上前拉住阮丹宁的手。
  阮丹宁从刚才开始,脑子就沉的很,突然间,只觉得眼前有些模糊,一股热流涌上来。
  乐雪薇猛的搭住她的肩膀,神色惊慌,“丹丹……丹丹你怎么了?”
  “嗯?”阮丹宁茫然不知所以,摇摇头,“我没怎么啊?有什么不对劲吗?”

  “你……”乐雪薇指着她的脸,眼底铺满惊愕和心痛。
  “……”阮丹宁只觉得鼻子里有股暖乎乎的液体流出来,疑惑的抬起手来一看,手指上沾了红色的……是血吗?顿时,心下一凉,生生往后退了好几步,堪堪扶住床边。
  “啊……”
  她惊慌的看着手上的血,伸手不断擦着,可是怎么也擦不干净!
  “丹丹、丹丹!”乐雪薇已然有了某种预感,眼底一热,眼角湿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你最近都有去体检吗?医生到底怎么说的?”

  这种情况下,阮丹宁清楚,瞒不住了,至少对乐雪薇是瞒不住了。
  她眼睑一耷拉,眼泪掉下来,紧握住乐雪薇的手,需要一点力量支撑着她。
  “丹丹,你快说啊!”乐雪薇急了,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重。“我要打电话问医生吗?”
  “不用!”阮丹宁匆忙拉住乐雪薇,摇了摇头,缓缓说到,“我说就是了……我,脑子里的肿瘤,复发了。控制了八年,还是复发了。医生说,这一次的情况,很可能比上一次还要严重,我可能会没命的。”
  “啊!”
  乐雪薇惊愕的捂住嘴,眼泪一直不停歇的往下流。丹丹、丹丹,可怜的丹丹,为什么会这么命苦?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说?多久了”乐雪薇心口堵得难受。
  阮丹宁的声音轻飘飘的,唇边甚至带了点笑意,“没多久,还不到两个月,雪薇……你别哭。”
  “丹丹……”
  阮丹宁拍拍她的手,强撑着站起来,面色苍白、形容憔悴,“雪薇,我好累,我不想待在医院,我想回长夏。”
  “好,回长夏。”乐雪薇嗓音哽咽,极力忍住不哭,这种时候,她有什么资格哭?最该哭的人,是丹丹。丹丹总是这么坚强,她没有见过比她更加坚强的人。

  把阮丹宁接回长夏,安顿好她,乐雪薇转身便去找韩承毅。
  韩承毅一听说阮丹宁的病复发了,自然也是吃惊加惋惜,二话不说,陪着妻子去找了阮丹宁的主治医生。
  医生直言道,“韩总、韩太太,这件事我以为你们已经知道了。阮小姐母亲的情况,的确是很不好。她曾经做过一次手术,脑部神经在当时的手术就曾受过损伤,能恢复过来已经是奇迹。”
  “别说这些废话!你就说,要怎么救,能不能救!”乐雪薇难得发了脾气,急躁的打断医生,低吼道。

  医生顿了顿,“韩太太,照目前情况来看,阮小姐要想活下去,只能接受手术,而已我们的经验和把握来看,最多只能有25%的成功几率……”
  话没说话,便被乐雪薇疾言厉色的打断了,乐雪薇一拍桌子,急道,“25%?你开什么玩笑?就这么点几率,这和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小雪,你别激动。”
  韩承毅拉住妻子,问医生,“这个几率的确让我们不满意,能有更好的医生吗?即使不在帝都,我也一样能请来。”
  “这个……”医生顿了顿,“有个人,只怕即使是韩总,或者是总统先生,也都请不来。”
  “谁?”乐雪薇一听,还是有希望的,“这个人是谁?”
  “就是当年给阮小姐主刀的威森博士,但是他年事已高,已经封刀很多年了,他是学界泰斗,也从来没有人敢为难他。”言下之意,无论是金钱还是权势,对这位威森博士都是不管用的。
  乐雪薇不信,嘀咕着,“威森博士,承毅,你听到了吗?威森博士,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请到他!丹丹不能有事,丹丹一定不能有事!”
  韩承毅抱住妻子,答应她,“好,我来想办法。”
  阮丹宁醒过来,脸色有些苍白。
  “醒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