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46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嗒’,申秀琴手里的饼干和牛奶杯子都落到了地上。她神色巨变,瞬间脸色苍白如纸,情绪陡然激动起来,捂住耳朵尖叫,“啊……不要、不要!”
  陈佳妤一看,心头一喜,照顾了申秀琴这多年,她自然知道怎样才可以轻易撩动申秀琴,这一招真是管用!
  “阿姨!阿姨你怎么了?你不用害怕,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陈佳妤上前扶住申秀琴,申秀琴已经病发,根本不管用了。
  “啊……别过来、不要过来!安之,安之,我的安之呢?不要伤害安之,不要让安之看到!”
  医生护士听到动静匆忙赶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发病了?”
  陈佳妤无辜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我陪她聊天,她突然说起她儿子,就变成这样了。”
  “安之、安之,我的孩子呢?”申秀琴缩在角落里,反反复复叫着安之的名字。
  医生沉声叹息,“快去联系总统府,让杭议员来一下!这边准备给她用药物控制一下!”
  “是。”
  “好,我去打电话!”陈佳妤心上一喜,走到外间去打电话。
  杭安之接到电话,经过乐慈的同意,才得以出了总统府,在总统府的警卫随同下赶到疗养院。
  “妈!”
  杭安之冲进房间里,申秀琴已经在药物的作用下睡着了。杭安之心神俱疲,坐在床边,轻握住母亲的手,神色复杂凝重。这样三天两头接到疗养院电话的日子,还要过到什么时候?
  陈佳妤站在他身后,轻声说着,“安之,你别太担心了,这种情况你也该习惯了。”
  “习惯?你让我怎么习惯?”杭安之斜睨她一眼,近乎咬牙切齿的愤恨。
  陈佳妤一怔,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行了,别说了!”杭安之焦躁的扶额,紧握住母亲的手,突然发现在母亲的左手腕上有一道新添的疤痕!“啊!”杭安之大惊,错愕的瞪向陈佳妤,厉声吼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陈佳妤眸光一闪,“你不知道吗?这是你在东岭的时候,阿姨她又一次突然好像什么都想起来,当时我不在,那个小看护没看住,出了事……不过幸好抢救的及时……”
  “啊!”
  杭安之痛苦的捂住眼睛,“别说了!够了!”
  “安之……”陈佳妤惶惑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神色和举动。
  突然,杭安之站了起来,紧握着双拳往外走。
  往外冲时,撞上了来看申秀琴的阮丹宁。阮丹宁刚走到门口,把他们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她抬头看向杭安之,看他神色不对,匆忙伸手拦住他,“安之,你要干什么去?你别冲动!”
  “关你什么事?让开!”
  杭安之淡扫她一眼,眸光冷漠。

  “不!”阮丹宁生生挡在门框边,手指死扣进门框里,“我不让开!你这样我怎么能让你走?你冷静点,阿姨的事情是个意外!”
  “让开!”杭安之此刻已被母亲的事情蒙住了理智,什么样的劝解也听不进去,他大力扼住阮丹宁的手,想要将她掰开。阮丹宁的手指扣紧门框,在两股大力的相互作用下,指甲被劈断,流出血来。
  “嘶!”
  她终于是吃痛,松开了。
  杭安之眉目轻耸,心尖一颤,深深看了她一眼,终于还是没有管她,转身大步往外走了。
  “安之,你不要冲动啊!不要乱来!”阮丹宁握住流血的手指,疾步奔跑也没有追上杭安之。

  陈佳妤在一旁冷笑着,“你还追什么?他都不理你了……”
  “你!”阮丹宁愤恨的瞪向陈佳妤,摇头吼道,“你是真的喜欢他吗?你明知道他最在乎的是阿姨,你还用阿姨的事情刺激他!你好狠,你喜欢的是你自己!”
  陈佳妤供认不讳,“是,我是真想的,那又怎么样?难道你就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别人好吗?他和宋夕倩要是成了,你也同样没有半点机会了!你我的家世,怎么可能比得过宋夕倩?”
  “呵……”阮丹宁失笑,“所以,你就故意刺激他?你想毁了他吗?你太自私太可怕了!”
  狠狠剜了陈佳妤一眼,阮丹宁跑出了疗养院,她现在没有时间跟陈佳妤废话,她得立即赶去总统府。
  匆匆赶到总统府,阮丹宁是以探望乐慈为由进到了内院。
  “阿姨……”阮丹宁见到乐慈,神色慌张,急着想要知道杭安之的情况。
  “丹丹,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小雪没有跟你一起来吗?”乐慈从楼上下来,拉住阮丹宁,看她这么着急,很是疑惑,“怎么了?看起来这么着急?是不是有什么事?”

  “阿姨,安之呢?安之回来了没有?”
  乐慈神色微顿,点点头,“刚刚回来,现在跟他义父在书房里……”
  “他们……没事吗?”阮丹宁焦急的不时往楼上张望,很想冲进书房看看,确认安之现在是不是好好的。
  乐慈若有所思的看看阮丹宁,她隐约知道安之和丹丹之间有点什么,可是现在的情况他们是不能再有什么了。
  “丹丹啊,我们安之以前对你做过什么……阿姨希望你不要怪他,好吗?”乐慈斟酌着开口,她实在是很喜欢女儿的这个朋友,如果不是因为安之和宋夕倩的事情见了报,她也一定是会站在丹丹这边的。
  阮丹宁一怔,听出了乐慈话中意有所指。

  “哎……相信你也看到报纸了,安之和倩倩……都闹成这样了,不能对人家女孩子不负责任,是不是?”乐慈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阮丹宁的脸色,把话挑明了。
  阮丹宁心沉到谷底,如果说她原来还抱有一丝希望,此刻也已经碎成粉末了。
  她苍白着脸色,艰涩的点点头,“阿姨,我知道,我来不想做什么,只是希望安之没事……”
  话音未落,只听楼上书房里‘嘭’的一声巨响。乐慈和阮丹宁对视一眼,疾步上了楼,冲进了书房里。
  书房里,只见杭泽镐坐在书桌后面纹丝不动,而杭安之站在他对面,手上握着枪手臂伸直岿然屹立,旁边的花架上,古董花瓶已然摔落在地,成了碎片。
  刚才那一声巨响,就是子丨弹丨打在了古董花瓶上。
  “安之。”

  阮丹宁和乐慈都惊住了,站在门口呆望着这一幕。
  杭泽镐一偏头,斜睨了一眼地上的碎瓷片,冷笑道,“哼……怎么打偏了?我坐在这里,这么大的目标,你还能打偏?杭安之,这么多年,我就养了个废物不成?”
  “住口!”
  杭安之眸光狠戾,红了眼眶怒吼着,“你闭嘴!别以为我不敢!这种日子我受够了!一次两次,你就这么心安理得吗?一丝愧疚也没有?”
  杭泽镐不说话,只盯着杭安之,关于他父母的问题,这些年来他们一直避免谈起,为的便是不想让安之想起过往的伤痛,他以为只要精心培养他,就算是对兄弟最好的交待。
  只是,没想到,在安之心底,遗留下了如此巨大的阴影。

  事到如今,杭泽镐也无法阻止安之积压多年的恨意爆发出来。
  “我无话可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杭泽镐直视着杭安之,对于自己做过的一切问心无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